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为何种普遍主义辩护


□ 童世骏

  [摘 要]为了对普遍主义进行真正有效的辩护,必须对普遍主义到底是什么意思,它有哪些变种,这些变种分别回答和提出了哪些问题等等,作进一步讨论。在为普遍主义辩护的时候,要重视普遍主义的复杂含义,注意普遍主义立场与普遍主义政策之间的复杂关系。我们所要辩护的普遍主义立场,不仅是文化普遍主义,而且是受价值普遍主义、尤其是道德普遍主义支持的文化普遍主义。这种意义上的文化普遍主义,既超越西方中心论和中国文化特殊主义,同时又对文化的多样性具有高度敏感性,对特殊文化丰富普遍文化的可能性具有高度开放性。说到底,这种把特殊主义包括在内的普遍主义既不是一种单纯的事实,也不是一个单纯的理想,而是建立在不同文化背景中的人们的共同能力、潜力以及客观条件的基础之上、有待于通过自觉明智的交往实践和社会实践加以建构的美好未来。
  [关键词]普遍主义 文化普遍主义价值普遍主义道德普遍主义 交往实践社会实践
  在当今中国学术界,就像在20世纪后期以来的西方学术界一样,普遍主义受到不少人的批评。在这种情况下,即使要继续坚持普遍主义,也不能把它视为不成问题的观点。因此,从总体上说我非常赞同赵敦华教授《为普遍主义辩护》一文的观点:普遍主义确实有必要加以辩护。但是,仔细阅读了赵敦华教授的文章以后,我发现要真正对普遍主义进行有效的辩护,必须对普遍主义到底是什么意思、它有哪些变种、这些变种分别回答和提出了哪些问题等等,作出进一步讨论。出于论辩的需要,我将把重点放在与赵敦华教授观点的分歧上,希望通过这种有意强化分歧的讨论,来加深我们在“为普遍主义辩护”这个立场上的共识。
  
  一、“普遍主义”:“立场”与“政策”
  
  赵敦华教授在文章中说:“‘普遍主义’(universal-ism)和‘特殊主义’(particularism)这两个概念,在文化、政治、文艺、宗教、法律等领域都有所应用。”赵教授接着把重点放在哲学意义上的普遍主义上,并且指出他“为之辩护的普遍主义是指这样一种立场:某种知识、世界观或价值观,普遍适用于全人类或大多数人类社会”。在为普遍主义辩护的过程中,他提到美国国际关系学者瓦伦斯廷(Peter Wallensteen)从国际关系角度对普遍主义与特殊主义的研究,认为“普遍主义与特殊主义虽然反映了大国之间的利益争夺,但这并不是没有是非好坏之分的政治斗争,普遍主义政策至少能比特殊主义更有效地缓和国际紧张局势,因而也能更好地维护本国的利益”(黑体字为引者所加)。赵教授在这里既提到“普遍主义立场”,也提到“普遍主义政策”。由此引出的问题是:普遍主义作为一种立场和作为一种政策,它们有什么区别?有什么联系?它们是否同样值得辩护,或是否值得以同样方式辩护?
  为此,我们先来看一下赵教授所引用的瓦伦斯廷的文章对“普遍主义”是怎样解释的:“普遍主义政策的意思是主要大国之间协同努力组织彼此间的关系,以制定出一些可接受的行为规则(普遍标准)。特殊主义政策的意思则相反强调一特定强权的特殊利益,甚至是以破坏现存的组织或权力关系为代价。”这篇文章发表于1984年。用人们在1989年以后谈论国际关系经常使用的术语来说,这里所说的区别,也就是国际政策上的“多边主义”和“单边主义”的区别。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学术月刊》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