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管庆云的诗


□ 管庆云

  管庆云生于云南彝良,暂居昆明。作品散见于《人民文学》、《星星》、《中国诗人》、《飞天》、《敦煌》、《打工》、《知音》等刊物,有作品入选《2002年中国诗歌精选》。
  
  雨夜想起乌蒙
  
  雨夜使我想起那个
  卖菜时靠在箩筐上打盹的老妪
  和她长发覆盖下的乌蒙
  
  想起裂缝的木门后
  那条洗磨得快破的毛巾
  
  想起那面佝偻的老墙
  和靠在老墙上抽烟的父亲
  
  想起寒窗十载
  想起母亲断齿的木梳
  
  想起寒风的街口
  一捆带着新泥的干柴
  整整一天都无人问津
  
  想起我无法参加的
  朋友的婚礼——
  
  雨夜想起乌蒙
  想起满山的野花
  和无法驱赶的微寒……
  
  过年
  
  过,本来就是要制造出一个阶段
  要运行出一个过程。就是要不让新
  和旧简简单单地结合在一起
  
  就是要进入
  比旧多一点又没达到新的
  那一点点空隙
  
  就是要同时握住两个年头的手
  就是要在过去和未来之间打一个
  活结
  
  就是要将时间天衣无缝的关节打开
  ——看看
  团聚的背面藏有什么
  
  冬月
  
  从无线电厂的单身宿舍出来
  地上银白一片冬天
  月光总是这么冷
  风吹来我裹紧单薄的衣衫
  走回出租屋的路上
  惆怅就这样
  一下子向我袭来我多想
  眼前五彩缤纷的灯盏
  减少变暗抹去喧嚣
  像乡村的夜晚
  我多想这条狭长的甬道
  能通向那盏只有5瓦的电灯
  电灯下的母亲拖着疲惫的身子
  为我缝补……母亲啊告诉我
  这是旧历十几的月亮啊
  它冷白的光芒
  装在这狭长的甬道中
  像一只锃亮的枪
  而它冰冷的枪口
  正对着 你在异乡的儿子
  
  卖甘蔗的女孩
  
  一边利索地削甘蔗,一边
  和旁边懒洋洋地躺在三轮车箱里
  等生意的四十多岁的男人
  开着粗俗的玩笑。
  唰。唰。唰。
  一根长长的甘蔗迅速蜕去
  冬日的硬皮。然后一抬眼
  手起刀落,几截长短均匀的甘蔗
  便爽快地进入顾客手中的塑料袋。
  一双黑得发亮的手套已多处裂开
  露出被城市的冷
  冻伤的手。脸上过多的粉末
  暴露了拙劣的化妆手法。
  并不好看的脸,与阳光、风霜搏斗。
  鲜红如血的嘴唇,
  大方地敞开的外衣,
  紧身内衣里微微隆起的胸部,
  对顾客不断地媚笑——
  使我产生了一些买甘蔗以外的念头,尽管
  我在心里一再强调:她,还是个孩子
  
  夜过小菜园立交桥
  
  只有都市才有这样的立交桥,
  只有立交桥才有这样的灯光。
  此时桥下的冷清,让我想起白天
  这里的热闹。卖盗版书和旧杂志的地摊,
  顺着桥下围栏举着“家教”的大学生,
  卖烤红薯的大妈和卖鲜花的姑娘。我还想起
  那群每天聚在桥下玩牌的民工。
  (也许他们不是有意聚在桥下,
  也许他们不一定要玩牌。)
  五、六个。围坐在一辆破旧的三轮车上。
  几辆同样破旧的老“永久”也歪着脖子
  在一旁默默围观。车把上挂着写有:“收废旧、
  封阳台、专业漆工……”的木牌子,
  他们都穿着黑色的皮鞋。很少说话,
  偶尔一句也是我听不懂的外地口音。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