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明朗


□ 熊 棕

明朗
熊 棕

1

这些天里,郁容天天想象着“那地方”,除了感觉离自己越来越远外,其他一概模糊不清,就像一张焦距没调准的照片。
现在它已经进入了她的视野,渐渐具体化了。浑浊的湖水中挺立着茂密的芦苇,茂密的芦苇环绕着孤零零的明朗村。这样一个宁静的村庄,青翠欲滴,像脱胎于油画。小客轮从青苇夹道的一条窄窄水路驶进码头,惊飞了芦苇丛中的几只白色湖鸟。郁容的目光没能跟随白色鸟飞翔,因为她看见堤岸上挤满了欢迎的村民。没有鲜花,没有掌声。脸上全都挂着微笑,给她行着注目礼。这就是村里的欢迎仪式了。村里能走路的都出来了,除了那位早夭男孩的父母亲。刚踏上明朗村土地的郁容还不知道,两天前,一个九岁男孩消失在码头附近的水面,村里的人也是倾巢而出,费了三四个小时才把他打捞上来。男孩的母亲当场就晕了过去。这位可怜的母亲似乎有些疯疯颠颠了。
郁容第二天就见识了她的疯颠。她正上着课,女人突然出现在门边,头上缠着一条毛巾,眉骨间留着一条红肿的印迹。村里人一有头疼脑热的,就曲着食指和中指,夹着眉宇间那一小片皮肉,用力扯,一直扯到血红为止。女人呆滞的目光在郁容脸上停留了一小会,然后从她身边越过去,有气无力地责问说:“教室里全都坐满了人,没有一张空桌子了,我们吴英雄来了坐哪里?”郁容惶惑地看着她,又扭过头来用目光询问她的学生。学生们七嘴八舌地告诉老师,吴英雄是他们的同学,几天前淹死了。
两个个子高一点的学生跑过来,推着女人朝外走。他们说:“你不要在这里乱说了,不要影响老师上课。”女人在他们的手里挣扎着,呜呜地哭起来:“吴英雄,你到哪里去了?你怎么还不回来?”
郁容当时脸就吓白了,举着支粉笔半天讲不出话来。
更骇人的时候在晚上。女人像一个无处申诉的冤魂,轻飘飘地游荡在湖堤上,朝无边无际的湖面一遍又一遍地喊着:“吴英雄,我的儿啊,你到哪里去了,你怎么还不回来!”
她的叫声在寂静的夜里传得很远,整个村子都回响着她凄厉的喊叫。家家户户都关紧了门窗,她的声音又从门窗的缝隙里钻进来。家长们怕吓着了自己的孩子,就把孩子们早早赶上了床。爬上床的孩子们用床单严严实实蒙住了头。
郁容的反应不比学生好。她也早早上了床,也用床单蒙住了头。薄薄的床单挡不住女人的叫声,那些声音仍然像尖锐的钻头一样,坚强地往她耳朵里钻。她听到有人在敲她的门了,但她龟缩在床上不敢动,直到她听到梅梅不耐烦的声音:“郁容,我是梅梅,你快开门吧。”
郁容溜下床打开门。“我叔叔让我来问问你害不害怕,如果害怕就让我陪你。”梅梅跨进门说。郁容已经重新爬进了蚊帐里。
看到郁容狼狈的样子,梅梅笑了。梅梅不习惯睡这么早,但仍然把自己脱干净了,只留着松垮垮的大裤衩和紧绷绷的胸罩。在热天脱光了睡对村里人来说已是习惯。她甩掉鞋子上了床,在床上坐下,并不马上躺下去。郁容在黑暗中看见的是一堆白花花的肉,尤其是胸前的两坨,小小的胸罩遮不住,健硕,耀眼,呼之欲出,热气腾腾。“好热的,你还用床单蒙得严严实实。”梅梅扯着郁容身上的床单咯咯直乐。一身的肉跟着颤抖。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芙蓉》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芙蓉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