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和兰芳和兰芽(短篇小说)


□ 何玉茹

  两个女人,已经退休在家,她们是这个世界最普通的百姓,却也有梦想,也有追逐梦想的方式。退了休的女人就不可以拥有梦想吗?

  兰芳和兰芽,听上去就像一对姐妹,其实一个姓王,一个姓伊,和我都是多年的同事。

  我和她们的关系,远没有她们之间更亲近些。多年来,她们一致站在一个姓彭的同事的对立面,自诩是冰清玉洁,与一摊污泥浊水在顽强作战。如今,老彭已是两鬓斑白、即将退休的人了:她们两人也已退休在家,穿了平底鞋,着了肥衣肥裤,很难再见当年收腹挺胸、西装短裙.高跟鞋嗒嗒响的样子了。有一次在菜市场遇上她们.我很是吃惊,两人都显得有些灰头土脸,一个挎了篮子,一个提了布兜,一个背有些驼,一个腰有些粗,要不是她们的声音没变,我还真以为是两个陌生的龙钟老太呢。

  后来我知道,那天我看到的她们有些失真,菜市场是带顶棚的,光线让她们吃了大亏。那双平底布鞋,其实是北京内联升的真货;那肥衣肥裤,也是上等的丝织布料,来自北京的瑞蚨祥。至于背驼腰粗.那是我只注意了她们的身材,没注意她们的眼睛,不夸张地说,她们的眼睛,至少要比她们的实际年龄年轻20岁。

  这些,是我再次见到她们时才注意到的。

  我先见到的是王兰芳。

  一天下午,兰芳来单位找我,说没什么事,就是想聊聊天儿。她知道我已是快退休的人了,班上的时间要比班下还多。

  兰芳先是支吾了一会儿,后来终于被我的神清气定慑服,想说的话不由得哗啦哗啦全倒了出来。

  不知为什么,在兰芳和兰芽面前,我总能做到神清气定.总能保持一定距离,不疏远,却也决不亲近。

  兰芳说,她和兰芽产生了重大分歧,已经近20天没来往了。我问为什么?兰芳说,你知道,从前我们的谈话内容多是开阔、无私的。她停顿了一下,等待我的认可似的。我只得说,我知道。兰芳说,可现在兰芽变了,变得自私。庸俗了。兰芳说了个细节.说她和兰芽一起去逛书店,从前总是关注社科、文学类的,可最近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兰芽直奔医学类去了。她还以为兰芽身体出了问题呢,一问,才知兰芽从此要关注自个儿的身体,不管身体以外的事了。

  我说,她不是身体真出了问题吧?

  兰芳连连摇头,说,兰芽只是有一次小小的肌肉拉伤,在大夫面前她指了肝的部位说是胃疼,引得大夫大为惊讶,说没见过你这样的,活了大半辈子,自个儿的胃在哪儿都不知道。那天她沮丧透了,跟我说,人要是没这身体就好了。

  我说,关注一下自个儿的身体,也没什么错啊。

  兰芳说,问题是她不想管自个儿身体以外的事了啊。

  我看着兰芳认真的样子,笑了说.自个儿身体以外的事,你们管过吗?

  兰芳说,你什么意思?

  我说,你们不过是谈论而已。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