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镇长九斤(中篇小说)


□ 黎 晶

镇长九斤(中篇小说)
黎 晶

镇长王九斤擅长喝酒。就因为能喝酒,他为镇里办了很多大事,这是他的一大法宝;也因酒,他失去了做男人的权利;还是因为酒,他自杀身亡。小说中的是是非非,是真实更是传奇,人生百味尽在其中,王九斤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卧牛河镇远近闻名。
因为她有一个方圆十几平方公里的大水库,繁茂的黄花松,一圈套一圈地把她围成了铜墙铁壁。松林下坚硬的山峦,沿着水库的沙石小路,横切出一层又一层均匀裸露的石面,挡住了东西南北风。水面静得没有一丝波纹,就像一面古老的铜镜,镶嵌在这翠绿的群山峻岭当中,它将世界万物照得一清二楚。当然,也照得出人来,更能照得出神。
卧牛河镇远近闻名。
因为几十米深的水库里野生鱼类丰富,有几十种之多。它们靠吃浮游生物长大,天然绿色没有污染。几十家饭店、鱼馆依山傍水,迎风飘舞的“鲜鱼”招幡,将信息传递出老远老远。招惹得馋嘴的食客们从县里、市里、省里长途驱车而来。一吃,二看,三游。各种会议、论坛、工作组、现场会也就应运而生了。
卧牛河镇远近闻名。
因为她有一个威名远扬的镇长王九斤。还有和王九斤齐名的土烧锅苞米酒———“金酒王”。
王九斤镇长的名声在卧牛河如雷贯耳,粗黑高大的身体壮得像一尊行走的铁塔,人到声到,落地有痕。他的性格和他的外表一样,无须打磨,就像山东人吃的大葱,真挺挺、火辣辣,青是青,白是白。无论是谁,第一次和他见面,就能从前心看到他的后背。镇长王九斤酒后编了几句酒诗,不知是赞美自己还是自嘲。
王九斤坦荡荡,
心里有啥脸上瞧,
王九斤明晃晃,
肚里的肠子挂在腰,
说话不拐弯,办事不拐角,
没有秘密,肝胆相照。
这套顺口溜被镇子里的孩子们当作了童谣来背诵,时间一长,居然成了镇里招商引资的招牌。客商们信得过王九斤,镇长成了卧牛河镇天字第一号的硬件。
卧牛河镇几年都没有镇党委书记了,谁也不愿意在九斤的名下煽趣。虽然你是堂堂正正的一把手,可就是折腾不出名分来,没有人愿意当这样一个只露屁股不露脸的官。超不过一个月,书记保准就给县委打报告申请调离。县委没有办法,只好把卧牛河镇的党政工作两副担子全部放在了王九斤一个人的肩上。九斤一点也觉不出沉。他不在意,至今县上不给他一个说法,还是镇党委副书记兼镇长。
镇长说:他是个苦命的孩子,当从娘肚子里爬出来的时候,正好九斤重。娘就拂他而去,姨父收留了他,取个名字叫九斤。让他记住那一段没有记忆的记忆。不知为什么,从打记事起,九斤在姨父的肩下长了本事,饭可以不吃,酒却不能不喝,亏得姨父祖辈传下来一个烧锅,支撑了爷儿俩立地为人的根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