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青头和红尾(外二篇)


□ 伊路

伊 路

  这是两只体积只有汤匙般大的小鸟,很容易让人忽略其也有五脏六腑、脑筋、情爱和心灵。

  卖鸟的人告诉我它们是一雌一雄。这么小怎么看得出来呢,也就将信将疑地把它们放在一个钢丝笼里,希望它们能成为夫妻。没几天,它们还真就开始眉目传情秋波暗转了,从神态的幽微处看,青头应该是雏的,红尾是雄的。接着,它们便常常互相用翅膀拍拍打打,嘴角碰来碰去的。我想它们肯定也有结婚这个程序,就去鸟店买了一个圆形草窠,吊挂在笼子的上方,给它们做新房。它们也就经常躲在里面,卿卿我我的。有时也把两个小头并排地探出草窠的洞窗,像是在憧憬、商量闲聊着什么。看着鸟儿如此幸福快乐,我也很高兴。

  可是大约过了一个多月,红尾开始不安分起来,在笼子里上下扑腾着。有时还看见它竭力地用嘴尖插进笼子上下拉门的底部,然后再把嘴使劲张大,使得那拉门和门槛分开了点。这真是好精灵的鸟儿啊!竟然想用这种办法把门顶起来,但我想,凭它这点力气是绝对不可能的,就只管欣赏它用劲时的好玩可爱相,没有去想该采取什么防范措施。后来,我因为有任务,就没闲心常去看它们。有一天,放学回来的女儿忽然叫嚷起来,说红尾不见了。我跑出去,鸟笼的钢丝门还关得好好的,只是门槛处粘着几丝鸟的绒毛。我无法想象红尾是怎样嘴爪并用地把门顶开,让自己钻出去的。但既然出去了,怎么没带上青头呢?想想可能是红尾出去后,青头却无力把门顶起来,这就让人觉得红尾很没义气,怎么也得让青头先出去啊!

  到了下午三时左右,忽然听到窗外有红尾的叫声,探头去看,果然是红尾站在鸟笼旁边的一品红树的梢头,俯身朝着青头。我悄悄地过去想把它捉回来,但没成功。可是到了傍晚,又看见红尾站在树梢,茫然不知所措的样子。心想,它准是不舍得青头,便起了恻隐之心,既然飞了一只,另一只也让它跟去吧,鸟儿也有难断的情啊!于是就拉起笼门,没想到青头竟不出去,而红尾却在枝头又叫又跳,急红了小脸,但青头仍然连吭都不吭一声,红尾就犹豫似的在空中转了几圈,忽然,下决心把身体往下一折,飞进笼子里来。天啊!竟有这种事!不是有“若为自由故……”之说吗?我自然激动感动更甚于高兴了!吃晚饭时,全家人也以此为话题激昂地议论了一番。初步认为是青头舍不得离开笼子里的安逸,红尾又舍不得离开青头。虽然觉得红尾有胸无大志之嫌,但如此重情也是人间罕见。

  但是啊,第二天一早,红尾又不见了,到了下午又站在一品红树的枝头,对着笼内的青头变化着各种叫声和动作,那翅膀的折转和人的手势一样逼真和有说服力,连我都看明白了,它是把它在外界的所见所闻告诉给青头,并劝说、诱导它出去。可青头仍无动于衷。于是到了傍晚,我又开了笼门让红尾进来。如此重复了几天,我干脆在白天也把笼门打开,让红尾自由进出,到晚上再关起来。并且得意地对大院里的人说:“我家的小鸟白天出去,天黑了会自己回来。”听的人都将信将疑,我又忍不住地一再重申,终于引来了几个好奇者。可当我兴致勃勃地把他们带到鸟笼边时里面却一只鸟也没有了。也不知在怎么样的一个时刻,红尾最终说服了青头,一起远走高飞了。我当然很是尴尬,越说明越解释人家就越看着我笑,好像我神经有毛病似的。唉!气死我了!都怪青头和红尾怎么就不能再呆一天,或哪怕是迟一刻一秒飞走!

黑 花

  现在市场上有替代杀活物真好,这能让我们吃得心安理得,觉得我们只是吃了肉而不是生命。以前可没有这样子。以前的某一天,家里买了一只母鸡,刚放在后门的小院里,不多久,它就闭起眼睛,小脸通红,肩膀耸起。鉴于小时候在乡村生活的经验,我知道它要下蛋了。下蛋就是生孩子,生孩子有多痛苦?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人也从电影电视里感受过。可它因为被绳子绑着脚和翅膀,一用劲,身体便失去平衡,滚倒在地上,一次又一次,我看不过去,就把绳子给剪了。很快,蛋就下来了,热乎乎湿黏黏的。它开始咯咯地呻唤,那声音,多少年没听见了,记忆又要求我赶快去给它抓来一把米。它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怎样的现实里……边吃边又激动地叫起来!还四处张望着,像要告诉谁似的……那样子,至少在当时让人不忍心马上再把它绑起来。家里人回来时,我就把它的事迹着意渲染了一番,于是平时有搞点装修的先生,轻而易举地就在屋外的墙角给它搭了个暂住的窝。第二天到了相应的时辰,它又下了一个蛋,第三天又是一个,就像“一千零一夜”里的故事似的,它就这么一天一天的把日子给过下来了。这里头除了蛋,自然还有别的原因,那国王后来不也爱上那个会讲故事的姑娘了吗?更何况它还会在我女儿练习钢琴时,跃到靠钢琴的窗台,偏着头,眼球一动不动地倾听。可能所有的鸡都是很聪明的,只是没有表现的机会而已,算它命好。

  因为是一楼,小院里是泥地,就有人种上了小白菜、空心菜、葱蒜、丝瓜等。那母鸡(后来被我女儿取名为黑花)就在那些菜地里用爪子大抛起虫子来,有时还去啄那菜叶子,自然也会随地拉屎,这种情况即使别人当面不说(私下肯定说了),我心里也是过意不去的。于是就把它关起来,规定时间开门放风。但每次放风完又很难把它再关起来,满园子地追,楼上的各层阳台就像观礼台,总有人在欣赏,很是尴尬,而且累极。于是,干脆就不放风了。但是啊“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有一天,当我给它送食物时,它竟猛地从那打开的小洞口冲出,成功越狱。也许是重见天日一时过于激动,也许想翻过那园子的围墙,它竟疯了一样腾飞起来,像一只充满神性的大鸟,却心比天高命比纸薄地落在隔壁二层楼的阳台上,把那个正在晾衣服的女人吓得惨叫起来,连盛衣服的盆都打翻在地。这下不得了了,黑花啊黑花,你在劫难逃,我救不了你了!果然,很快就告上门来了。我心里明白,如果不及时处理,单位的行政科就会出面干涉的。

分享:
 
更多关于“青头和红尾(外二篇)”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