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滴泪湿透三千年


□ 蒋新

  ●蒋新

  很多泪还没有落下,就被风吹干了;很多泪还没有唤出喉咙里的声音,就被土掩埋了:很多泪还没有弄清楚方向,就被雷惊飞了……流在中国历史和土地上的泪太多太多了,特别是女人的泪,更把日子作为装泪的缸,去伴随一卷悲戚两卷愁苦和三卷无奈的岁月,尽管如此,流经心底且留下印痕的泪,能够有几滴?

  可是,这滴泪留下了,不仅留下了,泪还在中国的太空滴出很深很深的印痕,泪滴石穿般的湿透了为剑与酒垒砌起来的历史长城。

  这滴泪太奇特了,奇特的泪说明它有奇特的力量——不但渗透中国历史三千年不干,而且成为中国人舌尖上都能诉说与口传的泪。

  这滴穿越时空摇撼山岳的泪与一位中国女性有关。

  但这不是王昭君、窦娥的泪,也不是秦香莲、杜十娘的泪,更不是祝英台与梁山伯的泪,当然也不是织女与牛郎、还有刘兰芝、林黛玉的泪。这些泪的后面都有一个让人把心放下的敞亮结局,崎岖、委屈、艰辛和悲苦的付出,终能够点燃一星一点甚至一片金牌似的火焰,烧掉或者减少一些心中的郁结,给自己,也给世间撩拨些宽慰和能够长叹一声的凉风。唯有这滴晶莹而又沉重的泪一直在时空里飘着,与星作伴,与月为伍,风吹不千,土、埋不掉,雷惊不走,执着地去浸透去敲打那些厚如山的文化纸张,这是千古呐喊的中国第一滴泪——孟姜女的泪。

  时值深秋,被秋雨洗过的淄川涌泉山峦,依然在萧瑟的风里叠出倔强的风骨和多彩的颜色,柿子树上的叶子,早已完全抖落干净,而那些悬挂在黑黢干硬枝子上的柿子们,则黄灿灿的格外炫目,密密麻麻的在树枝上舞秋风,灯笼似的在干枝上与风舞蹈,玲珑而又坚强。

  比八达岭长城还要年长许多的齐长城,就在这挂满柿子的山巅上逶迤盘旋。

  此时,我已在这靠山依村的一座小院子里徘徊了若干圈。透凉的风在院子里打着圈儿,追逐着,嬉闹着,把躲在墙旮旯的干草树叶抛起来,去划些看不见的弧和文字。我的眼睛也被调皮的风拽着、牵着,看为一块块青石叠起的房子,看房子里那些未经雕琢打磨的粗糙家具,看院中那些长满一身疙瘩的树,看房头上的石磨和石碾,还有院中眼睛般的两池水。

  这儿便是“孟姜女故居”。国家颁发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牌子悬挂在院门口,秋风扫去,耀眼的光线里生出许多凝重。深山,深秋,其貌不扬的小院子如同摇曳在山野里的柿子,朴素而又倔强在开门见山的村尾。

  我仔细打量眼下的两池水,严格讲,应该叫做两池泪。风在泪眼里盘旋鼓荡,轻轻的,浅浅的,宛如要拂去飘在池里的杂草和树叶。我知道泪池是为旅游者精心设计的,尽管不知道设计者的初衷是什么,盯久了,倒被这拙浅直白的设计拨出一些天马行空的思绪。又一想,飘过三千年的泪,岂是这粗糙的泪池能容纳得了的?风与水在池里不停地演绎,已经淹没了“吹皱一池春水”的画面与意境。看去,便得到一种接通千年的声音——苍凉而又坚韧,痛苦而又幸福的诉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