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草原歌哭


□ 康启昌



八月,北纬四十余度的辽宁都感到酷暑难耐,来自海南、广州、福建、重庆、西安的作家们一夜之间飞上了天堂:“哇,呼和浩特,好凉快呀!”“凉”而且“快”,两个普通词素组成的常用形容词,此时此刻,简直就是铁扇公主那件可以煽灭火焰山的宝贝,宝贝无价。一种声音在天上呼唤,一种感觉在体内应答。在这里,人与天直接对话。风从草叶上飞起,可以带去人间的消息吗?它,转回人间,还可以报告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吗?一个人在我耳边叮咛:“好好玩吧!不要忘了,这是我们共同向往的地方。”温柔的磁性的声音如歌如梦,如小蜜蜂轻轻振动它那金色的翅膀。我唯命是从,我心领神会。“是的。我会的。”像个听话的孩子接受亲人的祝福。我背负沉重的誓言独自上路。心将跟爱一起走,心中有爱路能平。三生石上的旧精魂横坐牛背,吹起宛转的笛音。牧童的城南旧曲会让我忘却痛苦,让我歆享草原微风送来的绵绵情话。但是我真的会吗?两年前发生的超级地震,余恨绵绵,在幽会的废墟上,我至今心神不宁。人说时间是减轻痛苦的良药,环境可以转换人的心情。如果是这样,内蒙古八月的微风啊,请吹散我心中的块垒吧!上帝将为离人创造奇迹,他将穿过已逝的时光,穿过死亡的门限,来我梦中幽会。
大巴经过市区,路边的积水像小溪似的奔流。一场豪雨过后,呼和浩特明亮的天空撒满了江南花木的香郁。我走神了,怀旧的想象力让我觉得这是微雨初晴的十二月的海南。海南不是我的故乡,那里没有我的亲人,却刻印着我和他的脚印。
蒙古族是个好客的民族,我的母亲就是蒙古族人。她的祖父出生在内蒙古的乌兰浩特。那个她做梦都想去却从没去过的地方,她用汉语称它为王爷庙。我今天虽然没机会去乌兰浩特寻根觅祖,但来到呼和浩特,也算替她圆梦了吧。听那旷远、荒凉的长调,看那抖动双肩的舞姿,我心中的一潭坚冰将被“春”风唤醒。故乡向我招手,我在赶赴生命的盛宴,两眶热泪滴滴答答,我有回家的感觉。平时没大注意,今天我确信,我血管里流的满族血液中有一半是来自于蒙古大草原的精髓。蓝蓝的天,白白的云,蓝与白派生的歌声与画面饮醉了百灵鸟的歌喉与翅膀。在这里几乎每次会后都有宾主联欢,几乎每餐席间都有歌声伴奏。是酒悄悄地拆解了人与人之间的隔阂与陌生,是歌把人们心中积蓄的郁闷悄悄释放。
谁不热爱自己的家乡,但谁能像内蒙古人那样把热爱家乡的滚滚深情化作歌海?海水低回,生命诉说着不朽的韧性;海浪高亢,生命奏起生存信念的坚强。你随便听一位内蒙古人的歌唱都会感到一种灵魂的碰撞,生命的交响。赴内蒙古作家多为才高艺美之士,他们不但咏诗填词,作小说,写散文,而且喜舞善歌。徜佯于内蒙古的歌海舞榭,他们有蛟龙入海猛虎归山的感觉。我们在宾馆大厅第一次聚会的筵席间,便有人指名道姓要中国作协副主席铁凝用蒙古语与蒙族作家阿尔泰对唱《敖包相会》。多好的主意!多会调动情绪,全场爆发的掌声如节日的爆竹。
初次见到铁凝。一身灰蓝色的牛仔裹着她健美的身躯,她身材苗条但不瘦弱。举止谦和似乎还有些拘谨。那种汉民族女性特有的不愠不火不即不离的分寸感,让我想到昭君出塞。我既看不出她作品中人物的泼辣,也摸不透她是谦逊还是高傲。掌声爆响之时,我看见她白皙的脸颊露出了少女的红润,大家再再鼓掌,她的红润中更有几分羞赧。矜持老成的内蒙古作协主席扎拉嘎胡郑重地向大家介绍:他俩的《敖包相会》曾在台湾走红。老实人的一句话,油锅里烹酒:原来你竟是一位久经沙场的驭手。那你紧张个啥?要是我,我就唱。可惜我不仅天生没有一副好嗓子,而且这个曾经爱唱的破嗓子也被庐山的云雾紧锁。再看铁凝,面色坦然,好像只待琴声响起。但铁凝毕竟是铁凝,一位卓有成就的中年女性作家,这种小场面,见得多了。她怎肯轻易就范,选择群情稍安的一瞬,她沉稳而机智地为自己辩白:“那是因为台湾人都不懂蒙语,在这,我不敢唱……”没等她把话说完,高大魁梧的阿尔泰便抓住了时机。他用四声有点串味的汉语说:“你真的唱得很标准。真的。”他弯下他那高大的脊背,用一种涵养到家的大哥哥哄劝小妹妹的口吻,把大家逗得哗然而笑,使铁凝无法再辩,于是百灵鸟儿便双双飞舞,“为了爱情来唱歌”了。
会唱歌的人,在内蒙古的歌舞世界里是不甘寂寞的。能喊两嗓子,绝不喊一嗓子。尹汉胤主动献唱《蒙古人》。悠长的男中音把我带进了腾格尔的不是古道西风瘦马的暗淡,而是大漠落日的苍凉;不是流水人家的遥远,而是与我血脉相通的民族情意。穹庐四野的辽阔,有我失去爱人的空虚与忧伤,歌声中也必有歌唱者独有的心肠。而所有的听歌者是不是都有自己的会心的联想与创造?汉胤的父亲尹瘦石早在建国初期就在内蒙古工作,父亲漂泊的足迹,常常是儿子的故乡,汉胤出生在内蒙古。郁郁乡情,是天涯游子对故乡的眷恋;耿耿亲情是内蒙古的赤子对母亲的思念。思念是感情的梦魇,他一定是想起了他的坎坷一生不久前刚刚去世的父亲,想起了与父亲与草原共命运的童年,想起所有带给他甜蜜,也带给他痛苦,带给他欢快,也带给他艰辛,带给他温饱也带给他饥饿的那些既漫长又短暂的日子。广州姑娘唱“蓝蓝的天上白云飘……”用的是标准的普通话美声唱法。歌坛奇迹出现了,“秀丽之神想要寻找一所不朽的宫殿,毕竟在阿里斯托芬的灵府找到了”。柏拉图对阿里斯托芬喜剧的欣赏,是说它幽默但不诙谐。这位闪耀青春美丽的单身女郎,听男士们闲侃发黄的故事,捂着嘴巴偷笑。
分享:
 
摘自:海燕 2005年第01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