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对付女人的两个定律


□ 张国立

  张国立: 生于台北市,现任时报周刊社的社长,也写旅游散文和小说,曾出版《匈奴》、《鸟人一族》、《一口咬定意大利》等书。
  
  大前提:我们都同意女人难搞,可是没女人,我们也难活下去。
  于是我们做男人的得思考,如何在有限的容忍范围内,和女人和平且快乐地相处下去。对此我思考了几十年,终于在一本书里看到。这本小说是墨西哥作家豪尔赫·博尔比( Jorge Volpi)写的,叫《寻找克林索》,里面提出一条任何男人都应该谨记于心的定理:
  男人要对女人随时报告行踪,如果忘了,而且回家看到一张像挂了铁面具般的脸时,男人必须明白,他得面对三个基本问题,因为女人马上会冷冷地问:“你去哪儿了?”、“为什么去?”、“和谁去?”
  哈,有道理吧,女人一定都这样问,她们不会直接跳问“和谁去?”,而是按照我们抓麻雀的方式进行,先撒把米将麻雀引诱到地面来,再撒更多的米,让麻雀一步步走向我们设定的地点。
  所以女人先问:”你去哪儿了?”此时大部分的男人都会回答,和同事下班去喝两杯酒。问题出现,既然对象是同事,为什么要喝酒?你们这些死男人凑在一起喝酒怎么可能有好事,或者,怎么可能只喝酒?女人接着再问:“为什么去?”男人会很诚恳回答,有些公事得再讨论一下,明天早上得向老总报告。女人对此很少有意见,不过她们隐隐觉得其中有诈,因为男人口中老是同事来同事去,为何不把同事的名字说出来呢?她们再问”和谁去?”喔,到了这里有些男人不耐烦了,随口说不就是小张呗,你见过他,个子小小的,秃了半个头,见人总鬼头鬼脑的。
  圆满回答了女人的问题吗?当然没有,错就错在没有事先报告,接着再错在没一开始就说出小张的名字,还错在其实女人根本不记得有个什么叫小张的同事,何况姓张的有八千万,哪个是小张?
  女人不直接跳到第三个问题,因为她们在抓麻雀。男人对此,最简单的破解之道便是我们直接回答第三个问题,例如我就会说:刚才被小张拉了去谈公事,请我喝了两杯酒,他还叫我带盒蛋黄酥饼回来给你,说这家的饼特脆特酥。
  这时女人大致上会摘下面具,接过蛋黄酥饼说,以后晚回来先打电话,免得我担心。
  你们看,男人是儿子、是孙子、是他妈的三岁小孩子,走在路上会给人拐了,进了餐厅会给人骗了,在外面太阳晒太久会馊了。
  小说里再提出第二个定律。作者引用爱因斯坦的公式:A=X┼Y┼Z。其中A代表成功,X代表工作,Y代表运气,也就是说成功是由工作和运气累积而成的。那么还有个Z呢?爱因斯坦诡异地笑了笑说:Z代表紧闭你那张臭嘴。
  我们做男人,很努力地工作,见着女人便夸美,遇到节日便送礼,看电影先去排队买票,见到未来丈母娘300公尺外立正敬礼。这样不够,还得来点运气。
  至于Z,最最重要。当男人把蛋黄酥饼交到女人手上后,理应赶紧去洗澡、去洗衣服、去洗碗,至少去刷牙也好,但经常男人会坐下一松领带的说,小张最近艳福不浅唷,他认识个什么茱丽的女人,裙子短到屁股旁。(你什么时候见过茱丽?)茱丽下班来找小张,跟我们也喝了两杯酒。(刚才不是说你和小张喝了两杯,茱丽来了又两杯,不是四杯吗?)茱丽还带个她的同事来,叫什么玛丽的,怎么全是丽。(这玛丽也穿短裙?也陪你们喝两杯?)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风尚周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风尚周报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