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普济寺的宝根


□ 詹政伟

普济寺的宝根
詹政伟

鸡蛋是荤的还是素的?
有时候是素的,有时候是荤的。
哎,还有这种说法?
当然喽,你知道鸡蛋什么时候是荤的,什么时候是素的?
我哪里知道。
嘿嘿,素鸡蛋你不会不知道,就是母鸡生下来就吃的鸡蛋,荤鸡蛋嘛,就是孵过的鸡蛋。
和尚吃鸡蛋吗?
吃,吃素鸡蛋。
你分得清素鸡蛋和荤鸡蛋?
我?当然,我一摸就摸出来了。有时候闻一闻,也能闻得出来。
你吹牛!
不吹,你看,就是这样。
嘻嘻……像在闻什么呀?
树叶在风中飒飒飒地一阵响,伴随着女人吃吃的笑声。
天上有月光,散淡得很,给周遭涂着一层朦胧。
女人的笑声时断时续。
这时候,一串雪亮的手电筒光刺破了宁静和朦胧。干什么的!一声吆喝。
坐在石凳上的人有些迟疑。快说!那吆喝声更响亮了,透着一股霸气。这股霸气后来就漫延开来。来的有好几个人,其中的一个不由分说就拉开了他们。
在雪亮的手电筒下,女人慌乱不堪,而男的却皱着眉头,似乎在考虑什么。
你们干什么来着?
我们……
来的人笑了,是那种狩猎成功后的笑,里面布满了得意。他们把男的和女的各自拉到一边,开始盘问起来。
姓名,年龄,哪里来的?对方叫什么?
女的很年轻,说不上漂亮,但有一股说不出来的风尘味。她当然说得出对方的名字,宝根。男的也说得出对方的名字,菲菲。可再往下问,他们都有些捉襟见肘起来……

他们每天都要在这个公园见面。一个从东边来,另一个也从东边来。宝根从东边来,是因为他所在的普济寺在东边,菲菲从东边来,是因为她租住的房子在东边。宝根到公园是为了打发时间,菲菲到公园也是为了打发时间。
每天晚饭后,宝根就爱倒背着手,很像个干部似的从普济寺出来,经过宝塔桥,再走上几百米,到达公园。那个公园是新修的,在公园未修起来以前,这里是一个小渔村,黄昏的时候,宝根老是喜欢跑去看渔民卖鱼虾。那个时候,往往是最热闹的,因为从四面八方围拢来买新鲜鱼虾的人多如牛毛,宝根混杂其中。他会饶有兴致地向人打听价格,并不厌其烦地挑选鱼虾。起先,卖鱼的和买鱼的都把他当作一个异物,你想想,一个剃着光头、穿着明显标记的和尚居然大摇大摆地在挑选鱼虾,这情形至少有些滑稽,不是说出家人不吃荤吗?但人们很快发现,那和尚只是看,只是挑选,并不买。他的乐趣仿佛就是讨价还价。慢慢地,大家都知道他是普济寺的,叫宝根。后来,大家看到他,主动与他打招呼,他也会乐呵呵地点点头,说些不淡不咸的话。有些人不解,在他蹲下来和卖鱼虾的渔民讨价还价时问,宝根师傅,你不买,干嘛这样?宝根笑笑,寻开心,寻开心。干嘛不买来吃?有人追着问。宝根依旧笑笑,说闻闻就够了,闻闻也闻饱了。这样的时候,大家都很高兴,再后来,发展到要是宝根没来,大家会觉得少了点什么,那个黄昏也会过得特别地没劲。

宝根出出进进间,时光就过了二十来年,那个小渔村不复存在了。小渔村成了一个硕大的公园。宝根却依然在普济寺,只是他已是五十开外的人了。
没有小渔村可逛了,他便开始逛公园。由于公园是新造好的,又临近市郊,来这里的人寥若晨星。特别是黄昏的时刻,那里更是人迹稀少。宝根常常是一个人在公园里晃来晃去。这样的日子也挺好。可以让宝根从容地坐在河边的石凳上,慢慢地梳理一些事情。或者,他在那些新堆砌的土山上跑上跑下,就像在健身一样。徜佯在青草和树木的芬芳里,他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动。他喜欢这样的日子。平静。恬淡。仿佛天上神仙似的。
直到有一天,他惊讶地发现公园里一下子热闹起来。
缘因在于离普济寺大约一公里的地方,有了一个娱乐总汇叫天上人间。一到夜里,天上人间门前便停满了各种各样的高档轿车。天上人间高档的隔音设备和厚重的布幔可以挡住人们的视线和耳朵,却无法挡住那些小姐们的声音和身影。
普济寺门口越来越多地会出现那些身材窈窕、面目姣好的年轻女人。她们成群结队地从靠近普济寺的宝塔桥上经过,嘴里说着谁也听不懂的方言,她们斜着眼,表情暧昧地扫视着周围的一切。然后她们进了公园。谁都知道她们是干什么的。
天上人间大约是在晚上八点开始热闹起来的,在此之前,那些准备上班的小姐们就在公园里闲逛,聊以打发时光。这个公园在某种程度上成了她们的休闲地。她们旁若无人地在里面高谈阔论,边嗑瓜子边放肆地大笑,她们在这里交流工作的体会和经验。已经碰到的男人和行将碰到的男人是她们永远的话题。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