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岁月中飞翔的瓦


□ 王剑冰

  王剑冰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河南省散文学会会长、中国散文学会副秘书长,鲁迅文学奖评委,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著有诗集《日月贝》《八月敲门声》等;散文集《苍茫》《绝版的周庄》《喧嚣中的足迹》等;理论集《散文创作谈》;长篇小说《卡格博雪峰》等。其散文《绝版的周庄》入选上海高中语文课本;《喧嚣中的足迹》被宁波天一阁藏书楼收藏;曾获全国首届冰心散文奖,全国首届郭沫若散文随笔奖,中国文联理论奖,河南省政府文学奖等。
  
  一
  在桥上闲坐着的时候,我常常把目光长久地放置在瓦片上。
  那一片片的瓦以灰暗的色调,涂抹了周庄的岁月
  这种瓦从窑里出来便是一种不太光明的颜色,不像西方的屋顶,会让它展现出红和蓝色的鲜艳,也不像皇宫和寺庙,有那种金黄的宗教色光。
  这种瓦本就是代表了平民性,它不是用来装饰的,而是直接进入了生活。
  
  二
  这些瓦只在中午的时候会全部保持一种颜色。
  早晨或傍晚,阳光会像涨潮一样,一点点漫过一层层的瓦。
  而有些瓦由于屋脊的遮挡,还是会呈现出灰暗的颜色,让太阳感到无奈。
  到了傍晚,又如退潮一般,光线会一点点从一片片瓦上消失。
  最后消失得无影无踪,最终使一片片的瓦,变成一整个的瓦,变成一顶巨大的黑色的草帽。
  
  三
  周庄的中市街上有一个烧制砖瓦的作坊,展示了这种最原始的民间烧制技术,它只不过是泥与火的凝炼。
  周庄想说这些瓦片已渐渐走出了人们的生活,周庄想拉住它们,就像拉住即将逝去的一种飞禽。
  这高高低低房上的一片片瓦,也确实像鸟的羽翅,扇动着却没有飞走。
  大片的瓦就是屋子的帽子,它唯一的作用便是遮风挡雨。
  小的时候,曾帮人拆过老屋,看似不大的一块屋顶,却能拆下那么多的瓦片。一片片瓦肩并肩、膀挨膀地挤在一起,不给风雨以任何有机可乘的机会。
  瓦其实质地并不坚硬,小时候的我,将瓦扣在地上,一挥拳便会让它粉身碎骨。
  这种瘾是砸了无数块瓦才出现的,每一块我都会砸成无数瓣,直到砸不动才停止我的破坏,而那些瓦也终是要被废弃的。
  现在想起来有些感慨,瓦守候了一生,还因我等的调皮而不得“瓦全”。
  这种瓦掉落地上的时候,是不会发出大的声响的,尤其是这些经过了数百年风霜的瓦,它们的掉落甚至是无声的。
  
  四
  瓦是一种亲密协作的典型。
  我发现一些屋角的瓦片出现了空缺。
  正是由于它们的空缺,其他的瓦也出现了裂隙。
  不知是在哪一天,一片瓦悄然滑落,坠地的声音没有谁听见。
  而且会碎裂得成为一小撮灰灰的土块。
  不细心的人会轻易地扫走它。
  有些屋角的瓦是落在了水里,那同样激不起多大的声响,而且会以极快的速度沉入河底。
  这些瓦就此完成了它的使命,它们是用尽了最后的力气才失落的,它们绝不想失去自己的弟兄和责任。
  它们知道由于更多的瓦片的失落,会改变周庄的形象和地位。
  周庄的瓦同石头一样,坚硬地同岁月抗争着。
  
  五
  瓦片不仅对同类表示出了友好,也对其他物种表示出亲切的包容。
  比如燕子或其它的鸟类飞过时忘掉的一颗草籽或瓜籽,瓦片会精心地把它们保存起来,不致它们死去。
  即使没有谁找回这些失物,瓦片也会供养它们生长,长成花,长成草,甚至结成果。
  
  六
  很小的时候,我以为瓦是一整块地盖在上面的,后来才知道,那是一小块一小块的个体所组成的。每一块所覆盖的面积并不大,只是因为多了,才显出它们的作用。
  它们真的不如西方的一块铁皮,一整块地覆上屋顶,不知省了多少瓦片的劳苦。
  但是周庄必须以这些瓦片来表达自己的生活。
  在有雨的时候,我钻进屋子里,听着薄薄的屋顶雨打瓦片的声音。
  那声音让人有些伤感。尤其连日阴雨的日子。
  是那些瓦片撑住了人们的日常生活,一天天一年年,只要瓦片不坠落于地,这生活就总是延续下去。
  其实瓦片不知道,屋子里的主人已走了一拨又一拨。
  周庄是生活在瓦片下的,周庄只能生活在瓦片下,没有瓦片的生活,周庄活得就失去了意义。
  生活中突遭战火或灾祸,会有一个词叫“一片瓦砾”,可见瓦总是最后的底线。
  
  
  
  一
  在天富博物馆里,我见到了摆放整齐的一只只铜手炉和脚炉。
  从主人王龙官的介绍中,我知道它们已经经历了很长的、甚至是近千年的时光。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08年第01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