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论我国刑事诉讼亲属免证特权制度的建立


□ 贺 俊

  一、我国亲属免证特权的现状及其分析
  
   新中国成立以来,在与犯罪作斗争的领域,我国确立了大义灭亲的观念,我国现行的刑事诉讼法及其相关法律并没有亲属免证特权的规定。由于刑事诉讼法强调对国家利益、社会利益的保护,因此在刑事诉讼价值目标模式的选择上,更多地倾向于打击犯罪、加强证人的义务性规定。
   由于亲属间不能相互容隐,在司法实践中经常出现强迫夫妻或父子互相指证的情况,这种现象必然带来一些严重的问题。首先,也是最主要的问题就是造成家庭不稳定,亲属之间的信任关系丧失。其次,个人的隐私权无法得到保障。
   我国现行的证人义务作证的僵化规定,其中深层次的原因就在于我们仅仅把诉讼活动视为一种发现客观真实的认识活动,认为查明了客观真相,就维护了社会正义,却忽视了更重要的一点,即一种具体制度的建立不应对其他领域的社会关系产生不利影响,当不同的制度所维系的社会关系产生冲突时,制度设计的价值取向应当遵循“两害相较取其轻”的原则。具有特定身份的人为了司法利益而充当证人,其结果可能是导致对另一种社会关系的严重破坏,这时就需要法律设置一些特殊的制度来化解这一矛盾。构建我国的刑事诉讼亲属免征特权制度就是其中之一。
  
  二、建立亲属免证特权的价值
  
  (一)继承我国优良文化传统
  就我国而言,亲属免证特权制度并不是舶来品。这一诉讼主张最早由先秦儒家提出。孔子在《论语》中记载:“父为子隐,子为父隐,直在其中矣。”随后,各朝陆续将亲属容隐的思想贯彻到法律中。到了汉代,儒家思想进一步得到推崇,特别是西汉独尊儒术出现后,汉儒不仅将“父子相隐”原则运用于司法实践,并且将这一思想上升为“亲亲得相首匿”的法律原则。
  传统文化具有延续性,影响现代民族心理的形成。传统文化是一种社会文化,是法律的组成部分,体现并反映了一国文化总体特征和演化趋势。我国的立法必须充分考虑我国的传统文化。法律的制定与执行,是在整体文化环境中由人来进行的,文化对立法者、司法者以及立法和司法活动的内容、方式、过程等都产生影响,而传统文化正是法律运行整体文化环境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可以看出亲属免证特权在我国早已存在着历史的渊源,符合中华民族注重家庭关系的传统理念。
  (二)维护家庭伦理道德
  在改革开放的新的历史条件下,家庭的价值问题重新引起人们的思考。亲属之爱,是一切感情联系的基础,是一切爱的起点。假如要求人们无条件地对自己所熟悉的亲人揭露和指证,这从法律的层面来看似乎是义不容辞的、是应予提倡的,但是从道德情感上而言则是比较困难的,从家庭美德角度来看也是得不偿失的。
  (三)保障基本人权
  现代刑事司法已将“保障人权”作为了一项国际化的准则。我国在制定刑事法律规范时亦应尊重这项原则。“保障人权”不仅体现在保障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人权上,也应体现在保障其他诉讼参与人的人权上,包括证人。如果说人身自由属基本人权的话,亲情乃人权基本内容一点也不夸张。建立近亲属免证特权制度让证人作证的同时顾及其亲情,其本身就是在彰显人权,意义不可小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新学术》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新学术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