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高烧(中篇)


□ 留待

  走出车站,刘飞翔被马路对面的一幢高楼吓了一跳。蓝色玻璃幕墙将冬日傍晚的阳光反射到脸上,像一道焊花溅过来,刘飞翔眯起眼睛,往下拉了一下帽沿。这楼什么时候建起来的?他记得这里原来是一片低矮的平房,狭窄的胡同像下水道一样连绵地往大街上灌着污水,所有进出车站的人都不由自主地捂紧鼻子。刘飞翔拎着旅行包匆匆穿过空旷的站前广场,在马路边拉开出租车的车门时犹豫了一下,去医院还是先回家?好像立英并没有说儿子正住在医院里。刘飞翔在车上坐好之后,说去官道街。司机看着他脑袋后面用皮筋拢住的长头发,好奇地问:“你是唐城人?”刘飞翔笑了笑:“不像吗?”

  出租车行驶在宽阔的马路上,路两边那些深埋在刘飞翔记忆里的房屋都已被拆掉,一座座崭新的楼房正在拔地而起。刘飞翔感觉好像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小城,心里不由闪过一丝凄凉。他的家在官道街中段,胡同口有一个花圈店,兼卖寿衣,周围整天都散发着一股阴森的气息。现在花圈店连同周围的房屋都消失了,裸出一大片空荡的场地。一群孩子正在坑洼不平的地上踢足球。他家所住的那幢原本藏在胡同深处的楼房醒目地显现出来。这栋简易的家属楼外墙上曾经刷了鲜艳的黄色涂料,随着风雨剥蚀,墙壁变得灰黄相间,好像布满了尿碱。

  刘飞翔拎着包刚一下车,一只脏兮兮的足球恰巧滚到他的脚下。他灵巧地踩住,给司机付完钱,回身见那群孩子像被凝固了一样愣愣地看着他。刘飞翔笑了一下,将球踢回去,孩子们立马又活跃起来。刘飞翔朝家走时往下拉了拉帽沿。听着孩子们欢快的叫喊声,他的目光不由再次朝他们望去。四个孩子正相互配合着朝两根木桩架起的球门进攻。防守的孩子很狼狈,有个小孩突然绊倒了,躺在地上痛苦地咧着嘴,看到球从身边快速地滚过,冲守门的孩子焦急地喊道:“小罗,扑住它。”“小罗”却垂着双手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目光痴痴地看着刘飞翔,任由足球从自己腿边闪了过去。进球的孩子高举着双手欢呼,另几个孩子气愤地冲到“小罗”面前,大声抱怨着。“小罗”却像没听见,他绕过身边的小孩,冲着刘飞翔慢慢走了过来。

  随着“小罗”走近,刘飞翔心里咯噔一下。“小罗”的脚步有些迟疑,每迈出一步都像在试探,好似跋涉在一片陌生的水域里。刘飞翔从他清瘦的身形和黝黑的脸庞上,仿佛看到了自己童年的影子。儿子长高了,瘦了。他今年应该是九岁。刘飞翔记得上一次见到儿子时还在上幼儿园,他去接他,在一堆像蜂群一样的孩子中好不容易才把他挑出来,抱起来放在自行车前梁上。儿子的小胖脸很难看,他以为病了,用嘴唇触了触儿子的额头,没什么异常。他问:“怎么不开心了?”儿子气呼呼地说:“我要小红花。”刘飞翔笑了。幼儿园的阿姨总是给孩子轮流着配发小红花,今天没有,明天肯定就有了。他骑上车刚要走,儿子又喊:“我要小红花。”刘飞翔有点犯愁,恰巧看到路边一辆三轮车上有人在卖,小红花像一只只冰糖葫芦一样插在塑料泡沫箱子上,迎着风微微颤抖。卖花的中年妇女正将一朵小红花别在一个小女孩儿的胸前。刘飞翔问:“多少钱一朵?”妇女说:“一块。”刘飞翔交过钱,妇女麻利地抽出一朵,面带慈祥的笑容,对儿子说:“咱这小红花可比老师发的好看多了。”儿一子眼看着她手中的红花凑到了自己胸前,匆忙朝旁边瞄了两眼,见正有其他同学走过,急忙将小红花抢过来抓在了手里。回到家时,刘飞翔发现儿子手里空空的,小手掌被染得通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