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在吉狄马加的“神奇土地”上


  雅克·达拉斯(法国)

  树才译

  吉狄马加,不仅仅是一位彝族诗人,代表着他的民族,更是一位行动诗人。在历史上,诗人_直是拥有语言魅力的行动者,因为社会的或政治的行动,并不与词语的诗性妙用相悖逆。只是从法德两次欧洲大战这场大悲剧以来,尤其在古老的欧洲,诗人们不再投身于行动。从那时起,诗歌行动或者走进一个非理性的荒诞怪圈,或者连诗人自己都否认介入社会的主观愿望,甚至退人“象牙塔”。前者可以举出法国超现实主义诗人为例。人们记得,布勒东采取荒诞行为,握着手枪游行,标举他的绝对自由。人们记得,马拉美崇尚职业教师的小小生活,同普通工人离得很远。二十世纪的欧洲留下了行动混乱的最血腥印记,对诗人这些敏感者来说,他们表明对政治的冷漠,几乎成了一种必然。当然,在法国,二战中有“抵抗运动”诗人,阿拉贡、艾吕雅、埃马努埃尔等等,他们敢于捍卫“诗人的荣耀”。但很快,二战刚结束,在我们称之为“解放”的时期,教条主义就侵占了精神。战争演变成“冷战”,行动皱缩为一种机械反应。

  如果我们想找到这么一个时期,诗人们投身于把行动和词语结合在一起的战斗,那得追溯到十九世纪。那时,诗人们感到应该创造历史,在历史中行动,并且留名青史。两个例子尤其有名:法国的雨果,美国的惠特曼。雨果,写出过《悲惨世界》的小说巨匠,他的命运值得所有时代的所有国家来关注。三十岁,无论在文学上还是政治上,这个年轻人就已经登上一个奇异的社会高度。在戏剧方面,他奉献了《欧那尼》的“战争”,于1830年赢得成功,从此在法兰西舞台上发起了浪漫主义悲剧运动。在政治上,他被任命为法兰西贵族院议员,进入议院。这位保皇主义和帝国之子,仿佛注定要承担一种充满荣耀的命运。1848年革命期间,他站到了另一个行动诗人、拥护共和政体的拉马丁一边,革命者雨果从此出现。雨果奋起反抗拿破仑三世,不得不流亡,他只好在英国庇护下住到法国对岸的诺曼底岛屿上,直到二十年后重返法国,庆祝共和国胜利,结束了独裁和专制。他是一个杰出的典范,从保守派一跃而成为最坚定的革命派!在大西洋彼岸,则是民主派人士惠特曼,他出身于最普通的社会阶层,先做小学教师,后又从事记者,最后写出了诗歌总集《草叶集》:当时完全出人意料,随后被公认为最伟大的美国诗篇。惠特曼在他的诗篇里说了什么?他把自己变成了美国人民的经济和政治突飞猛进的一名歌手,对平民和精英同等视之。这部诗集是一个真正的行动宣言,一部民主圣经。

  毋庸讳言,在那个历史时期,出现这么两个堪称世界典范的大诗人,是同法国和年轻的美国的经济和社会激荡形势不能分开而论的。一边是古老欧洲之外崛起了这么一个独立的崭新强国,另一边是一个古老的民族,法兰西,诞生了共和政体。那些行动诗人的奋起,总是与整个民族的觉醒和突进联系在一起的。这有些像今天的中国出现了吉狄马加。不可否认,吉狄马加是十九世纪那些伟大的革命诗人的继承者,他们在社会中担任着重要的政治职务,同时用一种直接、朴素而又富于激情的诗歌语言来言说。副省长可不是一件轻松的差事。但对一个诗人来说,这也是一个特别有利的观察点。一个行动诗人,用法国谚语来说,可不能“光说空话”。当然,如果不注意的话,他也可以用一种“双重的语言”来言说。然而,诗的要求,不允许任何的松懈或暂停,必须始终恰如其分地言说。雨果用他的语言和风采表达他的思想,完全是他自己,不存在两个雨果,而只存在一个唯一的洞见者雨果。对吉狄马加而言,我们感到,他的语言的基础完全忠实于他与他的土地和他的民族的真正的深刻关系。此外,对一个“西方人”来说,这是一个全新的发现:与世界公认的中国经济强势的这一突进相一致,一种奇异的民族自豪感在吉狄马加那儿得到了确认。从遥远处,从法兰西,新中国像是一个不清晰的磐石般的强国。无疑,这是一个“滞后的”观察结果。现代的中国在前进,今日的中国在变化,在它的各种构成中寻求平衡,十几亿男女的行为无法临时安排。所以,应该细心倾听活在语言最深处的诗人们,以便把握这个大国的大致发展方向。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