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写意花鸟画笔墨的传承与创新


□ 曲晓莉

  笔墨是写意花鸟画的最基本元素,是重要的表现手段和审美表达形式,是体现写意花鸟画艺术品位、艺术价值的重要因素。所谓“夫画者,形天地万物者也,舍笔墨其何以形之哉!” “夫象物必在于形似,形似须全其骨气;骨气形似皆本于立意,而归乎用笔”,“运墨而五色具,是为得意”。(唐·张彦远《历代名画记》)
  展开写意花鸟画变化发展的历史长卷,它的形成与发展有着古老的民族文化背景,追根溯源早在史前绘画时期的彩陶纹饰上已经有所显现:新石器时代的“鱼形花纹彩陶盆”、“鹳鱼石斧彩陶罐”等许多彩陶上鱼、鸟、兽等象生纹,可以说它们是写意花鸟画的先声。此后又历经不同朝代的变迁、递变、发展,至元代“基于文人士大夫的艺术观念和审美理想,他们在创作中追求朴素自然,摒弃雕饰彩绘,强调主观感性的抒发和自娱性,由此,又变画为写,以书入画”,丰富了中国画的表现形式,为明、清以至当代在写意花鸟画笔墨上的运用和研究,开启了一片新天地。
  明代时期写意花鸟画达到了艺术表现前所未有的巅峰,各派各家在以传统为纽带的前提下,沿着时代文化的脉络发展,造就了赋予时代精神烙印的画风。它们互相补益,互相渗透,共性里突出个性,个性中透着共性,创造出了具有中华民族精神的花鸟画艺术。徐渭可谓集前代大成,注重对笔墨的研究,把草书的笔法引入画中,使写意花鸟画的笔墨推进发展到一个新的层面,扩展了笔墨技巧并丰富了表现手法。他的写意花鸟画不拘泥于物象,“不求形似求生韵”“追求一种水墨淋漓,氤氲沁化的效果”。由于对笔墨形式的重视和对花鸟画创造性的发展,把写意花鸟画由边缘状态引入了绘画创作的主流,影响并形成清中叶以后写意花鸟画的空前繁荣。
  吴昌硕的写意花鸟画,同样借鉴书法的运笔,汲取着传统的营养,以上古金石书法中篆籀之法运“狂草笔势” 的入画,用浑古笔意“写”出,浑厚有力的笔墨中转换出墨色的通透、灵秀,既古意盎然,又表现出时代的印迹,从而达到一种“刚而能柔,老而滋嫩,苍而含润,古而生秀”浑然天成的感觉。
  写意花鸟画的笔墨形态历经各时代画家的提炼、加工,形成了的丰富笔墨语汇。因此,它们能在有聚有散,有虚有实的变化中使画面达到预想的意境与审美境界,创造性的产生富有魅力的视觉形态与节奏变化,塑造出画面的气氛,使写意花鸟画作品更富内涵与张力。“墨之溅笔也以灵,笔之运墨也以神。墨非蒙养不灵,笔非生活不神。能受蒙养之灵而不解生活之神,是有墨无笔也;能受生活之神而不变蒙养之灵,是有笔无墨也。”“自一以分万,自万以治一;化一而成絪缊,天下之能事毕矣。”道出了笔、墨与表现对象的相互关系。运用笔墨自身特有的审美特质,它能超越自然属性,成为内在的精神载体,从而把写照变成是心灵的静观与感悟,溢流出某种品位与格调。
  齐白石——杰出的艺术大家,他在写意花鸟画笔墨语汇上继承了优秀传统,具有深厚的传统文化功力,笔酣墨饱,力健有锋,并通过吸收民间绘画艺术之营养,将民间艺术情趣融进文人画中,加以融会提炼,不仅扩展了文人画表现的题材,而且也注入了文人画新的艺术活力,自成一家,形成了自己特有的大俗大雅的新格调,达到了形神兼备、情景交融的境界创造出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是现代写意花鸟画笔墨传承与创新的实践者,也是成功者,成为被世界认同的写意花鸟画艺术大家。他主张“作画妙在似与不似之间,太似为媚俗,不似为欺世”,强调在“似与不似之间”画出作品的神韵来。他的大写意花鸟画融民间意趣于笔墨之中,形成了造型简练质朴,笔墨纵横豪放,色彩鲜明热烈。以齐白石画的虾为例,灵透的墨色表现出虾的结构变化,浓淡虚实、疏密层次、参差聚散虚灵自然,静中之动,动而静定的美,表现的淡雅清新,生动可人,给人以明朗、清新、简练、生气勃勃之感,精心而看似随意的笔墨,虚实浓淡,妙在形意之间,仿佛不是在纸上描绘,而是在可见可触的水中往来去回,自在悠然,赋予自然中的虾具有永恒的艺术生命,真正表现出“笔墨取于物,发于心,为物之象,心之迹”的境界。
  写意花鸟画十分讲究神韵、意境,所要表达的神韵、意境关键所在也是笔墨问题,这既是美学问题,也是技巧问题。“技进乎道”是历代文人从事艺术的本体认识,即:经技进入艺,从艺升为道的层面,从而完成从自觉文化到文化的自觉的历史进程。邹一桂曾云:“活者,生动也;用意、用笔、用色一一生动。”笔墨技巧是个硬功夫,画面神韵、意境的营造,是在笔墨的运筹中产生的,笔墨是写意花鸟画塑造形象传情达意的语言,是表现形态和手段,因为有率意、有深度、有表现力的笔墨能把高度的修养注入在笔墨形式之中,达到了一种自然流露的境界。而笔墨不仅能刺激视觉,而且能打动整个心灵,把人们凭资禀和修养本来就有的文化底蕴,以及美与和谐的意象都调动起来使笔墨的表现达到:“笔外笔,墨外墨,意外意”的效果。没有笔墨基础这个强有力的表现语言,画面所要表达的意图是很难实现的,只有做到“意到笔随,神遇而迹化,方可达到技巧与艺术的高度统一”,才能写出意气,写出意象,写出意境。这样说来笔墨好像是写意花鸟画的一个“命脉”了,其实就是如此,历朝历代有成就的画家无不具备这样的基本技能,画面中笔墨所营造出的“和谐的乐调不仅对于人是一种很自然的工具,能说服人,使人愉快,而且还有一种惊人的力量,能表达强烈的情感。”写意花鸟画在的文化品位和笔墨表现是相互依存的,笔墨的变化虽简约,却能体现出无穷的艺术韵味。就真正的意义来说,恰当的精到的笔墨就是品位、意境、神韵的最好诠释。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