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达达的长征


□ 王 松

达达的长征
王 松

从我第一眼看见她,便意识到,她就是达达。
我想,我终于找到了70年前的达达。
达达冲我微笑着。
我朝她走过去。
——创作手记



电话铃声像一束耀眼的阳光,骤然刺人梦境。
龙卓先是浑然不觉。朦胧中,他似乎跋涉在一片泥泞的沼泽里。周围没有一丝声息,眼前是一望无际的草地。远处,有一些连绵起伏的山丘,像草地涌起又被凝固住的波纹。一条河流若隐若现地从草地深处伸延过来,旋了一个很优美的弧度,又向远处伸展去。龙卓从飘浮的气息里闻到一些熟悉。他觉得自己好像来过这里,却又实在想不起这究竟是什么地方。他发现眼前有一个浅蓝色的水洼,积水清澈见底,一团枯枝和青草的缝隙里,正有一串气泡咕咕地冒出来,在水面上漂浮着,移动着,闪烁着晶莹的五颜六色的光泽。他从这气泡上看到映出的蓝天,白云,还有一只鸟儿在飞……接着,他又坐到录播室里,面对着摄像机的镜头翻来覆去地说着主持人的台词。这些台词都很长,如果要将一个完整的句子说下来几乎没有喘息的缝隙,而且有的地方似乎模糊不清,甚至词不达意,不知为什么还总是来回地重复,不断地重复,一段话说着说着不知不觉就又绕回来。龙卓被搞得疲惫不堪。他有些烦躁起来,渐渐感到胸闷,气促,似乎有个什么东西堵在喉咙里。就在这时,他眼前一亮,就听到了床头的电话铃声。
电话里是一个女人的声音,标准普通话,有些陌生。
你是,龙卓?
您哪位?
我是,嗯……
请问,您有什么事?
是……有一些事情。
请说。
这……
好吧,那就等你想好了再说。
龙卓含混地说一句,就准备挂电话了。
以往这种情况也是有的,观众在电视上看了哪一期节目,不知从哪里搞到电话号码就打过来。这种电话一般没什么正经事,有的人干脆只问一句,你就是龙卓吗?你……真的是龙卓吗?似乎只为验明正身,然后就赶紧将电话挂断了。但是,这一次的电话并没有匆忙挂断。对方似乎在考虑,应该如何将要说的话说出来。
你,恐怕不认识我。
我当然不认识你。
龙卓开始不耐烦了。他觉得对方莫名其妙。
请问……你……今天上午有事吗?
当然有事,我的时间已排得很满。
我们……能见一下吗?
为什么?
也许,也许……
对方只说了两个也许,就又停住了。
龙卓已睡意全消。他觉得很好笑。
我可以问一下吗,你究竟有什么事?
我,的确……想问你一些事情。
沉了一下,对方又说,如果有可能,最好,请你来一下。
然后,对方又说了见面地点在师范大学的宜园,道一声再见,就将电话挂断了。

龙卓拿着电话听筒,愣了一阵,才伸手放回到电话机上。他隐约感觉到,这应该不是一个普通的观众电话,也不像熟人开玩笑,当然,龙卓在这个城市里也还没有能开这种玩笑的朋友。他突然想起来,欠身看一看电话机上的液晶显示屏,显示的是尸个8位数的固定电话号码。他试着又拨回去,对方果然是师范大学,理学院。龙卓立刻明白了,刚才这个操着标准普通话的陌生女人是有意使用固定电话打的,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增加可信度,而倘若使用手机就难说了,在今天,手机是最可疑的通讯工具。
龙卓想了想,最后决定,还是去师大宜园看一看。



龙卓没有想到,坐在自己面前的竟是一个很时尚的女孩。
这女孩化妆很淡,一头染成紫色的直发在阳光下闪着熠熠的光泽。宜园是师大校园里一个很精致的园林,种满葱茏的树木,还有各种花卉。上午的阳光照在月季、芍药和牡丹花上,散发出一股淡淡的苦涩气息。周围只有几个正在读书的学生,显得很安静。女孩坐在一张长椅上。她告诉龙卓,她叫夏雪,在师大理学院读硕士。
龙卓点点头,觉得没必要再做自我介绍。他直截了当问,究竟有什么事。
夏雪沉了沉,似乎在考虑应该怎样说。
昨天,在电视上,我看了你主持的节目。
龙卓在心里一笑,到底又是一个电视观众。
哦,他说,请多提意见。
你是,哪个学校毕业的?
夏雪看看他,忽然问。
中央民族大学,怎么?
哦,难怪呢。
难怪?
夏雪一笑,我是说,这就不奇怪了。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