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故事传奇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李杜风流事


□ 慕容骁

  慕容骁呵呵一笑,扬手一木,开篇唱个肥喏:
  李杜文章千古传,
  风流绝代笑青山。
  多情自古别无岸,
  留取诗心系小船!
  
  在唐代,要出名,“武作侠客,文作嫖客”才能风流百代,当然前提是武者武功卓绝,文者文华盖世。前者如尉迟敬德,勇冠三军,“马上三夺槊”;后者如杜牧,“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
  这开放的做派要从李世民算起,唐太宗李世民的母亲窦氏是鲜卑族人。老爹李渊生于关陇,自称祖居关陇,是西凉王李皓的后代。胡人风俗很乱,乱伦“扒灰”,算不得稀奇。所以武则天可以在太宗死后成为儿子高宗的皇后;杨贵妃则上了公公唐玄宗的床。皇上都带头风流,平民更该自由。
  王小波在《唐人故事》里说,当时的长安城里的成年男子,都被姑娘们亲热地称为“舅舅”,且不论是否杜撰,多少有些映射些现实,可见当时的确开放。
  且看看唐人如何风流,武的从略,单说文客。领军四人,大小李杜。
  先说小杜。杜牧26岁就中了进士,可升官不快,30出头了,还只在淮南节度使牛僧孺(就是后来被扯进“牛李党争”的牛政客)的幕府当个小官,上班地点在扬州。当时有“一扬二益”的说法,这“扬”指的就是扬州,除了首都长安,扬州就是全国最繁华的都市。
  那时扬州是著名的红灯区。一到晚上,全域的歌楼夜总会有上万灯笼打出来,“九里三十步,街中珠翠填咽,邈如仙境”(于邺《扬州梦记》)。杜牧是单身汉,每天下班后就爱往其里钻,如鱼得水,夜生活搞得丰富多彩。等到杜牧任满离开扬州的时候,牛僧孺提醒了一句:你还是应该注意点身体啊。杜牧马上抵赖说“某幸常自检守,不至贻尊忧耳”——自己还是很注意为官形象的。牛僧孺笑笑,让人拿来一大堆暗访记录,杜牧一看,都是牛总派当差夜里跟踪记录的报告,上书“某年某月某晚,宿某家,平安无事”等等。杜牧大窘,羞得连忙磕头。多年后老领导牛僧孺离世,杜牧亲自捉刀墓志铭,比给自己的墓志铭写得还好,以表知遇之恩。
  后来杜牧回忆在扬州有当差护航逛妓院的日子,写下了著名的“十年一觉扬州梦”。虽然他在扬州过得肾亏脚软,但写出了不少关于扬州的经典诗篇,以至于后人一提起小杜,就想起扬州。
  离开扬州后,杜牧贪色的毛病没改。一次,李司徒宴请官员,因为杜牧身为监察御史(相当于现在的纪检组长),李司徒怕被双规没敢请他。李司徒的家妓号称第一,杜牧很想去做个评委,就主动托人跟李司徒打招呼,要求赴宴。李司徒没办法,只好请他来。杜牧在家已经喝得脸似猴屁股,到了李司徒家,直着眼琢磨李的众多美女。又喝了一阵后,杜牧借着酒劲问:听说有个叫紫云的,在哪里?李司徒指给他看,杜牧瞪眼扫描了半天,说:果真名不虚传,应该送给我。众人皆笑,他却皮厚当没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传奇故事(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