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红安人(二首)


□ 胡晨钟

将军大爹

您不是将军,在我们孩子眼中从来不是
我们都叫您大爹还摸您的光脑壳
到了小学还为您脑壳的高度争论不已
没想到验证时挨了您一烟袋锅

在夏夜的槐树下您兴致勃勃地讲故事
我们轮番比赛一般地给您打扇
您越说怕凉我们越是起劲地扇
我们稚气的行动让您开心地大笑
笑得胡须翻飞皱纹成花
到后来您让我们给您抓背
先是抓背后来我们就数枪疤
数来数去数不清原来胳膊窝还有一个
就这么数过一个个夏夜
就把枪疤的故事写进作文簿
作文得了奖还在课堂大声朗读

我们常常比赛谁垸子里的将军最多
临到问您您是关键的一个
您笑着竖起小拇指又去摸下巴
然后打响牛鞭说要下田
气得我们不叫您好大爹叫您光脑壳

这一年过年时正是大爹的七十大寿
大家都来祝贺闹酒喝
忽然有人说垸子里来了“乌龟壳”
乌龟壳般铮亮的小车边挤满了人
好威武的军官好标准的军礼
军帽下是白的鬓角,肩上有闪亮的星
都在我们的大爹面前立正,齐声说:
“首长,新年好”
啧啧,大爹也在还军礼
(他这时戴的是“狗钻笼”的帽子)
怎么,大爹的嘴巴在笑眼睛在哭

我们这时才相信大爹是一位将军
知道有一位将军是我们的大爹

少年

这么潇洒地一甩头发
就把打赤脚爬坡的童年
还给九曲十八弯的山坳
趁山雀子还没有迎来黎明
走吧,快些走出这大山

干嘛非要成山的儿子
有山的儿子就有山的孙子
就会子子孙孙困在山里
大山挡住五彩的天真
即使想象,也只会把城市
想象成一个大大的垸子
他盼望来到课本上
描绘的现代化的城市
他甚至已望见南方那朦胧的灯火
走吧,快些走出这大山

父亲在烟袋锅上吞来吐去的教训
祖母在纺车上缠缠绕绕的叮嘱
妈妈因劳累已佝偻的身影
姐姐辍学挖药挣他的学费
使他在装点行李时
也装入沉甸甸的对家庭的负疚
走吧,快些到那要报到的京城大学校园
他肩负起的,是全家人的希望
在他攀缘大学台阶的时候
想着有家人淌着血汗的肩膀

他在匆匆地走
朝霞在姗姗地来

忽然,从寂静的山谷深处
传来小号般清脆的鸡鸣......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