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三峡,五月五的记忆


□ 甘茂华

龙舟鼓响又端阳

斗舸红旗满急湍,船窗睡起亦闲看。
屈平乡国逢重五,不比常年角黍盘。
——陆游《归州重五》
从屈原故里传来的船鼓,使我蓦然惊觉,又是端阳了。早些时候,还没到五月初五,夷陵广场上,就有卖粽子和米酒的女人在阳光里走动。我便记起诗人的话,粽子是一串有棱有角的离骚,米酒是楚国宫女们以血和泪发酵而酿出的蜜。可惜,现在很少有人把端阳和这些典故联系起来了,更少有人把这些典故拿来温热了下酒了。或许只有在远离都市的故乡,父老乡亲们仍在鼓声和吆喝声中,高一声低一声地唱起龙船调,汗一把水一把地开始又一轮生命的龙舟竞赛吧。
我以前住在五峰山下清江边,那里的巴人后裔有划龙船的传统。那是个美丽的山区,山里有许多美丽的女人。她们心灵手巧,过端阳节时,会用五色丝线缠个老虎或者桃子,挂在细娃的脖子上,她们还会用碎花布做成香包,多半是锁形或者葫芦形,香包里装上雄黄和苍术等香药,把它送给喜欢的汉子。端阳这天,她们把艾蒿扎成一把挂在门边,把菖蒲理成宝剑悬在门首,据说可以祛邪驱毒。然后,这些美丽的女人盘髻换衣,一手用竹篮提着粽子和发糕,一手牵着细娃和细女,迈着轻盈的步子,去恩施城北门外河坝里看龙船比赛。
划龙船是汉子们露脸显本领的事情。才过小满,就开始装龙船。前面装龙头,后面装龙尾,船身装龙鳞。首尾相联,用铁丝扯起三角彩旗。风吹过来,哗啦啦响。擂鼓者大多是有经验的舵工,汉子们大多穿着无袖的对襟小褂。只听得鼓响如滚雷,那十几条龙船如离弦之箭,嗖嗖地直朝前飞。两岸人山人海,壮观得很。有人领头喊口令,也有人吼山歌,观众跟着令或者歌助威呐喊,似乎那是让人无法拒绝的魔力。汉子们明白桨要划得齐,要有力度,要在手腕上使巧劲儿。自然,汉子们偶尔会瞥一眼岸上的女人,顿时浑身力量倍增。
这一天是父老乡亲过年以后最辉煌的节日。这一天巴人后裔都在反复咀嚼着端阳的风景。直到晚霞飘落的黄昏,汉子、女人、娃娃们才牵着手回家。于是石头墙板壁楼的家里浮动着一首温存的歌谣,如酒如诗。我现在依然想念那个日子。我知道端就是初的意思。午在古时与五通用,暗含阳的内容。因此那应该是阳光灿烂的日子,应该是在水一方有伊人的吟唱。我只写下“龙舟鼓响又端阳”这个题目,就禁不住血涌眼潮了。风沙吹老了岁月,我的络腮胡记录着已经飘逝的青春。但风沙吹不老的,是龙舟,是鼓响,是端阳,是力塑的汉子和美丽的女人啊!
如今,峡江涨潮了。从屈原故里传来的船鼓,使我倍觉伤感。爱难舍,情更难分。即便不舍又能如何?即便不分又能怎样?三峡,你听到了我的声音么?我的被三峡风吹起的头发,已经渐渐花白了。那就挥手告别吧!在五月初五,在龙舟鼓响的端阳节。

在归州过端午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