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幸福扣


□ 凌可新

  1

  在王家庄,王五成最苦。

  王五成六岁那年,他爹王家耀被生产队里的牛给拱死了、

  当时王家耀三十二岁,身强力壮,两只手大得很,也有力得很,手指肚长着硬硬的茧子,钉子都戳不破。大伙都相信,就算是生产队里最强壮的牛,他一拳也能砸得趴下。王家耀也相信自己的力量无所不敌。他经常蛮横地把王五成像拎一只小鸡一样拎起来,噗哧丢到牛背上,让生产队的牛无偿地驮着他的宝贝儿子快活。虽然王五成当时轻如鸿毛,但牛也并不情愿随随便便驮个东西在背上晃荡,因而就不高兴,甩头拨弄角的。王家耀这时就把拳头亮出来,砰地一下,结结实实在牛身上造一拳。牛立马就老实了,乖乖驮着王五成走。王家耀哩,哈哈大笑,一脸得意。

  小时候王五成骑过当时生产队所有的牲口,包括三头牛,两头驴,三匹马和两头骡子。其中骑牛的次数最多,原因是王家耀本人就是在生产队使唤牛的。他赶了牛耕地,别的牲口把式需要另外搭个人在前面牵着牲口,才能把地耕好了,王家耀不需要,他甚至连鞭子也不需要,只要轻轻哼一声,这些个牛就老老实实听他吆喝,给他干活,丝毫也不敢偷懒。这让王家耀在生产队里十分有威信。最后那一年,他甚至因此担任了生产队的副队长一职。

  但是王家耀三十二岁那年秋天,事情就完全走向了反面。连王家耀自己都根本不肯相信,他会有那样一个糟糕透顶的下场。

  秋天刨了玉米,腾出田地要种麦子,王家耀赶着两头牛,拉着犁耕地,耕过了一块后,再换上耙,把地耙平,耙平了后,就可以用耧往地里种麦子了。耙是先用木头做一个去了一边的长方形框,然后在里面加上几道杠,编上条子。人踩上去,牛拉着一走,地就平坦起来,看着也舒服。开始王家耀不仅自己踩到耙上,还让儿子王五成也上去。王五成轻得很,坐上去如一片青青的树叶,王家耀就让他坐在耙中间,自己两只脚踩着两边,一吆喝,牛就不遗余力地往前走。因为耙地需要摇晃着,王五成感到有趣,一路咯咯笑,幸福得一塌糊涂。

  如此耙了几个来回,耙上条子之间缝隙里的泥粘得多了,需要抠弄下去。王家耀把儿子拎到一边,自己弯腰翘腚,用一根树枝抠弄。抠弄了片刻,忽然听见王五成尖叫起来。王五成叫的是爹啊——另外还有一些社员也跟着尖叫,像是有什么可怕的事情马上就要发生了,王家耀不知道他们叫什么,尤其没弄明白儿子为什么会如此尖利地叫。他担心儿子这样叫,会把嗓子叫破了的,要说说他。才一抬头,就觉得后腰处猛地一紧,整个人哗啦一下腾了空、接着他就飘飘着跌回到地上。转眼看去,只见两买牛里的那头黑牛,正把自己的一只角从他身上往下拔。王家耀哎呀了一声,说,狗日的,你竟敢顶老子……

  他想起身到沟边折根粗长的条子,好好教育教育胆大包天的黑牛,可起了两下也没能起来。倒是感觉身子越来越软了。地里的社员手拿劳动工具奔跑过来。顶过王家耀的黑牛这时乖巧得很,老老实实站在那里。另外一头黄牛则表情紧张惊恐,好像眼前这一场祸事是由它做出来的。如果忽略了黑牛角上的血迹,人们非常容易判断错误,真的会以为是黄牛顶的王家耀。

  事实上确实有人弄错了。他们手里的工具直接就往黄牛身上用力。还是王五成看得清楚。他说阿黑,是阿黑……大伙有的把牛赶走,有的去扶王家耀。王家耀这时非常像一泡已经被擤出鼻孔的鼻涕,大伙怎么扶也扶不起来,看看被顶过的腰,大伙才明白了扶不起来的原因。原来那里出现了一个大窟窿,一些肠子什么的也顺势跑出来了,至于血,一动,就哗啦哗啦往外冲。很快王家耀就没气儿了。还没等抬出地头,就完蛋了。

  整个过程相当简单。拱死了王家耀的黑牛,像是完成了一项蓄谋已久的伟大工程,默默站在一边,一副逆来顺受的表情。人们打它,它不叫也不动,人们把它弄回村,它也老老实实跟着走。到经过研究,并请示公社批准,判处它死刑,给它绑绳子动刀子,它也还是一声不吭。只是在最后,它才慢慢眨了一下眼睛,流出来两颗大大的眼泪。

  对王五成来说,当时他并不清楚事情的严重性。他不知道爹只有一个,一旦被牛拱死了,就再也没有了。虽然给爹办丧事出殡时,他也咧着嘴巴哭过,但他的眼睛很快就被牛肉和牛下水给吸引住了。因为黑牛是杀害了王家耀的罪魁祸首,是人类共同的敌人,大伙都以食其肉喝其下水汤为快。而其中最应该食而喝之的就是王家耀的家人。王家耀不幸,父母早逝,家里只剩下了老婆和儿子。因而担当起食而喝之的重任的,就只能是王五成和他娘两个人了。生产队长派人给他家送去了十斤牛肉,牛下水的十分之一也给送了过去。它们被摆放在王五成家灶屋的锅台上,显得格外丰盛诱人。

  王五成的娘姓钱,大伙都叫她老钱。年纪老一些的就叫她钱儿。老钱是个精瘦的女人。刚嫁过来时,笑模笑样的,也水灵,可不知怎么,没几年,人就瘦下来。大伙都说王家耀的化肥不行,哪有越喂越瘦的道理?还不如个农家肥管用哩!王家耀倒是很得意,说,我喂她?我是把她当成化肥了哩……至于怎么个把她当成化肥了,他不说,别人也不知道。反正有些爱听墙根的,夜里跑到王家耀家后窗听光景,听见的多是老钱嗷嗷的叫声。好像她天天黑夜里要挨一顿刀子宰割似的。但除了瘦起来外,横竖也看不出她挨过刀子的迹象。

分享:
 
更多关于“幸福扣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