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还是一家人


□ 宋 词

还是一家人
宋 词

因昨晚跟闺女干了一架,杨大根一宿没回家,在邻居家里过的夜。没睡好觉,早上肿着一双眼泡子,直接上南蓉看庄稼去了。
时值五月,田野里一片肥绿,早稻快吐穗了,挺直了腰杆,嫩嫩地在微风里摇曳。杨大根下田去清稗草,清了一垄后,感觉腰有些酸软,便坐在田埂上歇息。
这五亩的早稻田是他制的谷种,谷种比一般稻谷要多出十几块的价钱来,所以他看得很金贵。方圆几十里,会制谷种的人不多,不愁销路。这本事还是他从西边亲戚那里学来的。前年制了一回,黄了,第二年又专程到亲戚那里取了经,再结合一些制种的资料,边钻研边实验,居然成器了,卖了近七八千块,不过家里没落上一分,全给儿子交学费了。
想到儿子的学费,杨大根的心里就黑暗了。他觉得儿子上的大学就像是个无底洞,每年的血汗钱都踏在里面,似乎都盖不了底,除了开学要交一大笔钱外,儿子隔三岔五来信或是打电话,拐弯抹角要钱,要得他心里一阵阵发慌。每当村支书张文远拿着信在新村里喊,杨大根,你儿子杨刚来信了,杨大根就感到害怕,儿子的信在他眼里看来,并不是代表什么温馨和牵挂,而是一把刀,一把剐他肉的刀。
杨大根为了捧儿子读书,他把女儿的前程都搭上了,倒不是因为他思想保守,重男轻女,而是他的能力决定他只能保一个孩子完成学业。儿子高三那年,杨花刚刚考上初中。但这时的杨大根已经感到了一种巨大的经济压力,他无法同时供两个儿女上学,加上那年孩子的妈妈说是出去打工,却又音信全无,后来听人讲是被一位有钱人包养了,起先不相信,可去的人都这么说,有的还说在什么地方看见过她,打扮得跟阔太太似的,也就信了。他心里很不好受,性情脾气全长了。他逼着女儿退了学。
他清楚地记得,那天是三月初二,杨花的初中一年级下半学期才读了半个月,学费还没缴。她回来跟杨大根说,爸,老师说我欠学校的钱。杨大根闷声闷气嗯了一声。杨花又说,爸,你什么时候给我缴学费啊?杨大根说,今天。你上学我随你去,去把学费缴了。杨花高兴地蹦了起来,还骄傲地对隔壁的王小叶说,小叶,你的学费也没缴清吧,你快让你爸爸给缴了吧,我爸爸答应我今天去给我缴学费的。王小叶把头低下去说,我爸爸要等稻子卖完后,才能给我缴。杨花扯下头上的橡皮筋,甩了甩发黄的头发,又把它拢成一束,扎了个高高的歪马尾,那得意的样子像只孔雀。
晚饭时,她还缠着奶奶做了烧辣椒和烧茄子,这是爸爸最喜欢吃的菜。果然,菜一端上桌,杨大根就捡起了酒杯,一杯接一杯,不停地喝。杨花心想,爸爸这样喝,要喝醉了,怎么走路啊?想劝他几句,又怕惹了他的脾气,好几次张嘴欲说,可话都生吞回去了。
杨大根没有食言,吃完饭后就跟杨花去了学校。一路上,走得东倒西歪。到了学校后,杨花手指着总务处的大门说,爸,缴学费的地方在那里,你找方老师就行了。可杨大根并没转弯,径直去了杨花的教室,当时学生正在自习。杨大根把杨花的课桌搬了出来,杨花见状忙上前一步,扶住课桌说,爸,你要干什么?杨大根说,读个鬼的书,回去给老子喂猪。学生们哄堂大笑。杨花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说,我不回去,我要读书。杨大根冷着脸,不由分说搬起了桌子,杨花死死地拽住桌腿不放,杨大根连桌子带人拖出了教室。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