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晚明尚“奇”的审美趣味刍议


□ 陈 芳

  内容摘要:本文通过古代文献和图像的梳理,阐述晚明尚“奇”的审美趣味在文学、绘画、戏剧、园林设计、服装设计等诸多领域以及人们的日常生活之中相当流行的事实,并初步分析晚明尚“奇”的内因和外缘,从而论证尚“奇”的审美趣味是晚明文学、艺术以及艺术设计领域取得辉煌成就的重要原因之一。
  关键词:晚明、奇、文学、绘画、艺术设计、审美趣味
  
  
  1.陈洪绶 无法可说
  2.丁云鹏 十八罗汉图轴
  3.吴彬 楞严二十五佛像图册
  4.宋旭 达摩面壁图轴
  
  5.计盛 货郎图
  
  晚明在文学、绘画和艺术设计等领域都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必然有其特定的内因和外缘。本文只着重探讨其中的一个原因,即尚“奇”的审美趣味。众所周知:晚明政治黑暗、各项制度失其理序,文人纷纷选择远离政坛,另寻安顿心灵的领域,如山水、文学、绘画和宗教等。而文人的参与与品评又使晚明的文学艺术以及设计达到相当高的境界。尤其是他们崇尚的“奇”的审美趣味在社会上引起很大的反响,形成一种流行的风尚。他们当时所使用的“奇”具有十分积极的含义,它是原创力的代称。而原创性又是艺术评价标准最核心的指标。所以说尚“奇”的审美趣味是晚明艺术取得辉煌成就的重要原因之一。
  晚明尚“奇”的审美趣味反映在文学、绘画、戏剧、园林设计、服装设计等诸多领域以及人们的日常生活之中。汤显祖为丘兆麟(1572—1629)的文集作的《合齐序》中写道:
  “予谓文章之妙,不在步趋形似之间。自然灵气,恍惚而来,不思而至。怪怪奇奇,莫可名状。”
  他在另外一篇序中又写道:
  “天下文章所以有生气者,全在奇士。士奇则心灵,心灵则能飞动,能飞动则下上天地,来去古今,可以屈伸长短生灭如意,如意则可以无所不如。”
  汤显祖的这两篇序中都强调了好的文章一定要怪怪奇奇,不可名状,而且是自然天成。他同时认为能创作出这种文章的作者又非“奇士”莫属。而奇士又是李贽所说的童心未泯的人。提倡“奇”的观点的还有公安学派的袁宏道(1568—1660),他认为:“文章新奇,无定格式,只要发人所不能发,句法、字法、调法,——从自己胸中流出,此真新奇也。” 陆云龙在评价汤显祖的序时也用奇劲、奇横、奇清、奇幻、奇古等词。由此可见,“奇”已经成为晚明文学批评中一个非常重要的语汇。
  我们同样能注意到“奇”的审美趣味对晚明绘画的影响。晚明的山水画家受西方技法的影响,大都一改以前的传统,而寻求新奇的效果。如宋旭的《城南高隐图》,赵左的《山水图》、吴彬的《层峦重嶂图》都是对景写生,在对风景的细节描绘上能见到西方版画的痕迹,强调明暗关系和体积感。吴彬有的作品还描绘房屋水中的倒影,屋顶烟囱冒出缕缕轻烟等。赵左的《雪景山水图》强调光的反射,用留白的手法使积雪显得更白。张宏的《止园全景》是一幅鸟瞰图,说明画家对西方的风景绘画的透视技法相当熟悉。蓝瑛的《白云红树图》中强烈的红、绿、白的对比,对自然色的模仿不免让人联想到西方绘画。晚明山水画除了融合西方技法以外,对岩石和地面的处理还可以看到董源和巨然的影响,并实现了至董其昌融合古今的集大成的变革。董其昌的画构图新颖、明暗对比强烈,出现了使传统的青绿山水画法面目一新的色彩绚丽的没骨画法。而人物画家在追求新奇效果方面与山水画家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著名画家陈洪绶、崔子忠、丁云鹏、吴彬的人物画中都显示出奇怪脱俗的形貌。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装饰》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