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昆明到腾冲:三个地方


□ 张 鸿

  张鸿 一九六八年出生于辽宁大连,现为广东《作品》杂志编辑。从小当兵,可没打过仗;后读研,算是一个好学生;当过记者,但社会责任感太强;现专业为文,只让自己愉悦。从事散文和评论的写作。
  
  北海湿地
  
  对湿地,有一种别样的感觉。有人称湿地是“生命的摇篮”、“地球之肾”。在我眼中,湿地包容、温润、开阔、厚实,充满母性。
  据说,北海湿地是云南最大的火山堰塞湖,也是云南惟一的国家湿地保护区。能亲临这里,真是幸福。
  一月,恰逢连绵阴雨,北海湿地游人稀少,这正是我希冀的。
  水面波光粼粼,肥厚的草甸一直匍匐到山脚下,富足而壮阔,显示着湿地的丰厚。其实,这大片的草甸是漂浮在水面上的,各种水草的根须经过千年万年的纠缠不休,串结成这样一个铺天盖地的草毯子,草毯足有一米多厚,所以当地人称它“草排”、“海排”。
  太静、太美,鸟不鸣,云不走,仿佛时光沉滞,沉静中藏着幽秘。小船安静游动,来到一块已开辟为活动区的草排边,试探着踏上草排,脚下是茂密的柔韧和生机。因为奇异,惊呼一声,只觉得草排在晃动,人往下陷,湖水从周围涌将上来,草排柔软下沉,脚下很快积水为潭了,是草排跟人玩闹哩,提起灌满水的雨靴,大笑,是湿地的草甸要我欢笑。再学蜻蜓点水,一路飞奔,用速度减轻重量,依然能感到草排生机勃勃的反弹。
  在船上、岸上(草岸)游着,觅着。扭结丰厚的水草、一张闲在岸边的渔网、渔网里躺着的几条小鱼、还有远处草排上的渔夫……满眼新奇。时间在走,景色变幻。船家讲的湿地的故事,更令人遐想。原来,最早的湿地有现在的两个大,后来被填海种地毁掉了,就成了现在的大小,先前的湿地更辽阔吧?我还在船家的讲述里看到了春天的湿地:草海上开满紫色的鸢尾花,蜂蝶嬉戏,鸟儿们热闹成一片。而到八月盛夏,草海在明亮的阳光下一片素白,仿佛进入温暖的沉睡,遍处盛开的白野花是草海有香味儿的被单,而草海的绿更加沉实。现在,走在这里,我总期望草海四季都这般安静,令人想到瓦尔登湖的静谧、想到梭罗的沉思和冥想,令人远离喧嚣,在高处徜徉。
  湿地初看很像沼泽地,其实大不一样。湿地中的水草整片浮在水面上,走在一米多厚的水草上,根本没有陷入泥沼之虑。水草不贪,它的身下还留着十几米深的清澈的水,供调皮的鱼虾们嬉戏。于是就想,若分出一片草甸来,多好,当小小的船,任它在水里动。
  太阳出来了,暖暖的。缠绵的雨水停歇后,草岸上升腾起氤氲的雾气,一团一缕,在草海上缱绻,湿地梦幻一般。
  想象着再入深冬,水草愈加成熟,大山环抱这一汪湖水,就环抱住了一片丰厚的金色。若湿地是柔美的女性,那四围的山就该是踏踏实实的男人吧?时序轮回,一切看起来那么井然有序,但在这井井有条里又深藏着多少隐秘啊。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