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巴格达的星光


□ 许 仙

巴格达的星光
许 仙

  我今年十九岁,在一座庄严得让人透不过气来的高楼里工作。但我不能告诉你我的工作性质和内容,以免他人对号入座。其实工作时我很平凡,属于社会机器正常运行中的一颗永不生锈的螺丝钉;而且我的上司很英明,他叫干啥就干啥,八小时内基本上只动用我双肩以下的部分,朝九晚五,不迟到早退,工作五天休息两天,规律得让人发疯。
  当然,我从不指望办公室里有张双人床,生活必须和工作分开,八小时之外,我有好几个圈子。一个圈子像猪栏,我和他们在一起时就满世界地找好吃的,吃遍杭城无敌手。一个圈子像鱼缸,我和他们在一起时就专找有音乐波浪的池里尽情舞蹈,快乐来自肉体的痉挛。一个圈子像猴林,我和他们在一起时经常上街打些安全性较强的群架,信不信由你,人在破坏的时候,不但刺激,而且能够找回自信……总之,八小时之外我有好几个圈子,而且一个圈子归一个圈子,因为猪和鱼猴玩不到一起,鱼和猴猪玩不到一起,猴和猪鱼也玩不到一起。他们就像我的八小时之外的另外两个八小时,同样让人头痛。所以有时候我要离开这些圈子,哪怕一会儿。比如现在,下了班我没有回到固定的地方,而是乘上这辆驶向城中城的公交车。
  你不知道我要去哪里。那些圈子里的人也不知道我要去哪里。我上车不久破手机就响了,响完一段让雪村牛皮到今天的“翠花,上酸菜”之后,我才懒洋洋地掏出来接。是一只小猴子打来的,问我干吗呢?我说在造原子弹哪。小猴子又问造原子弹干吗呢?我说你这不是傻吗,实现祖国统一,不造原子弹能行吗!这下把小猴子乐的,他一乐我关机。总算安静了三五分钟,翠花又上酸菜了。我一看来电号码,不是小猴子,是只肥头大耳的油肚猪。油肚猪也一个鸟样,问我干吗呢?我说我在贩毒呢,贩白粉,你要不要来一点,毒死你!油肚猪乐了,说你小子还贩白粉呢?是黑粉吧,从老子的球上搓下来的。他说他们在“好望角”美食城,老地方,叫我赶紧过去。我问谁买单?他说是“花蹄子”。我说他怎么啦?他说“花蹄子”最近大病了一场,所以大家聚一聚庆贺一下。我怕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又说没搞错吧?他说大病不死必有后福吗!妈的,也亏他们想得出来,我说算了,你们慢慢庆贺吧。他极力邀请,说要等我到了才开席。我说你算了吧,我还不知道这些家伙嘴不停地在等我,只怕等我到那里早剩下一点露水了。我说我在车上。他说你去哪儿?去干吗?我说我去该去的地方,干该干的吗。
  我刚把油肚猪摆平,小猴子又找上门来了。他说他们都在时代的桥头堡。时代的桥头堡是他们根据地的暗号,其实那地方没桥也没堡,在一个十字路口边的小花园里。他神秘兮兮地告诉我,今晚他们有特别行动。捉拿本·拉登?我笑道。自从那次跟他们在城东偷了几辆自行车骑到城西,扔进那个著名湖里,然后又从城西偷了几辆自行车骑到城东,再扔进那条无名的河中后,我就决定不跟他们玩了。他们缺乏智商。靠几把自制的破刀子,很鲁莽地在街头找人打架,总有一天这些锈刀会刺进他们自己的肉体。我告诉小猴子,我现在在“好望角”美食城,走不开。我说你们玩你们的吧,请转达我由衷的哀悼,祝大家玩出水准玩出风格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