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山中鸟鸣


□ 尤克利

 轻

有时候,我的心会走好远

一时半刻都回不来

有时候我忘记自己游荡到了何处

却从一片茂密的草丛中

露出了细瘦的尾巴,风啊

你总是不厌其烦地拂我、怜我、惹我

提着我小小的脑袋

放任我不大不小的理想、弃之

又反复重拾的大于清醒的绵绵醉意

一穗瘪谷,在秋天,它突然明白

在自己的理想国度里天马行空

积攒的快乐,已远远不如

那些在大地上踏实地拔节、抽穗

灌浆的饱满籽粒,所获取的生命意义

来得真实,收获时节

我们在谷场的边缘不期而遇,只能

又一次用羞愧和歉意

用轻轻的分量对风说出无奈的诉求

如果不能归入谷神的粮仓,就请

再一次把我的心带走

 似曾相识

有一些街道似曾相识,有一些人

好像在哪里见过

却回忆不起时间地点

临沂城太大了,川流不息的车辆和行人

走走停停像水流过错综复杂的沟渠

不知道最终流向了哪里?有时候

我就裹挟在这样的人流中

左突右奔,忽略了街道旁的树木和

摩肩接踵的人,潮头浪花一样的面孔

急急如风的面孔,略显丑陋的面孔

让人怦然心动的姣好面孔

最终也不一定能够和我汇合到一处

痴人说梦的家伙总有太多的非分之想

有时候我会去投注站买一张彩票

向那些似曾相识的钞票郑重地发出一份

邀请函,这样,它们来或者不来

从某种意义上,就是一件与我

有关的事情:有时候我为等待一个人

躲在市内的一个小小角落

把整个下午慢慢地啜饮,慢慢地咀嚼

希望能品出这个城市的一点人情味

我一无是处所以才爱憎分明

我潜龙勿用已经潜得老气横秋

迎面有多少人酷似你的口鼻、你的眉眼

他们不停地过、过、过

但你一直没有践约,直到街灯闪亮

我怀疑你只是一个似曾相识的人

或者干脆就是一场虚构

 暮色中

暮色中,冬天在小街上慢慢滑动

几个孩子快乐地走过

一座古老的石桥,他们的身上

闪存着我太多童年的印记,浮光掠影

小车的指示灯忽然闪动,桔黄的颜色

左闪闪进了左边的胡同,右闪

闪进了右边的胡同

都回家了。法桐树被栽到哪里

哪里就是它们的家,毛茸茸的小铃铛

悬挂在昏暗的暮色里

和我一样不显眼,无人问津

你们眼中的临沂城已经灯火辉煌

流光溢彩,可那不是我喜欢的

我喜欢这条以渐暗的天光为主色调的

暮色中的街道,喜欢看

间或从身边嗖嗖骑过的电动车

驮着袋鼠一样的父子俩、母子俩

悄悄闪进前面的胡同,快乐的电动车

运输的全是暖暖的幸福

  山中鸟鸣

一生中能有多少这样的清晨,在山中

听婉转悦耳的乌鸣

把我纠结在尘世的烦恼,冲淡成

流向远处的雾

雾中的锦鸡朝东飞,向早晨请安

槐花林的清香迎面扑来

陡峭的岩石,活成了人脸的形状

它们不渴望得道成仙,幽静的山林中

翠绿欲滴的鸟鸣

足以让它们长出仙风道骨

足以让一座座山,因无名指的随意拨动

而向世外倾斜,日光射出的金线

筑起漂亮的琴台

有一只高人的大手,将我的心轻轻托起来

掷向了忘川

我曾为天下败走麦城,鸟儿为天下

乐此不疲地谱曲

一座山竖起一个密实的屏障

隔开了俗世和仙境,此时我若是一只鸟儿

也定会放开喉咙歌唱

 彩沟的满天星

很远就闻见了你的香气,很远就看见了你

舍身的白色衣裤

在岩石上闪,在叮咚的流水一侧

侧身跌入更深的幽谷

只要有一只鸟儿想飞,另一群鸟儿也忍不住

张开翅膀,只要有一颗星下凡

必然有无数颗星来到这里,卸下高处的寒凉

把彩沟当成别梦依稀的故乡

有人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无字天书

想凑近你,读出心中的诗句

有人在你面前假传圣旨,说奉天承运皇帝诏日

心爱的人在一首诗里历朝历代地等我

我曾是一个立志搞下满天星的少年

多年后沿溪水溯流至此,仿佛应一次心灵之约

陡然看见了你和我的身世,碎小的光点

一直都在这里闪烁

  责任编辑/曹瑞欣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山中鸟鸣”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