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失落者的歌唱


□ 余 凌

  析《梦之谷》
  
  中外许多作家的长篇处女作都或多或少地带有自传体成长小说的痕迹。萧乾的《梦之谷》也不例外。这部小说初版于一九三八年,作者在一九八一年修订后重版本的代序中曾经这样回顾当年这部小说的创作:“这部小说如还有一点可取之处,就在于我是先在感情生活的初次尝试中经历了一场惨败——也即是说,小说的情节基本上是我个人的经历;过了六年,我才动笔去写它。在这里,爱情以及流浪生活,我写得可能都很拙劣,但自信还是出于一点真实的感受。”
  “拙劣”等语,自然是作者的谦词,而值得我们重视的,是这段话证实了小说的自传体性质。我们分明可以感受到,尽管六载光阴流逝了,作者初恋留下的创伤感依旧未能释怀,也许正因如此,《梦之谷》对那段生涯的艺术创造才给读者带来了强烈的情感体验。
  《梦之谷》以第一人称的叙述方式描写了三十年代初期一个年仅十八岁的北京青年,由于遭受政治迫害,只身流浪到岭东。“我”人地两生,语言不通,终于在一家中学谋到一个教国语的职位。因身受语言隔阂之苦,就在校中奋力从事推广国语运动。在一次筹款演出的过程中,“我”结识了当地一个受后母虐待的姑娘“盈”,盈也说一口纯熟的国语。两个人同病相怜,产生了真挚的爱情,在岛上的幽谷中度过了一段甜蜜的日子。但美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那里的一个有国民党党部作后台的土豪劣绅刘校董,倚仗财势,硬将这位姑娘霸占,使一场美好的姻缘以悲剧告终。当“我”五年之后重返岭东的时候,一切已经如同汤汤的逝水一去不复返了,“踽踽独行的我”,已经成为“一个在现实中暂时僵死过去了的回忆者”。
  《梦之谷》的情节大抵如此,与为我们所谙熟的控诉黑暗的社会对爱情摧残的经典故事原型似乎没什么本质区别。事实上,歌德的流芳千古的《维特》简述起情节来更其简单,但它却倾倒了诸多国度的不只一代人,以至萧乾在《梦之谷》重版代序中回忆三十年代初他入大学时期,“个别青年读完《少年维特之烦恼》还真地寻了短见”。可见故事情节本身未必是决定性的因素。
  那么,《梦之谷》震撼读者心灵的地方究竟何在?恐怕在于它的抒情笔触所渲染的强烈的悲剧氛围,在于作者所精心营造的“梦之谷”情境所唤醒的对美好的事物的集体性记忆,在于男女主人公在丧失的心路历程中巨大的创痛体验。可以说,《梦之谷》是一首失落者所倾述的美丽的挽歌。
  《梦之谷》具备经典成长小说的一切母题:只身飘零的逆旅,坎坷而多折的遭际,人生的磨难与爱情的悲剧感受的合二而一,以及最终在丧失中所获得的对人生真谛的启悟。我们从中读到的,是一个初涉世事的少年人怎样经过痛苦的蝉蜕过程才能慢慢走向对人生的真正领悟。如果说,“最重要的是成为一个人”(加缪《置身于苦难与阳光之间》),那么这场爱的悲剧真正奠定了主人公“我”的成人式。“我”的成长道路在一定意义上印证了阿瑟·米勒的悲剧观:“在悲剧占统治的地方,当最终产生悲怆的地方,那个人物就已经打了一场本来就不可能打赢的战斗,”“在悲剧之中,也只有在悲剧之中,存在着对人类的可臻完美性的信任。”(《阿瑟·米勒论剧散文》)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