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最后的“士大夫”黄万里:死谏一生


□ 李响

  本刊记者 李响

  怀念黄万里,因为他是三峡决策过程中,自始至终发出不同声音的人。一项关乎子孙后代的工程背后,不受政治左右的独立见解何其珍贵。在大型项目频频上马的今天,追思黄万里更有特殊意义。有人把黄万里称作水利界的马寅初、梁思成。1959年毛泽东在庐山上批彭德怀时说:“你和黄万里一样脑后长着反骨。”

  近年,三峡工程周边地区频发地震、泥石流、干旱等灾害,许多人回忆起一位老水利学家二十年前的悲号:“三峡千万不能上,一定要上,后患无穷!”这位水利学家就是黄万里,1957年因反对三门峡大坝被“钦点”为“右派”,而他所预言的黄河断流、洪灾在几年内不幸应验。

  黄万里生于开天辟地的辛亥之年,逝世于2001年,今年8月是他诞辰100周年,逝世10周年。他身上集中了20世纪上半叶中国知识精英的典型特征:中西合璧,忧国忧民。他出身名门,父亲是著名教育家、民主人士黄炎培。受家庭影响,黄万里极具中国传统士大夫的风骨,敢于一而再、再而三地“犯颜死谏”;他青年时代留学美国,濡染西方民主科学之风,为人直率真诚,不懂变通之术。黄炎培非常了解儿子棱角鲜明的个性,他曾经送给黄万里一句座右铭:“取象于钱,外圆内方”。意思是要有原则,但待人处事有回旋余地。黄万里晚年说,他一生错误在于未遵父训。

  长江流域灾害是否与三峡工程有关,目前尚无定论,还需时间检验。人们怀念黄万里,是因为他是三峡决策过程中,自始至终发出不同声音的人。一项关乎国计民生、子孙后代的工程背后,不受政治左右的独立见解何其珍贵。大型项目频频上马的今天,追思黄万里更有特殊意义。他的学术观点是珍贵的遗产,他的科学精神更是高贵的财富。

  国家养士这么多年,为什么无人敢讲真话

  “为人必须喷出热血地爱人”,这是黄炎培反复教导黄万里的箴言,对黄万里一生构成深远影响。1933年,黄河决口十几处,沿岸百姓伤亡惨重,当时中国缺乏现代水利工程人才,22岁的黄万里放弃铁路桥梁工程师的职务,出国改学水利,“以拯农为己任”。这个决定深受父亲的赞许。

  重视水文是黄万里一生治河理论的灵魂。20世纪50年代中期,他反对三门峡工程,认为“高坝拦沙”违背自然规律;90年代,他反对三峡工程,也是站在自然地理的角度,认为长江大坝拦截水沙流,将阻碍下游造陆运动,淤塞河道。

  三门峡1957年正式上马。除黄万里外,还有温善章等水利工作者提出不同意见,但他们没有黄万里态度那么坚决,言辞那么激烈。在一次讨论会上,黄万里面对周恩来说:“你们说‘圣人出,黄河清’。我说黄河不能清,黄河清,不是功,是罪。”当年5月,黄在清华大学校刊上发表了短篇小说《花丛小语》。这篇小说非常辛辣,借主人公之口讽刺了两类知识分子:“歌德派”(歌功颂德),和“但丁派”(但知盯住党员,随声附和),直指“我们国内的学者和人民代表们却独多歌德一但丁派诗人……我就不信一个政府会绝无缺点与错误,竟不需人民的监督的。企图掩盖一切,但求表面统一,就是现政治的特点。”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史参考》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史参考 Tags:黄万里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