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新床的声音(短篇)


□ 樊专砚

  这天后半夜,杨母马氏才感知到外孙俊俊不再在这张床上了,而是在那个埋得很深很深的瓮罐内。俊俊在无声地挣扎着。他小小的手脚没有一点力量,连身子都翻不动,但瓮罐却不断地发出坚硬的闷闷的响声。俊俊穿的是那件最显精神气的黄格子背心和雪白的衬衣,手里紧抓着那个他最喜欢的玩具小挖机,亮汪汪的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她。

  马氏不知道这,是梦,还是现实。

  她的心智完全混乱了,吃睡也没有了规律——已经很多天没有睡上一刻安稳觉了,也没有了一日三餐,饿了才吃点。她的身上散发着浓烈的久未洗澡的臭味,头发杂草般凌乱,一脸憔悴,却两眼机警。

  她突然听到俊俊喊:

  “妈妈 ”

  马氏浑身一颤。她听得最多的是俊俊喊“婆婆”,从未听过他喊“妈妈”。这一声突如其来的“妈妈”像一个晴天霹雳。

  她弹坐了起来。一下子却什么也没有了。夜很黑很黑,很静很静。

  马氏这时才有了一个单一而清醒的意识:电灯的摁扣开关就吊在床靠背的右上角。这是为了方便开灯,因为夜里常常需要起来哄他再睡呀,抱他拉尿呀,喂他奶粉呀……有时一夜开灯十多次。在过去,即使黑咕隆咚,她捉到这个开关,也如右手捉左手般容易。这次她双手去摸,却更加的捉不到,如捉一条活滑的泥鳅,须轻轻慢慢才行,她费了很大的劲才捉到开关,摁亮电灯。

  她的眼受了刺激,立即闭紧了。这时又是一片黑暗,再细听,真的什么声音也没有。也没有了俊俊的任何影像,只有纯粹的黑暗,很重的黑暗。她马上感到了白炽灯泡散发着巨大的热量,浑身又出汗了。

  俊俊的死是真的。二十天前,亲手地,是她将已经僵硬的小尸体塞进大瓮罐的——过去老伴装酒用的那个瓮罐。

  马氏的眼泪从眼角挤了出来,俊俊这孩子,三岁还未满,就这么有灵。这二十个日夜,马氏总能感觉到俊俊就在这张床上,或坐或滚地玩玩具,或摔倒在被褥上正独自爬起,或躺在身边要来摸她的耳朵……她也每夜照例按时几次想到要抱俊俊尿尿,但一摸,什么也没有。

  几乎每天夜里都出现各种各样的幻觉。

  现在,马氏终于承认俊俊先于自己离开了这张床,这屋子,这世界,去了那土里的瓮罐中。难道是他也知道了妈妈明天就要到家了,为不让妈妈悲痛,自动离开了这张床。

  他那么小,能不在那里挣扎,在那里喊妈妈吗……

  马氏的眼皮终于被泪水胀开了。这时的灯,隔着泪珠,变得晶莹剔透了,甚至五彩斑斓,但闪出的光芒,剑一样锋利。这是女儿杨印花新婚的床,是俊俊出生的床,也是俊俊、女儿和她那一个月同睡的床。女儿坐月子的那个月,女儿整日躺在床上休养,俊俊也是吃睡相连,只有她床上床下、白天黑夜忙碌着。女儿的事业很大,女儿的身体又娇,除了工作能力像个大人了,其实还是个孩子,自己都照顾不好自己。因此,俊俊一开始就被安排吃奶粉,被决定由外婆抚育。满月第二天,女儿就走了。为了不使俊俊有更多的与妈妈分开了的感觉,马氏就一直带他睡在这张床上。这二十个日夜,特别是夜晚,她一刻也舍不得离开这张床。她拿了个塑料桶放在床尾装屎装尿。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