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梦坊


□ 毕淑敏

  温卡在街上无目的地走着。要说完全无目的,也不确实。温卡要让眼睛不断接受霓虹灯 的刺激,用慌乱的光斑来扰动自己,从微弱的动荡中,证明自己与这个世界的联系。
  温卡是个美丽的女孩。温卡失恋了。美丽的女孩失恋的时候,比丑陋的女孩更加哀伤。 她想不通自己如此美丽,为什么还是被抛弃。温卡对自己的评价,如同爬过了最高点的过山 车,头朝下栽了下来。粘滞的哀伤和恐惧,从头发丝浸染到脚趾甲。
  温卡疯狂地购买东西,特别是那些贴身的女性生活用品,既然恋人已不肯抚摸,就让这 些幽冷的丝绸和暖煦的棉布代替他的手吧。
  百无聊赖的温卡,看到街边有一间窄窄的黑色的门。门的上面有两个银亮的字--梦坊 。那两个字当然不是纯银的,纯银的字在风雨中会晦暗生锈,"梦坊"在油黑的底色上凸起 ,表明是某种生机勃勃的贵金属制造。
  梦坊是什么意思呢?是不是造梦?如同染坊或是玉坊?把一段粗糙的怀念凿出斑斓雕出 孔隙?或是如同当年用梧桐叶子发明了皮影的妃子,来一段招魂的法术?
  温卡现在是除了科学以外,什么都相信的。她走进了梦坊。梦坊的门看着厚重,其实是 轻快的。温卡看到了充满温馨的接待台,一位坠着长长耳环的小姐,微笑着同温卡打招呼。 她的耳环前后摇动,好似两把锋利的小直尺。
  温卡说:"梦坊。好奇怪的名字啊。是想做什么梦,就会做什么梦吗?梦到一个人需要 很多钱吗?这个人在你的梦里,能说你喜欢听的话吗?"
  直尺小姐说:"这里不是造梦的地方,是解梦的地方。如果用专业的术语说,就是释梦 。"
  温卡有些失望。温卡有很多破碎如渣的梦,温卡不想让自己的生活变得更紊乱。温卡说 :"你们是迷信啊。"
  小姐说:"知道一个伟大的犹太人吗?"
  温卡说:"知道的。马克思。"
  小姐笑了说:"对。可是还有一个伟大的犹太人。"
  温卡说:"我也知道的。他是爱因斯坦。"
  小姐说:"你知道第三个伟大的犹太人是谁?"
  温卡不好意思地说:"我不知道了。他是一个歌手或是银行家吗?"
  直尺小姐说:"他就是弗洛伊德。弗洛伊德开创了对梦的解析。你不能说他是迷信。如 果你说他是迷信,你就是愚昧了。"
  温卡对这种批评性的语言,现在很能够接受。她觉得自己一败涂地,如果谁夸奖她,她 就会疑他不怀好意。如果贬斥她,就觉得真实。她对直尺小姐说:"如何释梦的呢?一对一 坐着?如同医生对病人那样?"
  直尺小姐此刻两肩端正,直尺一动也不动地说:"我们有一个小组。所有的组员都是希 望解释自己的梦的人。"
  温卡很沮丧地说:"原来是一群要求解梦的人互相聊天。这种互助组有效率吗?"
  直尺小姐说:"有心理博士帮助你,让你知道你的梦对你说了什么。如果你不理睬你的 梦,它就会反复地同你说。直到你懂得或是彻底厌倦。"......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