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外乡来的女人


□ 李 蕾

黄昏是一天当中最温柔的时刻,鸟恋巢,人思归,这时候几乎所有的急切和忙乱,都是为了和家人在一起欢声笑语。
而暮色中一个漫无目的的身影,总把我的视线扯得很长、很远。
这是一个外乡来的女人,仿佛一颗蒲公英种子,不知被什么外力吹送到这里,却再也回不去了。如果她真的能像蒲公英那样落地生根,随遇而安,那她早该撑起无数轻盈的小伞,在歌声中为自己找到了幸福,找到了快乐。遗憾的是,她没能成为蒲公英,上帝并没有赋予她那些轻盈的小伞,所以,她对这个不是故乡的地方只能始终保持着心灵的警觉和警醒,几十年不能入乡随俗,以至到了现在,韶华渐衰,已然老去,却仍然一个人独善其身,看样子,“洁本洁来还洁去”终成定局。
她从来没有涉足婚姻,也从来没有制造过任何花边和绯闻,她几十年心如止水波澜不兴,让人始终觉得是个谜:是令她心仪的人始终不曾出现?还是丘比特的箭矢在哪里出了问题?或者是有什么难言的疾病疾患不可告人?要不,就是她把所有关于人生的梦想和希冀全都丢失在飘飘摇摇的来路上了?总之,作为一个女人,她不完整,缺失婚姻,就是女人最大的缺陷,她也不得不因此活得边缘而另类。
不管承认与否,人们意识里有一种传统很难改变,那就是以婚姻成败衡量女人的优劣,以婚姻成色揣度女人的社会地位。而一个没有婚姻又没有来历的外乡女人,她所受到的冷遇和歧视大约是我们难以想象的。大多数时候,人们对她视而不见,并且满怀怀疑和排斥。虽然她就生活在我们身边,但我们却没有人确实地知道她来自哪里,也没有人知道她的身世和过去,包括我在内的许多人,甚至至今不知道她的姓名。临街那幢楼房的某一扇窗口属于她(估计是最顶层,太好的楼层肯定轮不到她),可我们却从来不知道她一个人的日子是怎么过的?她一个人的家里是什么样子?有没有冰箱、电视机?每逢佳节,当我们和亲友相聚杯觥交错的当儿,有谁会记起一个无依无靠的单身女人?她吃年夜饭么?她和谁下跳棋、打扑克?那么她又以什么样的方式自我消遣?没有人知道,她是否望着街上涌动的人流怅然若失?漫漫长夜里,她是否因怀想故乡而凝涕抽泣?
她在这里没有亲戚,也没有培养一、二个可以倾诉的朋友和知己,所以除了自己,她跟谁也不过从甚密,这么些年,她从没有成为谁家的坐上宾。她对此淡然处之,没有什么不平衡,自重也好,自卑也好,随别人怎么看吧,她径自一个人来去,即使夏天乘凉,她也决不裹挟在楼下的人群时。她知道,人和人之间的帮助和温暖也是需要回报的,至少是互换,尽管她经常需要得到别人的帮助和温暖,可她帮不了别人什么,所以她非常谨慎,尽量不去打搅别人。别人当然也用不着麻烦她,她又能给予别人什么呢?
真的,我从没在任何热闹的场合见到过她,对她而言,热闹是别人的,节日是他乡的。这使我想到朱自清,虽然,她并不一定知道这个细腻的文人,但她所体味到的苍凉却暗合了朱自清在《荷塘月色》中的心境。我对她的感觉很复杂,不知该把她的境遇看成是孤傲还是孤独,也不知该把她的行为界定为自尊还是自闭,不过按现在流行的判断,她的“情商”可能很值得商榷。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