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支撑


□ 袁清秋

  又到礼拜一了,周老太太像往常一样,早早地起了床,摸索着洗脸、漱口,然后又对着镜子大致地照了照。等这一切都收拾完后,她便缓缓地踱到厨房里,给自己做了点早餐。洗完碗筷,钟表正好指向八点。周老太太抬手抿了抿稀疏的白发,步履蹒跚着出了家门,小心翼翼地上了人行道,向信访局走去。

  信访局离周老太太的家也就二百多米.周老太太步行了二十多分钟就到了。连周老太太都想不到的是,自己都八十岁的人了.每个礼拜一该人们上访的这个日子.她都会按时到达这里。从初春到夏末,整整一个季节了啊,一点也没感觉到累。这证明了什么?这证明了自己的体格还算不错,而且越来越硬朗。

  周老太太深知自己在初春前的那段日子里,已经爬不起来了。她每天卧在病榻上,都要昏昏沉沉地对着丈夫的遗像念叨一阵子。说着自己这个孤寡老婆子多么多么想念他,还咕哝着自己马上就要去那边找他了.从此他们的骨灰盒就要并排在殡仪馆的永安厅里了.从此他们就要永远地在一起做伴了。可是,一个突如其来的消息.像个炸雷一样把她从床上炸醒了,炸得她立即起身下地,直接奔向信访局。

  殡仪馆由于管理人员的不慎,失火了。厅内的骨灰盒有的被全部烧毁,一点踪迹也找不到了:有的烧的还剩了半个;而周老太太丈夫的骨灰盒就在被全烧毁之列。民政局按照上级指示,分别向骨灰盒的家人道了歉,并给予了相应的补偿。当周老太太得知她的包赔损失费是三千元的时候,她咧着于瘪的嘴哭了,抽抽嗒嗒地说.难道这点钱就能把我家老头子的骨灰买走吗?我家老头子可是一个老革命啊,想当年他曾是刘志丹部下的人哪.你们这样做太不合情理了,我要到信访局去讨个公道。

  周老太太尽管知道今天的结局还无非是像往常那样,先有个人询问她,然后再做做记录,最后再好言相劝一番,让她回家等候音信去,但她并不反感被局里这样打发走。她觉得自己是在做着一件重大又特殊的事情,这样的日子对她来说,很有意义。总有一天,局长会给解决的。再说了,丈夫在阴曹地府若是知道了自己在为他奔波,为他呜不平的话,他一定也会很欣慰很安宁的。

  这时.周老太太已坐在会议厅的连椅上,排上了号。她前面的三个人大约一个多小时就处理完了,下面就要轮到她了。周老太太屏住呼吸,下巴往前探着,支棱起耳朵,专门听着办公室内喊自己的名字。一会儿,果然传来了呼喊“周洁花”的声音。周老太太激动地摇摇晃晃地走进办公室,坐在了副局长对面的座位上。副局长打开桌前的一个本子,拿起一支碳素笔,公事公办地问道:“周洁花,你所要上访的这个事件,局里已经研究过了,民政局包赔别人家的骨灰盒费都是两千元,因为牵扯你是一个孤寡老太太.所以这才打算给你三千元,但你对这个数目不同意,那么你想要多少?”

  周老太太揉搓了一下浑浊的双眼,又使劲睁了睁说:“我想要五千元!”

  “这个吗,还没有过先例,怕不好解决,你的这个要求高点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