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西藏的石头(散文)


□ 凌仕江

  “一块孤独的石头坐满整个天空。”这是诗人海子自杀前,对西藏的吟咏。在此之前,我只感觉海子是个热爱西藏的人,他心甘情愿地把西藏当作自己对故乡的倾诉。可西藏这块精神高地并没有听懂他的热情与忧伤,但作为世界最后一块圣灵充满的净土,西藏的确承载了诗人们太多的想象与乡愁。我甚至在解读海子的诗中,认定他是一个对石头有着浓烈兴趣的人,否则他不会面对西藏满目光怪陆离的石头说:“在这一千年里我只热爱我自己。”

  年轻的海子真的能够读透苍老的石头之心吗?

  在西藏,石头的本质是孤独,是苍凉,是圣洁,是夜晚的冷,是正午的烫,是风过子夜的冥。

  那么多结在天空的果实:是飞鸟与鱼的结晶,是佛的牙齿,是妖的眼睛;是树生的蛋,是文成公主进藏途中飞出的泪花;是拉萨河产出的卵,是毕加索画笔下一张张变形的脸;是朝圣者垒在路边的愿望,是雪融化不了的灵,是高高在上的苍鹰坐在高处等待千年万年的魂……

  海子渴望用诗歌去唤醒睡在天空里的石头,更多的人只能在远方用湮灭的理想去埋葬那些石头。因此,对于远方的西藏,每个人都有一块属于自己的石头;也可以说,每个人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西藏。

  我在西藏的时候,并没有太在意西藏的石头,那时我的身边到处都是石头。开门关门的瞬间,眼里都躲不开石头的探寻,我随时有一种被石头包围的感觉,不是一圈,而是一重一重的石头。它们像浑身长满了眼睛的佛,面色安详地看着我。那是尼玛的祖父?还是达娃的祖母?我在想,它们一定将我认作了佛。是的,在西藏,有许许多多的佛生长在石头里面,但更多时候,人在石头眼里,人便成了实实在在的佛。

  直到走出西藏,在被车轮碾碎的日常生活中,忽然感觉西天离我越来越远了,才又猛然想起那些通灵的石头,它们懂得欣赏离去者的表情吗?就像此时我坐在垂直的射灯下,欣赏它们比夜色更安静地坐在书橱里的表情。它们比城市里的麻木者清醒多了,而他们和他们有时真的连石头都不如吗?在归去来的公交车上,他们除了得寸进尺地拥挤,有时眼睛也懒得睁开,仿若一张张与生命无关的面具。

  我曾经客居的拉萨窗前有波涛阵阵的拉萨河,岸边是褐色的山峰。当然严格地讲拉萨河也应该是褐色的,我现在怀疑那些把拉萨河过分诗化为蓝色的诗人,他们太不负责任了。诗人有时只为满足浪漫,什么现实科学也不顾及。我知道山顶上有些雪是可以终年不化的,雪与河流之间的距离是排山倒海的石头。被雪水浸染的石头,面对太阳,浑身是胆;你看见它的第一眼,它就成了你的胆。很快,你会发现你真是太大胆,居然想独自去高原之上的雪地里走走!

  我曾光着脚丫,躺在石头上面做梦。后来,我发现那些比石头更多的梦,在西藏是永远做不完的。因为它们从不畏惧黑夜的来临,它们的热情吞噬了来不及发育的梦的种子,滚烫的目光覆盖了大地冰层之上的忧郁——那是手挥乌尔朵的牧羊人眼睛里透视出来的苍天般的忧郁。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