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岁月如梦梦醒无痕——怀念海霞


□ 王莹

  提笔多次又放下,每一次拿起笔来,泪水总是不由地从心底涌出,模糊着我的双眼。常在不眠的夜晚,思绪涌动,独自感慨万千,感叹着人生的易逝,仿佛转身的一刻,即成为永远的记忆。杜海霞离去已有好几年了,追忆往事,和她在一起的情景,碰撞着灵魂的交织,在我的梦中时常显现。随着岁月的流逝,沉淀的是更加长久的思念,从而散发出一种幽远、神圣而洁净的光辉。

  曾经几时,我们的青春也曾如带露的鲜花,虽然屡经暴雨和风霜,却也在那旷野山坡、田间麦子地里顽强芬芳地开放着。

  那是1976年的春天,我们随着“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洪流,义无反顾地奔向了农村。我们背着行李,提着装有脸盆、刷牙缸子的网兜,胸前戴着一朵大红花,带着家人的叮咛,母亲的眼泪,离开了父母,离开了家,来到乐都县洪水乡的一个小村庄。那一年,村东头那棵有着百年树龄的老梨树枝繁叶茂,带着隐致的青色,雪白的花儿一朵朵,一瓣瓣,一片片如锦云似繁星般热烈地盛开着,清香的气息,在我们还没进村,就强烈地袭人我们的心脾。当村子里那厚重的土墙、褐黄色的屋顶。映入眼帘时,我们眼前是混沌的一片。

  午后的村庄寂静无声,一束耀眼的阳光恰巧照在我们身上,偶尔有几声鸡鸣狗吠。弯曲在村里小巷道里的一条狭窄的小路,赫黄色膛土盖过地面,双脚踩过去后,尘土飞扬。带队干部把我们带到大队部,各生产小队的队长都在,就又把我们或两人、或三人分到了各个生产小队,知青点还在修建中,我们就暂时住在各队的老乡家。

  我和海霞分前后几批下乡,她早我一年下去,我们不属于同一个生产队,但知青点盖好后我和她,还有后来下来的张玉兰,我们三人一直住在一起,当时知青点的条件非常简陋,房间小得只容得下两张床,我们三人就挤在一起,一住就是好几年。那时候,生产队在大搞平整土地,村北面的大河边在修公路大桥。开始我们跟着队里的社员,扛着铁铣集体出工,后来又跟生产队长,拉着生产队长家的那辆破旧的架子车,去大桥边拉砂子拉石头搞副业。无论干什么,我们都下大气力,埋头苦干。晨出暮归,热心的村民使我们对于这里不再陌生,在这个偏僻的小村庄,我们几乎与世隔绝,浑然不知春去冬来,一年又一年。我们没有太多的奢望,也从未有过任何的怨言,我们的目的也只有一个,就是好好表现,争取早日被招工回城,离开这个地方。

  我们每天天不亮就起床,先到知青点的修建工地上出早工,晚上队里收工后,再去知青点出晚工。搬石头、垒地基、盖房子等任何力气活,我们都抢着干,然后再回去自己烧火做饭,白天又随生产队出工。我们每天灰头土脸,苦捱着时光,和当地的老乡一样,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简单的日子。

  海霞在一队,她们队在公路大桥上搞副业。漆黑的夜里,河边风大水急,晚上寒冷,社员要持续在水里干活,几个人就轮流喝酒取暖。有次她在晚上千活时不小心掉进了河水里,等大伙把她从水里捞上来时,她浑身上下已是水淋淋,虽说是初春天气,但河水还是冰凉刺骨,她受了风寒,病了好多天。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简爱》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简爱 Tags:海霞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