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与美国捆绑在一起


□ 张中祥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千人计划”特聘教授

  特约作者|张中祥

  中美两国在气候变化问题上经历了从过去互指对方为造成全球气候变化的元凶,到现在双方积极合作应对的转变。从美国方面来讲,布什政府执政期间,美国一直拒绝为本国设立温室气体减排目标,奥巴马政府上台后,对气候变化问题的态度有所改变。奥巴马强调,美国和世界应全面降低温室气体排放量,提出了2020年和2050年美国的减排目标。

  可以说,如果没有奥巴马政府态度的转变和积极推动,美国众议院不可能于2009年6月通过《美国清洁能源安全法案》,对美国政体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这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同样,也不可能有八国集团领导人在意大利召开的八国集团峰会上首次确认全球平均气温升幅不应超过工业化前两摄氏度这样的进展。

  作为发展中国家,中国受气候变化带来的危害更大,在国际层面上更迫切希望达成有法律约束力的国际气候变化协议。从国内情况看,中国面临严峻的能源安全问题和环境压力。以二氧化硫( S02)排放控制为例,面对消减S02排放的压力,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政策鼓励安装脱硫装置,再单纯从工程角度消减S02排放已变得非常困难。为了进一步消减S02排放,完成国家制定的日趋严格的S02排放控制目标,笔者2011年曾在由英国Edward Elgar出版的英文学术专著《中国能源和环境政策:向低碳经济迈进》中建议,应对主要用煤地区、主要用煤部门的煤炭消费总量加以控制,而不是对全国能源消费总量加以控制,认为区域控制与行业控制相结合的煤炭消费控制模式不仅可控制中国煤炭生产和消费的过快增长,而且也是一种有效控制S02排放的可行方案。

  但是,国家发改委决定对“十二五”期间全国能源消费总量实施控制。在一定的技术水平下,能源消费量与经济增长有很强的正相关性。而中国各个地区发展水平又差别很大,在GDP增长存在诸多不确定因素下,要把这个全国能源消费总量目标分解到各个省市变得相当困难,这也是能源消费总量控制分解方案至今难产的原因。中国30多年的改革开放,决策权、事权越来越向地方倾斜,中央越来越需要地方的合作与配合。从这个意义上讲,如果有一个有法律约束力、对包括中国在内所有重要排放国家的排放水平有明确规定的国际协议,国家发改委可利用这个协议,以遵守中国的承诺为由要求各省市承担和完成相应的任务。

  中美角力

  谈到对包括中国在内所有重要排放国家的排放水平有明确规定的国际协议,中美之间角力是必然的。美国一贯主张,发展中大国,像中国和印度,应采取更严厉的减排行动,无疑对中国产生了很大的压力。

  尽管中美两国同样面临能源安全问题和环境压力,但中国的环境压力更大,在某些方面,中国应更加严格要求自己。事实上,在一些公共政策问题上,比如环境问题,适当的外界压力是有益的。中国的温室气体排放问题本来可以不像现在这样得到世人如此关注。美国能源情报署在其发表的《2003年国际能源展望》报告中,根据中国在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的节能情况,预测中国由能源消费产生的二氧化碳( C02)排放到2030年也赶不上美国。但是,中国自2001年以来用能增速之快,超过了常人的想象。2000年-2007年间,经济增长速度与1980年-2000年大致相同,但年均能源消费增长速度是1980年-2000年间平均增长速度的2倍多。这样一来,中国能源消费产生的C02排放在2007年已超过美国,而不是美国能源情报暑几年前预测的要到2030年以后。这主要是因为中国快速工业化、城市化和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需要大量的高能耗产品,同时却没有有效控制高耗能、高污染企业的发展,与产业升级和可持续发展政策执行不力也有关。不过,美国也难逃其责。如果美国不撤出《京都议定书》,美国必定会像现在这样为保护自己的企业竞争力而向中国施压。面对这样的压力,中国也会对其能源消耗量和温室气体排放量更加警觉,排放量的增速也就不可能像现在实际上升得那么快。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中国改革》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中国改革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