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张菊花的拐角楼


  赵文辉

  一

  那一次难堪之后,张菊花就开始跟拐角楼记仇了。

  那一年张菊花才十五岁,还在村里念初中,整日价跟一堆小姐妹没心没肺地疯耍。她们要么一下子把自己埋进几何代数题里,成宿成宿不睡觉,弄得快成“头悬梁,锥刺股”的女状元;要么扎成堆叽叽喳喳逗乐,老师布置的作业你抄我的我抄你的,胡乱应付一气……总之是没个正形,也没个烦恼。要不是被拐角楼狠狠地撞了一下,张菊花还真不知道世界上愁是个啥滋味。那一次,她是结结实实被撞伤了。

  拐角楼就是城关供销社的营业楼,扎根在县城最繁华的南关十字街口,它的大门正对十字街,像一个俄国佬的两撇浓胡子一样,一边往东延伸一边往北延伸,拐角楼的叫法也许就是这样来的。拐角楼不高,只两层,但在上世纪80年代初,却香得要命。县长的儿媳妇、公安局长的闺女,很多有头有脸人家的子女都想着法儿往拐角楼里挤。拐角楼在人们的心目中占了老大老大一块地方。张菊花的表姐就在拐角楼当营业员,她不止一次在饭场听过爹娘跟人显摆,说这个表姐如何如何洋气,穿牛仔裤,烫着鬈发,很有本事,能搞到自行车和手表,正跟一个局长的公子恋着爱。张菊花也不止一次把爹娘显摆过的话拿去跟小姐妹吹嘘,于是大家都知道拐角楼有她一个表姐,快成某某局长的儿媳妇了。

  那一回,几个小姐妹一起去县城看电影《人生》。动身前,她们四个人一起搽了姬小娜的胭脂,脸蛋都红扑扑的。姬小娜天天就知道穿衣打扮,不光搽胭脂,还用筷子烧热了,把刘海烫得一圈一圈的,大老远就有一股子焦煳味。姬小娜皮肤太黑,脸上上一层底粉,白乎乎的,往下走,到了脖子处却黑乎乎一片,反差很大。男生就给她起了个外号,“南北半球”。姬小娜根本不搭理书本,作业抄别人的,考试时也抄,有时候抄不成干脆交白卷。老师们都不待见她,黑了脸训她,谁知她一点也不在乎,一句话就给老师顶了回去:“不用你管,初中一毕业我就上班当国家人去。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哼!”姬小娜的爹在县农委当秘书,据说正在给家里几口人办“农转非”。

  一场电影看下来,几个人竟看得双眼潮湿,心里都泛开了涟漪,有把自己比作刘巧珍的,有把自己比作那个城里姑娘黄亚萍的。十五六岁的女孩看起来没心没肺,却经不住一场电影的启发,那懵懂的心就悄悄地开了一道缝。

  出了电影院,阳光白晃晃一片,她们几个的眼睛一下子都有些不适应,睁了半天才睁开,于是相互问:“去哪儿?”

  姬小娜指着张菊花打趣:“去你婆家。”

  “去你婆家。”张菊花上去扭住姬小娜的胳膊,做出要撕她的嘴的样子。

  另一个小姐妹忽然想起什么,冲张菊花嚷嚷:“张菊花,你不是有个表姐在拐角楼吗?咱不能去找她要点东西吗?”

  姬小娜立即反驳她:“拐角楼也不是她表姐自家开的,公家的东西能随便给你?做梦娶媳妇,净想好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