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故事传奇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当大地倾斜时,我们成全爱


□ 流连客

  1
  2007年9月,童悦在广州,没上班,只是在租住的房间里没日没夜地上网,某日听见楼上在播一首歌,歌声婉转动人,让她在鼠标上乱按的食指都停了下来,终于用手圈着嘴巴朝楼上喊,楼上帅哥播的什么歌?
  许久,听见楼上回:是苏打绿的《相信》。
  童悦不知道苏打绿,也不知道《相信》,于是跑到楼上,透过玻璃窗见到一个清瘦的男子坐在键盘上奋笔疾书。
  男子就是段羽。段羽是一个写手,当时正在创作他的第一部长篇小说。他身无分文却满脑子的伟大梦想常让童悦嗤之以鼻,总忍不住说他。段羽听了只是无所谓地笑,反问童悦为什么不工作整天玩游戏。
  她不想告诉他,她早已厌倦了那种朝九晚五却入不敷出的生活。她正在寻求改变。
  段羽也不会知道,她玩网络游戏是要等一个人回心转意。
  
  2
  童悦在《天龙八部》里的角色很久没有升级,因为她从来不去打怪,只是在“西湖”边钓鱼,有时甚至就坐着,看各大门派的侠客在身边来来往往。
  童悦说,等周畅上线跟她说清楚,她就离开。当然,周畅再也没有上线。周畅就是童悦等待的男子。
  上线的只有段羽。他总是一边写小说一边陪童悦聊天。网上聊得不过瘾,就跑到楼下用嘴聊。“嘴聊”这词是段羽创造的。
  童悦说他是故意用这样暧昧的词,没少揍他,到了后来,就习惯了,她觉得,和段羽一起,无论是用手指还是用嘴,相处都很愉快。
  段羽听了,就说她是小贱女,因为她说的这句话更暧昧,还色情。
  是的,色情。当异性男女的言谈从寡淡到暧昧,又从暧昧到了色情,两人就有些尴尬了,就像依偎着前行的两个人,忽然意识到两人靠得很近,近得能听见彼此身体的喘息。童悦开始有意无意地疏远段羽。
  然后,锦袖就来了。锦袖来时童悦是看到的,她看到她一身名牌的行头,包里还挂着一只流氓兔。童悦知道段羽最喜欢流氓兔,25岁的人了,还抱着流氓兔睡,还说流氓兔代表他们这一类人,虽然表面诡谲叛逆特立独行却内心善良。
  见到锦袖的童悦觉得心空了一下。她想,是因为自己太久没有上《天龙八部》等周畅的缘故。
  
  3
  锦袖来后,童悦不再找段羽,遇见了也是找理由躲得远远的。此时,为了生活,她已降低要求到了一家公司,说是广告助理,不过是站在大街上给来往的行人派宣传单。工作累,而且薪水低。
  回到家,童悦还是会忍不住往4楼的楼道上看,有时恰巧见到锦袖在门口择菜晾衣,就作贼似的落荒而逃。
  段羽找童悦时,身后跟着锦袖,穿着好看的纺丝裙子,化着素雅的妆,小家碧玉的模样。段羽说,走,一起吃饭。童悦识相地拒绝,不了,我还有事要忙。
  段羽看着童悦的眼睛,皱眉道,我刚完成了一个长篇,今天就当为我庆祝。在巷口,吃麻辣火锅。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古今故事报·蓝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