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朱晞:一己愁怀神清意远


  采写 老克 图 朱唏

  那次在常熟虞山琴馆听琴,本来是一次来访琴友的自娱自乐的雅集活动,后来虞山琴馆的主人朱唏老师上来弹了一首古曲《潇湘水·云》,一下子让人就有了石破天惊的感觉。从开始的委婉抒发,到后来的哀怨缠绵,直到最后的云水腾越,情绪在他的把控下,我们的灵魂仿佛被他牵着走,只感到孤零零地站在水边,满江的雾气向你涌来……后来,我才明白琴声表达的就是一种箫简的风景。

  与朱唏老师喝茶,他特别爱提他童年时的周庄,那些光线有点幽暗的老屋,墙角长满青苔的天井,波光桥影和小船橹声,这些古典的东西已深入到他的骨髓里,以至朱唏在南京读大学时虽然是个理科生,却一头扎进诗词书画里如痴如迷,孜孜不倦。朱唏尤其爱好填词,让他最心折的是周邦彦、柳永、姜白石,以及清代的纳兰、迦陵。包括他后来学山水画的初衷,并非想成为画家,其实是没有了功利心,反而暗合了“游艺的本性”。特别要指出的是,朱唏最喜欢元代四大家之一的黄公望,现藏在台北故宫的黄公望的《富春山居图》,表达的就是一幅空灵、萧简、苍凉的画面。

  上世纪80年代初,古琴早已被打入冷宫。朱唏家的隔壁邻居正好就是“虞山琴派”的唯一传人翁瘦苍老师,正是朱唏“程门立雪”的诚心感动了翁老,从此朱唏便走上了学琴的孤独之路。这个正印证了“天降大任于斯人”那句话,好像之前他所有的学习和铺垫就是为学琴而准备的。从这个角度上来说,朱唏追求的诗词书画,是为了养心,为了养琴。翁瘦苍老师是虞山派一代宗师吴景略先生的弟子。1984年,吴景略自京返乡参加虞山琴社恢复成立大会,听了朱唏的琴后欣然收他为弟子,这也就有了朱唏以后几年寒来暑往北上学琴的历程。绵延了数百年的虞山琴派的遗脉,就顺理成章地落在了朱唏的身上。

  那时,朱唏在学琴之余,经常独自骑个自行车去虞山。常熟是虞山琴派的发源地,如今在虞山脚下,有古琴大师严天池的墓,元代四大家之首黄公望的墓,两朝帝师翁同龢的墓,当然也有钱谦益、柳如是的爱情墓地。朱唏说,虞山的春夏秋冬给人带来的感觉是不一样的,那种独特的味道你是忘不掉的。上世纪90年代初,朱唏得到一件宝,是~张明代的琴,三尺来长,音色淳厚如埙。琴材据说是用古庙里的一个木鱼制成的。琴背有墨迹斑剥几个字: “梧叶秋声”,还刻有一枚印, “德化家宝”。朱唏说他有时候喜欢半夜起来弹琴,就是想找那种“薄帷鉴明月,清风吹我襟。孤鸿号外野,翔乌鸣北林”的感觉。其实古琴就是一种从古到今的“精神传递”。

  那天晚上,朱唏在为我们演绎《平沙落雁》这首曲子时说, “你要有一只大雁在飞翔的概念,它这个线条有点像绸带、抛物线,是那种柔情的、缓慢的飞翔状态。整体感觉应该就是水墨画,里面有讲故事的概念,有细节的刻画。”朱唏强调:虞山派最大的特点就是: “哪怕是一草一木,也要把它最微妙的感觉弹出来,它也是有生命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东方·文化周刊》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