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篾匠拐小七子


□ 李琳

●李琳

  拐小七子看见前面不远处有一丛竹子,两眼放出光来,这竹子两边金黄,中间葱绿,正是烟镇南山里独有的金镶玉竹。拐小七子提着砍刀,一晃一晃走过去,举刀要砍,不料“哎哟”一声大叫,手一扬,砍刀甩出去三五步远,一屁股坐在地上,两手抱着脚脖子,龇牙咧嘴直吸凉气。两个在竹林小道上吸烟聊天的保安队员听到喊声跑过来一看,见拐小七子抱着脚脖子叫唤,以为拐小七子磨洋工,正要喝斥拐小七子,突然看见一条吐着信子的蛇朝他们游来,三魂吓掉两魂,没命地往山下逃。

  拐小七子松开两手,看了一眼脚脖子上的几颗牙印,心想,坏了,被五步倒咬了。他一边从大褂襟撕下一块布条,紧紧扎在伤口上边,一边挤捏伤口大喊救命。

  在附近山上采药的接骨匠徐九循声跑过来时,拐小七子的小腿已经青紫肿胀起来,徐九趴在伤口上又一阵猛吸狠挤,吐出一口口黑血,挤出一些黑水后,从背篓里挑出一把草药,揉搓得稀烂,敷在伤口上,然后解下扎腰的布带,把伤口紧紧包裹起来。这时,拐小七子紧咬牙关,已经不醒人事了。徐九看看天色向晚,背着拐小七子趁着山岚暮色悄悄下山,七拐八弯把拐小七子送到镇南家里,刷净沙壶,扯草熬药,篦出汤来,吹凉了,用筷子撬开拐小七子的嘴灌进肚里,半个时辰后,拐小七子才动动眼皮醒转过来。见拐小七,子醒了,接骨匠徐九把草药分成两堆,叮嘱拐小七子一堆熬汤喝,一堆捣烂敷伤口。之后,接骨匠徐九趁夜色悄悄回了山里。

  镇上人知道拐小七子被五步倒咬了,都拍手称快,有人说拐小七子活该,也有人说不该救拐小七子,让他个龟孙死了算。

  拐小七子从娘胎里出来就是一双朝里弯的镰刀脚,因排行老七,爹娘也不给他起名了,就叫他拐小七子。拐小七子爹为了让拐小七子学个手艺今后好过生活,七八岁时就叫拐小七子跟修脚匠乔八爷在澡堂里学修脚。乔八爷那年火烧澡堂后,拐小七子爹又让拐小七子跟镇上的一个老篾匠学手艺,编筐编箩编篮编筛子编凉席,为镇上人家补筐补篮补筛补席混口饭吃。老篾匠没有儿子,只有两个闺女。两个闺女谁也不愿跟他学手艺,出嫁后,两个女婿嫌篾匠手艺赚不着大钱也不学,自打拐小七子跟他当了徒弟,老篾匠就把一身的本事全交给了拐小七子。拐小七子知道自己没有一技之长,今后没法过日子,也一心一意跟老篾匠学手艺。老篾匠教得仔细,拐小七子学得认真,指头划破了,好了再划破,划破了再好,十根指头虽说疤连疤痕连痕,却也学到了不少编篾手艺,篾青剖得比草纸还薄,篾黄剖得厚薄宽窄一样,席子编得又柔又软,提篮筛箩也编得精致无比,与老篾匠不差上下。拐小七子长手艺,老篾匠高兴,时常喝二两烟镇大曲,坐在旁边眯着眼看拐小七子做活,自己一辈子的篾匠手艺,终于有传了。老篾匠再接了活,就让拐小七子干,拐小七子知道师傅的心思,让师傅坐在竹椅上,给师傅倒上茶水,点上烟,自己就在老篾匠眼皮底下做活,哪里做得不好,老篾匠就指点一二。一来二去,拐小七子的编篾手艺越发精湛。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