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1944年,美国军人在云南的生活


□ 孙敏,江汶

  

  与美国人格林博格的谈话持续了一年多时间,老人身体不好,每次见面时间都不能超过两个小时。除去老人吃药、喝水、上卫生间、休息以及别的事情打岔,真正的谈话时间并不多。老人兴致很高,但话说多了便气喘得厉害。尽管已经小心翼翼地记录和整理了每次录音,但还是因录音笔损坏,丢失了两次谈话的记录。2011年,老人遭遇了一次车祸,在病床上躺了几个月,于2012年春天去世。

  以下是老人的口述。

  参战

  我在纽约市布鲁克林区出生长大。少年时代,我第一次从图书馆借了一本摄影方面的书之后,就对摄影产生了兴趣。我自己冲印照片,几分钟之内就能看到成果,那是一件令人兴奋的事情。

  1936年的一天,我拍了一卷科尼岛( Coney Island)上Steeplechase乐园栈桥风浪交加的胶片,然后向朋友借了3毛钱,坐上火车去了纽约市区。我兴冲冲地来到《每日镜报》的编辑部,进门就往电梯里冲。电梯是那种推拉门的。

  有人问:“年轻人,你要去哪里?”

  我信心满满地说: “我拍了可以登报纸的照片。”

  《每日镜报》的主编把我的胶卷拿去冲印成6x8英寸大小的照片。隔着窗户我可以看见他用手拎着片子在水里涮来涮去,然后夹在架上让报社的其他摄影师来评论。不一会儿,他们出来了,说这些照片上得了报纸!然后,付给了我10块钱!那一年,我还不满16岁。接下来的时间里,我成了《每日镜报》的自由摄影师。

  1941年底,我应征入伍。通常的服役期是一年,就是说我的服役期到1942年12月就满了。然而,“珍珠港事件”爆发了,美国宣布参战,我被编到了第164照相部队B连。

  1943年的一个晚上,我们乘坐火车从密苏里州的克劳德基地出发,前往未知的目的地。到了洛杉矶车头调转方向朝东走,几天之后,整个第164照相连来到了大西洋畔弗吉尼亚州的新港,然后又登上了一艘叫作“苏格兰快艇”的英国船。船上吃的是奶粉和鸡蛋粉,我很不习惯,但依然不知道将前往什么地方。

  1944年1月1日,我在船上被升为技术军士。那时,我们第一次得知我们将前往东方,目的地是中国。

  第164照相连一共有250人,包括了军官、士兵、摄影师、暗室技师和总部工作人员。我们在大西洋上往南行驶,穿过赤道,到了南非的开普敦,休整几天后绕过好望角,经过马达加斯加海峡后,一路往北走。整个航程都有英国和美国的飞机护航,以防日本潜艇攻击。在漫长的航程中,唯一的任务是学习在印度和中国的行为准则。

  从印度前往中国

  历经34天的航行,我们在猛烈的空袭中到达印度孟买。第164照相部队把一半的人留在了印度,我与另外120人继续前往中国。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中外书摘》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中外书摘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