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篾匠拐小七子


□ 李琳

●李琳

  拐小七子看见前面不远处有一丛竹子,两眼放出光来,这竹子两边金黄,中间葱绿,正是烟镇南山里独有的金镶玉竹。拐小七子提着砍刀,一晃一晃走过去,举刀要砍,不料“哎哟”一声大叫,手一扬,砍刀甩出去三五步远,一屁股坐在地上,两手抱着脚脖子,龇牙咧嘴直吸凉气。两个在竹林小道上吸烟聊天的保安队员听到喊声跑过来一看,见拐小七子抱着脚脖子叫唤,以为拐小七子磨洋工,正要喝斥拐小七子,突然看见一条吐着信子的蛇朝他们游来,三魂吓掉两魂,没命地往山下逃。

  拐小七子松开两手,看了一眼脚脖子上的几颗牙印,心想,坏了,被五步倒咬了。他一边从大褂襟撕下一块布条,紧紧扎在伤口上边,一边挤捏伤口大喊救命。

  在附近山上采药的接骨匠徐九循声跑过来时,拐小七子的小腿已经青紫肿胀起来,徐九趴在伤口上又一阵猛吸狠挤,吐出一口口黑血,挤出一些黑水后,从背篓里挑出一把草药,揉搓得稀烂,敷在伤口上,然后解下扎腰的布带,把伤口紧紧包裹起来。这时,拐小七子紧咬牙关,已经不醒人事了。徐九看看天色向晚,背着拐小七子趁着山岚暮色悄悄下山,七拐八弯把拐小七子送到镇南家里,刷净沙壶,扯草熬药,篦出汤来,吹凉了,用筷子撬开拐小七子的嘴灌进肚里,半个时辰后,拐小七子才动动眼皮醒转过来。见拐小七,子醒了,接骨匠徐九把草药分成两堆,叮嘱拐小七子一堆熬汤喝,一堆捣烂敷伤口。之后,接骨匠徐九趁夜色悄悄回了山里。

  镇上人知道拐小七子被五步倒咬了,都拍手称快,有人说拐小七子活该,也有人说不该救拐小七子,让他个龟孙死了算。

  拐小七子从娘胎里出来就是一双朝里弯的镰刀脚,因排行老七,爹娘也不给他起名了,就叫他拐小七子。拐小七子爹为了让拐小七子学个手艺今后好过生活,七八岁时就叫拐小七子跟修脚匠乔八爷在澡堂里学修脚。乔八爷那年火烧澡堂后,拐小七子爹又让拐小七子跟镇上的一个老篾匠学手艺,编筐编箩编篮编筛子编凉席,为镇上人家补筐补篮补筛补席混口饭吃。老篾匠没有儿子,只有两个闺女。两个闺女谁也不愿跟他学手艺,出嫁后,两个女婿嫌篾匠手艺赚不着大钱也不学,自打拐小七子跟他当了徒弟,老篾匠就把一身的本事全交给了拐小七子。拐小七子知道自己没有一技之长,今后没法过日子,也一心一意跟老篾匠学手艺。老篾匠教得仔细,拐小七子学得认真,指头划破了,好了再划破,划破了再好,十根指头虽说疤连疤痕连痕,却也学到了不少编篾手艺,篾青剖得比草纸还薄,篾黄剖得厚薄宽窄一样,席子编得又柔又软,提篮筛箩也编得精致无比,与老篾匠不差上下。拐小七子长手艺,老篾匠高兴,时常喝二两烟镇大曲,坐在旁边眯着眼看拐小七子做活,自己一辈子的篾匠手艺,终于有传了。老篾匠再接了活,就让拐小七子干,拐小七子知道师傅的心思,让师傅坐在竹椅上,给师傅倒上茶水,点上烟,自己就在老篾匠眼皮底下做活,哪里做得不好,老篾匠就指点一二。一来二去,拐小七子的编篾手艺越发精湛。

  这一年进了六月,烟镇的天气一天比一天热,又是一个酷暑炎热的夏天。烟镇坐落在山凹里,南面北面西面三面环山,北山西山长了一山的松树柏树刺槐树,南山却生长着一山的紫竹锦竹金镶玉竹,只有东面不是大山,却也是高高低低岭连岭,是镇里通往百里之外大海边海州城的通道。日本人占了西山金矿,把矿石一车一车从这里运到海州城的码头,再一船一船朝日本国运。日本护矿队有个叫三村的队长,两年前跟苏二桥、赵三黑的游击队干仗,摔断了腿,接骨匠徐九运用接骨术把三村队长的腿接残了。接骨匠徐九跑进山里投了游击队,为游击队员接骨治伤,三村队长却被送到海州城日本人开的医院,敲断腿骨重接,接好腿后,二次来烟镇当金矿护矿队长,四处张贴告示捉拿接骨匠徐九,多次带护矿队进山要剿灭苏二桥、赵三黑的游击队。三村队长接腿养腿,人也养成了胖子,上山爬坡气喘吁吁大汗淋漓,天气渐热,胸闷气短觉也睡不安稳,早晨起来,床单上会留下一个汗湿的人形。这天,烟镇逢集,三村队长骑着东洋马从金矿回来,看到老篾匠在街边卖筐卖箩卖提篮卖凉席,找来镇长冯寿堂,要冯寿堂找老篾匠给他编一张凉席。

  镇长冯寿堂觉得这点小事不需要亲自去,派保安队长二公鸡到老篾匠家挑了一张凉席送给三村队长。

  二公鸡带着两个保安队员到老篾匠家千挑万拣选了一张凉席,卷了席要走,老篾匠伸手要钱,二公鸡头一歪,说:“这是冯镇长送给三村队长的你也敢要钱?是不是嫌命长了你!”吓得老篾匠睁着两只浑浊的老眼,干看着保安队员拿走了凉席。

  冯寿堂一脸笑容地把凉席送给三村队长,三村队长用手摸了摸凉席,脸就拉下来了,说冯镇长糊弄他,跟他开玩笑。冯寿堂翻过来掉过去把凉席看了个仔仔细细,突然明白过来,连连拍着自己的瘦屁股,心里骂二公鸡不会办事,三村队长怎么能睡这么粗糙的凉席?冯寿堂向三村队长保证,要老篾匠专门用南山里的金镶玉竹编一张凉席送过来,三村队长这才点点头。冯寿堂回到镇公所,说二公鸡让他在三村队长面前丢了脸面,狠狠打了二公鸡两个耳光,要二公鸡立马去找老篾匠,用金镶玉竹专为三村队长编一张又柔又软的凉席。

分享:
 
更多关于“篾匠拐小七子”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