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东塘闹鬼的故事(外一篇)


□ 巴 一


巴楼距我当年在读的孙楼小学只有一华里。村东头一面椭圆形的水塘,乡亲们习惯称其为东塘。小时候,我常听大人们说东塘闹鬼的故事。这样说的道理是因为东塘南北两岸有连片的坟茔。哪个孩子调皮,大人们总是吓唬说:“再捣乱,就叫东塘的鬼来缠你!”于是,那闹人的孩子会立马俯首贴耳。
每天,我背着书包去孙楼小学都要路过东塘。自从知道东塘闹鬼的故事后,我路过那里时头发梢统统支棱起来。当时,心里老是嘀咕着这个地方紧(方言,恐怖、令人惧怕的意思),用村人的话说,就是这地方紧得让人连虚屁都不敢放响。所以,塘前那段路程迫使我双手抱膀、缩头蹑脚、疾步如飞。同学们结伴时还好,偶有迟到,自己只得硬着头皮心惊胆寒半个路程。
谁发现东塘有鬼?巴楼的五老婆。五老婆在村里善良贤惠,德高望重。她是方圆十几华里出了名的接生婆。一天中午,她到孙楼拾娃回来,包里提着人家答谢的一斤红糖和几个红鸡蛋。一个人路过东塘时,一股旋风卷着尘土和豆叶,由远而近地转着一个又一个圆圈,团团围住了五老婆的去路。突然,她眼前漆黑一片,双腿像灌了铅似的一步也迈不动了。五老婆拍拍脑门,想喊孙女的名字,可声音憋在喉咙里。她急得在那里打转转。一会儿,眼前出现许多面目全非的小鬼小伴,嬉闹着非要吃五老婆包里的红鸡蛋。五老婆把红鸡蛋分给他们一人一个,还捏给每人一小撮红糖。小鬼小伴说,你是好人,俺放你赶路。此后,五老婆面前重现一片灿烂阳光。
自从五老婆遇鬼后,乡亲们都知道东塘青天白日、朗朗乾坤中有了“鬼打墙”。打那,同学们每天中午放学后便不敢多在学校玩耍,唯恐一个人单枪匹马地路遇“鬼打墙”。
巴楼有一个男人在深夜路过东塘时,被鬼诬过一次。那天,这个男人赶赵庙集卖甜瓜。很晚往家赶时,天又下起蒙蒙小雨。他想跳进东塘洗去一天的臭汗,突然发现水面上露出一个男人的屁股,上下翻动,若隐若现。他连滚带爬上了岸,顾不得穿衣服拔腿就跑。刚跑几步,前面又冒出一根黑漆漆的木桩。这个男人往前走,那无头木桩也往前走。这个男人停下来,那无头木桩也停下来。这下子,男人魂飞魄散,吼叫着一丝不挂地奔向村子。事后一连几天,这个男人不省人事,每天只是喝一点姜汤。从此,不论是晌午顶,还是深更半夜,巴楼再也没有人敢身单影孤地途经东塘了。
鬼打墙、鬼诬人的“事件”发生后,村人天天琢磨“东塘鬼”的来历,直到一个叫巴学显的老人生了一场病才揭开谜底。
老人巴学显浑身疼痛,哭叫着说撑不住。家人请来好多医生诊治,都不见病情好转。无奈,家人请一个巫婆子。巫婆子坐在床前,啪里咕呶一阵咒语,病人居然不再喊叫了。一家老少感恩戴德,连声道谢。巫婆子说,老人阴气重,撞住人了。平日,巴学显本分善良,能撞上哪个死鬼呢?好人一生平安。这死鬼,怎么偏偏跟好人过不去呢?巫婆子说,这死鬼是谁,她知道。于是,一家老少随巫婆子来到灶屋。巫婆子从碗笼子里取出一个白瓷碗,舀了半碗水,再用一根棉线搭在碗上,又用一根白棉线蘸一点锅烟子,两根棉线交叉成十字架搭在碗上。巫婆子右手拿一根筷子,筷子上系一把剪刀。这时,只听巫婆子说:“神仙显显灵,给俺问问路。今儿个,让巴老显的病早一点好。是阴鬼,你走黑路,是阳鬼,你就站着别动。”话音刚落,那系着的剪刀便转悠起来,并且越转越快。当巫婆子说到“你是外鬼就站着别动”时,刚刚还在转悠的剪刀便真的慢了下来。“你是阳鬼,还怪有劲哩!”巫婆子说着,那剪刀又开始转悠起来,“你是谁呢?能不能报个姓名?你的坟地在哪个方向?跟俺说说,俺明儿个好给你烧纸送钱呀!”过了一会儿,剪刀往东塘方向斜着转悠了。巫婆子问围在一旁的家人,恁知道东塘那边埋的是哪些人。家人一一报出死人的名字。剪刀照样转悠。当问到“你是不是灯泡”这个死人时,剪刀“咯噔”一下停了。哦,在场人无不长长吁了一口气。原来,是名叫“灯泡”的死鬼在巴学显身上附了魂体。大家用不堪入耳的土语痛骂死去的“灯泡”。巫婆子端着悠坠用的白瓷碗,让巴学显吹了三口气,然后泼向大门外,算是打发“灯泡”回东塘去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