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责任人


□ 哲 贵

  作者简介
  哲贵,男,1973年生。浙江温州人。媒体从业者,作家。
  
  一
  
  从吴节棋的追悼会回来后,黄徒手决定把事情做个了结。
  下午的时候,他老婆郭娅尼来过一次。她是送配件过来的。两人现在主要有两个工厂,一个叫恒明眼镜厂,另一个叫恒明眼镜配件厂。他们有明确的分工:眼镜厂由黄徒手抓,郭娅尼主要负责给黄徒手的眼镜厂提供配件。当然,她也给其他眼镜厂发货。黄徒手的眼镜厂只是她的一个客户而已。郭娅尼拉客户很有一套,一般被她盯上的客户,想逃掉很难。所以,每年年终盘点的时候,郭娅尼做的营业额和利润都比黄徒手高。两个工厂不在同一个地方,所以,郭娅尼一般也很少来黄徒手的眼镜厂,只是送货的时候,偶尔过来看一下。这天下午,她把货送完后,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就顺便转到黄徒手的办公室。黄徒手没有对她说什么。
  下了班,两个人一起回家。进了家门后,黄徒手突然对郭娅尼说:
  “我们分开一段时间吧!”
  黄徒手所谓的“分开一段时间”,其实就是分居的意思。这个话题,他在三年前就跟郭娅尼提过。这三年来,他几乎每个星期都跟郭娅尼提起过这个话题,而且,讨论过细节。分居以后,生意上的事还是维持现在的样子,只是黄徒手搬到另外一套房子里住。也就是说,分开的这一段时间里,他们暂时脱离夫妻关系,两个人都恢复自由,可以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怎么干就怎么干。当然,包括可以各自去找情人。不过,每次商量到了最后,都没有真正执行起来。因为黄徒手总是担心,只要这一步跨出去,就再也回不来了。而且,他翻来覆去地衡量着郭娅尼的优缺点,他发现自己几乎找不出郭娅尼的缺点,如果一定要找的话,那就是郭娅尼跟客户打电话时的那种语调,让黄徒手心里不爽。她的声音不是直接从口腔里发出来的,而是先把喉咙往下压,把声音压细、压低,然后,让声音通过舌头,升到口腔的上壁,从上壁慢慢地滑下来,再通过舌尖,从嘴的两角轻轻地飘出去。黄徒手觉得她的语调太温柔了。黄徒手有时换一个角度想,如果自己是那个客户,听了郭娅尼这样的语调,一定会觉得这个女人在勾引自己,自己心里也会一荡一荡的。但是,黄徒手知道,郭娅尼这是为了做生意,而且,她这一手还很是行之有效,她的客户大多是男的,特别是到了中年之后的男人,很吃她这一套。黄徒手更知道,郭娅尼这么做不是故意的,她说话就是这个调调。她跟她爸爸说话也是这样的。更主要的是,黄徒手知道郭娅尼不是那种性格很花的女人,别看她说话的声音带着钩,其实,她是把所有的客户当成亲戚看待,没有一点暧昧的意思。
  郭娅尼听了黄徒手的话,看了他一下,说:
  “你真的想好了?”
  “我想好了。”黄徒手说。
  “只要你想好了,我一定会支持你的。”郭娅尼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