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青头和红尾(外二篇)


□ 伊路

伊 路

  这是两只体积只有汤匙般大的小鸟,很容易让人忽略其也有五脏六腑、脑筋、情爱和心灵。

  卖鸟的人告诉我它们是一雌一雄。这么小怎么看得出来呢,也就将信将疑地把它们放在一个钢丝笼里,希望它们能成为夫妻。没几天,它们还真就开始眉目传情秋波暗转了,从神态的幽微处看,青头应该是雏的,红尾是雄的。接着,它们便常常互相用翅膀拍拍打打,嘴角碰来碰去的。我想它们肯定也有结婚这个程序,就去鸟店买了一个圆形草窠,吊挂在笼子的上方,给它们做新房。它们也就经常躲在里面,卿卿我我的。有时也把两个小头并排地探出草窠的洞窗,像是在憧憬、商量闲聊着什么。看着鸟儿如此幸福快乐,我也很高兴。

  可是大约过了一个多月,红尾开始不安分起来,在笼子里上下扑腾着。有时还看见它竭力地用嘴尖插进笼子上下拉门的底部,然后再把嘴使劲张大,使得那拉门和门槛分开了点。这真是好精灵的鸟儿啊!竟然想用这种办法把门顶起来,但我想,凭它这点力气是绝对不可能的,就只管欣赏它用劲时的好玩可爱相,没有去想该采取什么防范措施。后来,我因为有任务,就没闲心常去看它们。有一天,放学回来的女儿忽然叫嚷起来,说红尾不见了。我跑出去,鸟笼的钢丝门还关得好好的,只是门槛处粘着几丝鸟的绒毛。我无法想象红尾是怎样嘴爪并用地把门顶开,让自己钻出去的。但既然出去了,怎么没带上青头呢?想想可能是红尾出去后,青头却无力把门顶起来,这就让人觉得红尾很没义气,怎么也得让青头先出去啊!

  到了下午三时左右,忽然听到窗外有红尾的叫声,探头去看,果然是红尾站在鸟笼旁边的一品红树的梢头,俯身朝着青头。我悄悄地过去想把它捉回来,但没成功。可是到了傍晚,又看见红尾站在树梢,茫然不知所措的样子。心想,它准是不舍得青头,便起了恻隐之心,既然飞了一只,另一只也让它跟去吧,鸟儿也有难断的情啊!于是就拉起笼门,没想到青头竟不出去,而红尾却在枝头又叫又跳,急红了小脸,但青头仍然连吭都不吭一声,红尾就犹豫似的在空中转了几圈,忽然,下决心把身体往下一折,飞进笼子里来。天啊!竟有这种事!不是有“若为自由故……”之说吗?我自然激动感动更甚于高兴了!吃晚饭时,全家人也以此为话题激昂地议论了一番。初步认为是青头舍不得离开笼子里的安逸,红尾又舍不得离开青头。虽然觉得红尾有胸无大志之嫌,但如此重情也是人间罕见。

  但是啊,第二天一早,红尾又不见了,到了下午又站在一品红树的枝头,对着笼内的青头变化着各种叫声和动作,那翅膀的折转和人的手势一样逼真和有说服力,连我都看明白了,它是把它在外界的所见所闻告诉给青头,并劝说、诱导它出去。可青头仍无动于衷。于是到了傍晚,我又开了笼门让红尾进来。如此重复了几天,我干脆在白天也把笼门打开,让红尾自由进出,到晚上再关起来。并且得意地对大院里的人说:“我家的小鸟白天出去,天黑了会自己回来。”听的人都将信将疑,我又忍不住地一再重申,终于引来了几个好奇者。可当我兴致勃勃地把他们带到鸟笼边时里面却一只鸟也没有了。也不知在怎么样的一个时刻,红尾最终说服了青头,一起远走高飞了。我当然很是尴尬,越说明越解释人家就越看着我笑,好像我神经有毛病似的。唉!气死我了!都怪青头和红尾怎么就不能再呆一天,或哪怕是迟一刻一秒飞走!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