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自家的麦地(外二章)


  从小生长在母亲的麦地里,对麦地的感觉,是一片模糊的绿。稍大一点,就提把铲子,整日跟在母亲的身旁,常年为满地的杂草奔忙。母亲的麦地基础不好,每年春天,麦子都还没有长出来呢,那种被称为芦苇的植物,就齐刷刷地站在麦地里,占据了麦子的位置。母亲说,麦地是我们家一生的依靠,如果料理不好,年年都会饿肚子。为了不让全家饿肚子,我只好跟母亲一起,在整个麦子的生长周期里,和芦苇作着你死我活的搏斗,但是芦苇的生长力实在是太强了。很多的时候,我早晨刚刚铲除了它,下午它又探头探脑地从地里钻出来,耀武扬威地站在我面前。害得我和母亲的手上,都磨起了一串串的血泡,胳膊也肿得抬不起来。

  人们都说,母亲的麦地根基不好,以前是一片芦苇滩。我不知道,母亲为什么会选一片芦苇滩作为自己终生的麦地。很多的时候,我都常常把羡慕的目光投向邻地,看着他家茁壮的麦地,佩服他家的好运气。母亲说,别看 长没有长大的一种尺度。我不想永远长不大, 更不想依赖母亲的麦地生存一辈子。

  在一个春天,我开始挑选自己的麦地了。 等我走进可供挑选的麦地时才发现,麦地在 耕种以前,样子都是一样的。你根本看不出哪 一块地能长麦子,哪一块不能长麦子。犹豫了 半天,我只好在我的脚边选择了一块麦地。这 块麦地东面靠水,南面靠坡,最关键的是离母 亲的麦地远。我不愿意让那种叫芦苇的东西, 再长到我的地里,苦恼我的一生。地选好以 后,村里的人都来庆贺。他们高兴地看着我的 麦地,就好像看着他们自己的麦地。我知道, 他们并不是在为我高兴,他们只是为自己多 了一个竞争对手而振奋。只有我的表哥阴沉 着脸,瞪着两只不解的眼睛望着我。他不想让 我拥有这块麦地,怕我年龄太小,没有能力种 好。我无法向他解释我此刻的心境,只好低下 头,把我从母亲那里背来的麦种子,有一下没 一下地撒在地里。

  麦子很快就发茅了,在第一场舂雨之后,就从地里冒了出来,而且没有杂草。在庆幸之余我惊异地发现,麦地的麦子,只长了一半地,另一半地是空的。我不知道这是种子的毛病,还是地的毛病?我试图着把有麦子的地里的麦子,移栽到没有麦子的地里,它还是死掉了。我想不通,两边的麦地我用的都是同一份辛苦,为什么一边长麦子,而另一边不长麦子?我借来了一些别人家的麦子种上,它还是不长苗。无论我怎样费劲,它都像僵尸一样没有一点反应。我终于没有耐心了,我无法忍受这种和我的付出超出很大的反差,我决定放弃这块麦地了。母亲却不同意,她说,没有麦地的人,活着一生都不踏实。我已经不想踏实了,麦地耗费了我许多的时间,我已经没有精力再去顾及它了。

  我的麦地在放弃以后的第三天,就被人要走了,那是住在我们村不远处的另一个村里的女人。她说,她窥视我的麦地已经很久了。尽管它只长一半麦子,但那一半麦子,足够她一个人吃几季的了。我无法苟同她的这种想法。我认为,我的麦地如果让我付出了几倍的辛苦,它就应该给我几倍的收获。我无法忍受这种半阴半阳的麦地,它一年可以给我一生的口粮,我也不愿意。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