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论《苔丝》景物描写的双重视角下的情景交融


□ 桂宏军

  摘 要:叙述视角和景物描写是哈代小说的两个重要特点,在《苔丝》中,哈代一方面从人物的内心视角的角度描写外部景物,同时又将这一视角置于另一处于有利地形的观察者的视角之下,这样,景物描写具有了双重视角,景物被同时从人物内心的角度和从旁观者的角度来观察,通过两种视角下的景物的反差,哈代突出了景物在人物心理中的变形,强调了投射到外部景物上的人物心理,达到了情与景的交融。
  关键词:双重视角 景物 变形 情景交融
  
  意境结构的基础是情景交融的意象,意境通过“情中景,景中情”的实象实景引发读者的想象和联想,使读者达到“象外之象,景外之境”的虚象虚景。哈代小说的艺术魅力之一在于通过情景交融的景物描写创造出一种具有无穷韵致的意境。哈代景物中的境与情是不可分离的:“我不想看见作为光学效果的原初的现实,我想看到景物之下更深的现实,一种有时被称为抽象的想像的东西”,这种景物下的抽象的想像就是寓于其中的作者或人物的情。景物不仅仅是人物活动的背景,同时它和人物所感是不可分的,二者相互映射相互强化的。在《卡斯特桥市长》中,当亨查德意识到他的情敌可能在他的情人露西塔的屋内时,窗户在亨查德眼中转喻性地变形为他的情敌:“她的窗户眨巴着眼,似乎不欢迎他,窗帘鬼鬼祟祟地拉着,似乎要把什么挡在外面。”在这里,外部景物在人物的紧张的意识中发生了变形。哈代认为艺术不是镜子式的再现,而是外界事物在主观印象中的变形:“艺术是改变事物实际的比例和秩序,以便更强烈地表现对艺术家的癖好最有吸引力的特征”。
  希利斯·米勒认为哈代从一种独特的角度观察生活:“哈代似乎是要避免直接卷入生活的危险,他想象自己处于一个有利地形,在那里他可以安全地观察到生活的实际情况,而不被别人看到。”在《苔丝》中,哈代将自己置于一个有利的观察位置,超然物外地以一种全知的视角描叙了主人公与环境的关系。
  “她在这些孤寂的山上和小谷里悄悄走着,每走到一地,她就同周围的环境融为了一体。她那躲躲闪闪的柔弱身体,也变成了那片景物中不可分割的一个部分。有时候,她的离奇幻想会强化周围的自然程序,直到它们似乎变成她的历史中的一部分。它们岂止是变成了她的历史的一部分,简直就是她自己的历史,因为世界只是一种心理现象。”
  此段描写由外及里地描写了苔丝与环境在外表和内心上都融为一体,先是以外聚焦的视角描写了苔丝的身体融入到自然景物当中,然后以内聚焦的视角描写了苔丝的心理活动外化为周围环境,世界成为她的主观心理的投射,主观和客观的界限消失。
  “每一个都是风景与心灵的结合,他描绘的是被物体改变的的光线”,哈代描写的不仅是物体本身,同时也描写人眼接受的物体的光线即印象,即描写客观现实本身的同时描写人对现实的主观印象。哈代描写的景物往往经过人物心理的投射而产生变形,“景物就是人物的心灵”。例如:当苔丝在新婚之夜向安吉尔坦白她的过去后安吉尔不接受苔丝的过去时,苔丝的心理使周围景物产生了变形。“随着她的讲述,外界事物的面貌也似乎发生了变化。炉架里的残火变得凶恶可怖,仿佛一点儿也不关心苔丝的不幸。周围一切物质的东西,都在可怕地反复申明,它们不负责任。一切事物在本质上都没有发生变化。但是一切事物在本质上又发生了变化。”从叙述者的角度看,一切事物实际上并没有发生变化,叙述者在从外视角描写的同时,又从苔丝的内心视角出发,描写了由于苔丝的不详预感,景物在她眼中变形成了一种敌对的神秘力量。
  苔丝循克莱的琴声而去时花园里的情景可以说是《苔丝》里最精彩的景物描写,在这里,苔丝、花园夜景、琴声完全融合,不分彼此。首先,作为描写琴声的铺垫,哈代从苔丝内心的主观感受出发,将苔丝周围的自然环境描写为具有像人一样的细腻敏锐的感觉,夜色不再是空旷的虚无,而是和苔丝一样具有实在性,夜色与人融合在一起期待着琴声的响起。
  “这是六月里一个典型的傍晚,大气的平衡达到了精细的程度,传导性也十分敏锐,所以没有生命的东西也似乎有了两三种感觉。远近的界线消失了,听者感觉到地平线以内的一切都近在咫尺。万籁俱寂,这给她的印象与其说是声音的虚无,不如说是一种实际的存在。这时传来了弹琴声,寂静被打破了。”接下来描写了苔丝对琴声的着迷,拙笨的演奏和平庸的琴声却使苔丝着迷,使她不由自主地靠近,叙述者描写了外在视角中的琴声效果和主人公内在视角中的琴声效果,通过两者的对比突出了苔丝的主观感受。“琴声模糊、低沉,在静静的夜空里荡漾,质朴无华,就像赤裸裸的一样。肯定地说,无论是乐器还是演奏都不出色:不过苔丝听着琴声,就像一只听得入迷的小鸟,离不开那个地方了”。从叙述者的外视角看,演奏水平和琴声都并不出色,但从主人公的内视角看,琴声又是充满魔力的。
  当苔丝循琴声穿过花园时,哈代从苔丝的主观感受的视角出发,以强烈的感性和情欲色彩描写了花园中的景物:“潮湿的地上现在长满了茂密的多汁的杂草,稍一碰杂草,花粉就化作雾气飞散出来,又高又深的杂草开着花,散发出难闻的气味——野花有红的、黄的和紫的颜色,构成了一幅彩色的图画,鲜艳夺目。”这里的景物不仅仅是客观的背景,而且是春心萌动的苔丝的各种感官的印象和享受,潮湿的地、多汁的杂草、花粉的雾气、难闻的气味,这些表明此时的景物不再具有维多利亚式的正统的美,而是苔丝反传统的审美观的写照。苔丝的身体与花园里的植物相互触摸交融:“穿过这片茂密的杂草,裙子上沾上了杜鹃虫的粘液,脚下踩碎了蜗牛壳,两只手上也沾上了蓟草的浆汁和蛞蝓的粘液,被她擦下来的树霉一样的东西,也沾到了她裸露的手臂上,这种树霉长在苹果树干上像雪一样白,但是沾到她的皮肤上就变成了像茜草染成的斑块。”与其说哈代在描写景物,不如说在描写苔丝的感官享受,苔丝沉醉于琴声当中,琴声就像杂草的浆汁和蛞蝓的粘液一样刺激着苔丝的感官,沉迷于感官的享受是对传统和秩序的颠覆。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