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浅谈姚鼐在文献学上的贡献


□ 王正一

  姚鼐,字姬传,一字梦谷,室名惜抱轩,人称惜抱先生。桐城(今属安徽省)人。清代学者、古文家、诗人、散文家。姚鼐于雍正九年(1731)生于桐城,幼年受学于同乡前辈、理学信徒方泽,年稍长之后,跟随伯父姚范学习经学,从同乡前辈刘大(木魁)学古文。乾隆十五年(1750),姚鼐二十岁,乡试中举。此后父卒,乃游四方教书以养家。于乾隆二十八年(1763)会试上第为进士,乾隆三十七年(772),《四库全书》开馆,姚鼐于次年入馆,充纂修官。具体所负责的是“校办各省送到遗书”。曾先后主持梅花、紫阳、钟山、敬敷书院长达四十年。嘉庆十五年(1815),召至京师,加品四衔。
  姚鼐生活在乾、嘉年间,这是清王朝最为稳定的时期,也是清代文化学术最为昌盛的时期。姚鼐生活在这样一个时代,他个人的生活历程基本上也是平稳的。为官十年,平流而进。辞官之后的四十年间,姚鼐历任书院山长,既满足于受人尊重的人师的地位,从容于人才的培育,又能优游休浴于时代的文化海洋,肆志于学术的研究与文学的创作。姚鼐是桐城派古文的重要作家,在桐城派中地位最高。姚鼐继承同乡方苞、刘大(木魁)、姚范的古文之学,成为桐城派散文的集大成者。
  生平所修除《四库书》及《庐州府志》、《江宁府志》、《六安州志》官书别刻外,自著《九经说》十九卷、《三传补注》三卷、《老子章义》一卷、《庄子章义》十卷、《惜抱轩文集》十六卷、《文后集》十二卷、《诗集》十卷、《书录》四卷、《法帖题跋》一卷、《笔记》十卷、《古文辞类纂》四十八卷、《五七言今体诗钞》十六卷,门人为镂版刊行于世。
  姚鼐在文献学上的贡献,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对考据学理论的发展
  
  清代乾嘉时期是考据学的全盛期,天下学者治学无不以此为宗,戴震是当时考据学的集大成者。但同时也出现了自觉与考据学相对立的学者,姚鼐是其中重要的代表。他走上了与考据学相背离的道路,这既有他自身的因素,也表明考据学已渐露弊端。但更为重要的是,姚鼐的学术观点并非与考据派水火不相容,他本人在考据学方面也有不少著述和自己的理论。
  姚鼐尝谓天下学问之事,有义理、文章、考证,三者之分异趋,而同为不可废。是三者,苟善用之,则足以相济;苟不善用之,则或至于相害。一途之中,歧分而为众家,遂至于百十家。同一家矣,而人之才性偏胜,所取之迳域.又有能有不能焉,凡执其所能为,而呲其所不为者,皆陋也。必兼收之,乃足为善。
  姚鼐对考据学的看法,包含了三个层次:首先,对“义理”、“考据”、“辞章”三者的地位和关系,姚鼐有着与戴震不同的看法。姚鼐虽说义理、考证、词章三端都不可废,但他的弟子陈用光解释其意时强调“以考证佐义理,义理乃益可据;以考证人词章,词章乃益茂美”。就是说,姚鼐认为考证无非是所谓载道之文的佐料而已。这是因为姚鼐虽说对经学、史学都有所研究,但他终究是个古文家,所以他强调“考据”的重要性,最终目的是提高“辞章”之学的地位。在当时,考据学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做学问不能缺乏考据的功力和修养。这也是时代风气所决定的,没有一定的训诂考据的功力是难以在学术界占有一席之地的,更难自成一家。
  其次,姚鼐对考据学虽有不满,但却没有否认它的重要性,他批判的只是近世汉学偏执一途、抑宋扬汉、残碎琐屑的弊端。姚鼐说:“近士大夫侈言汉学,只是考证一事耳。考证固不可废,然安得与宋大儒所得者并论?世之君子,欲以该博取名,遂敢于轻蔑闽洛,此当今大患。”他认为真正的“学问”是“但贵有成,不须一辙,实有自得,非从人取,斯为豪杰矣。”他这样做是为了拯救偏于考证一途给学术带来的危害,目的是矫正治学的偏离现象,使学术归于正途,而不是否认或放弃考据学。
  第三,针对戴震以文为末的观点,姚鼐作了反驳,他极力提倡“辞章”之学。姚鼐说:“且夫文章学问一道也,而人才不能无所偏擅。矜考据者,每窒于文词。美才藻者,或疏于稽古。士之病是久矣。”“夫古人之文,岂第文焉而已。明道义,惟风俗以诏世者,君子之志而辞足以尽其志者,君子之文也。达其辞则道以明,昧于文则志以晦。”文可以明道,而不仅仅是技之末也。但同时,他也强调要“以学充文”,“学”正是通过“考据”来体现的。姚鼐认为王铁夫对《惜抱轩文集》的考据文章的评价有所偏差:“其论鄙作所最许者,序事之文,甚爱朱竹君传,而不甚喜考证之作。愚意谓以考证累其文,则是弊耳。以考证助文之境,正有佳处,夫何病哉?”因此,姚鼐要求学生“积学用功”,才能“学充力厚”,写出来的文章才能追企古人。
  
  二、考据学方面的实践
  
  姚鼐以文名世,但受风气熏染,加上他又具有较扎实的学问,在考据方面也有诸多著述。检姚氏文集,在300余篇文章中,属于考证性质的文章就达40余篇。其《笔记》8卷、《法帖题跋》3卷、《九经说》17卷,也基本是考证性著作,对经、史、子、集及金石碑帖中有关与地、年代、职官、名物等诸多方面进行考证,征引较广,文字简练,结论也多正确。但姚氏并非功力很深的考据家,同其他汉学家一样,其考证中也难免牵强有附会、武断之处。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