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小小说三题


□ 袁风华

  我的表嫂
  
  每次清明回乡祭祖,我都特别伤感,为了一个可怜又可敬的女人。这个女人是我的表嫂。
  在略显嘈杂的村安息堂里,表嫂不苟言笑,默默地供上馒头,默默地烧纸钱、清理灰烬。每当这个时候,我总要别过头去,我怕我的难过会传染上其他亲戚。表嫂所跪拜的人是表哥。
  回老宅时,我和妻子拉住表嫂,走吧,到我们那里住几天,我们闲着慌。表嫂抱以歉意的微笑,谢了,家里活忙着呢。这样的邀请老是碰壁,我也习以为常了。我知道,那是因为表嫂在农村的四角天空下需要照顾两个男人,一个是公公,我的姑夫,一个是侄儿怀东。对着堂屋墙上表哥的遗像,我燃起一枝烟,默默地对表哥说,哥,你放心在那呆着,嫂子很爱你。我还要跟妻子、跟亲戚、跟同事们说的是,我的表嫂,她是一个真正的女人,中国式的女人,很传统、很纯洁。
  我上初中的时候,表嫂随同退伍的表哥,从西北的一座小城,来到我们沿海滩涂一隅安家落户。当时表嫂面对的是两个男人和一个十几年没有女人操持的家。家中的清贫,虽然无法说明什么,但却足以将咄咄逼人的生活染上一层暗淡的色彩。表嫂用她那女人所特有的胸襟容纳这一切时,又显得是那么的平淡,只有姑夫的嘴角边若隐若现地有一些浅笑和窘态。
  表哥的家因为有了表嫂的劳心,一切变得井然有序起来。接着是侄儿怀东的出世,家中更是增添了许多天伦之乐。日子虽说比较拮据,但过得祥和温馨。表哥对表嫂的好,我是点头信服的。表嫂因为是外地人,一时吃不惯我们打渔人家生炝、腌渍的海货,胃肠功能紊乱经常腹泻,是表哥“吭哧吭哧”背着表嫂上的医院。我亲眼看见过。
  谁能知道自己的幸福何处是巅峰何处是低谷呀!在我家与表哥表嫂友好往来的琐碎生活中,属于表嫂的家却已进入尾声,幸福戛然而止,只留下一个匆匆的开头。我至今念叨不忘《浮士德》里的一声惊叹:“多美啊,请你停留!”
  一次意外的事故,表哥永远地走了。姑夫拖着两条残缺的腿,捡回了一条命。以后很长一段日子,表嫂仿佛跌进了一个深不见底的泥潭爬不上岸,常常抱着周岁的侄儿坐在门口,茫然地望着门外干涸的小河。姑夫估计到年轻的儿媳总会改嫁,况且表嫂还是个外地人,在外做活时,总要隐忍不住泪洒衣襟。母亲知道了,不晓得怎么个解法,就背着姑夫偷偷跑到雇主家,央求人家结付工钱时尽量多给点。母亲恳切地说,给我个面子,就算帮我大哥一个忙吧。
  终于,表嫂决定要回西北娘家一趟。谁也不知道表嫂的这个回家是否就意味着改嫁,包括表嫂她自己。临行前一晚,姑夫一步三趔拿着一瓶酒说要跟我父亲对掰喝酒。还没开喝,就已经哭软了身子,瘫在桌前。
  表嫂带着几多牵挂和泪水,独自一人上了路。怀东拼命哭喊,但没有跟着去。母亲跟姑夫说,怀东不能去,那是我们袁家的种。
  知了疯鸣度夏,过了八月麦黄,又临九月秋风。表嫂那边音讯全无。姑夫木然地跟着上了年纪的人去打短工。我常应母亲的叮嘱,去送碗蛋饺、馄饨什么的。我一般不敢多留,怕那种噬心剔骨的伤心耽误了我的学习。没有任何征兆,表嫂突然回家了。但那时我已经去县城读高中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沙地》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沙地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