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十一月里天早早地黑


□ 哈 南

前 言

看起来天泉就要这样地终其一生的。到了他掉下一颗门牙的时候这种趋势就更为明显了。开头他还不怎么认识到这个从正面被打开的缺口带有某种象征性的意义。只听见咔嚓一声,接着就咬到了一块破碎的鸡骨头。等到他把这块鸡骨头和着面渣子往地面上一喷的时候,他的舌头撩到的是一种异样的感觉。接着往地上望去的时候他的心情就不一样了。
他把被他唾到地上的门牙捡起来,然后去照镜子。于是他看到了一张漫画。他好几次把那颗门牙往那道空隙里塞着,还小心地挪了几下,就像一位石匠试着在地面上还剩下没有铺好的空缺里塞进一块歪歪斜斜的石板料。他想起后厢门后的一堆破烂中有一盒还没有全挤干净的瞬间黏合剂……就在这时候他笑了。突然间笑了。他看到这颗门牙掉得恰到好处,完全没有费心自己去想着如何把它给修修补补的必要。过去他看到自己脸上的皱纹一道比一道变得深刻,唯有他的一排牙齿除了在颜色上发生由白到黄由黄到黑的缓慢的变动之外几十年来一直岿然不动的时候,他就想这一排牙齿长在自己的牙床上实在有些可惜。现在好了,整个画面都和谐起来了,他就再也没有了后顾之忧。
接下来就很顺其自然了。就好像瓜熟蒂落,就好像一条松动的田埂,长在上面的什么草呀苗呀都开始东倒西歪。等到牙齿掉到第五颗的时候,凤钗才看到丈夫的嘴脸有些异样。天泉老是让他的嘴巴给闭合着,结果就在嘴唇不再被支撑的地方现出一个下陷的印记,整个面部有了一种在思考着什么的表情。再过一会儿支持不住了,他就开了口,于是就露了馅。
“哎哟,好通风呀……”凤钗很开心地说。那是在夏天,天泉家里还没有装上空调,那台用了十年的电风扇每转一圈就有一声咔哒,上面的风叶就像天泉的门牙,随时都有可能掉落。
天泉把舌尖在那个洞开的地方串动着,眼睛故意瞧到屋檐上边。那副模样的挑衅意味是十分明显的,凤钗知道天泉是在说,我就是到了这个地步配上你还是绰绰有余。
凤钗就很火地说老不死的,背上的骨头都挨到棺材板上了还做那令人恶心的鬼相。
天泉听了非常舒服。把凤钗给恼了一下,他就拿下了一分。凤钗是从来不拿分的。她要想拿分,那得等到天泉牙齿都掉光的那一天。天泉确实是这样想的。不过今天这样想着时,心里有点沉不住气。照这个势头下去,不会很久吧。其实现在他说话的时候嘴巴就有点漏风,所有的发音都带上了一个“S”。
第六颗牙是在天泉洗碗的时候掉下的。那当儿金兰问他凤钗到哪儿去了。他说“上班去了——啰……”
开头劲很足的,好像巴不得金兰这样问他似的。说到最后有点卷舌,接着声调就急转而下,如同一个打好了气的气球没有把口子扎好。
金兰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她每一次这样问着的时候;天泉都是这样回答。只要是同样的答案,她都很开心,无所谓天泉的语气。倒是天泉一愣,拿着抹布的手停了一下。不过他很快就平静下来了。因为他至少有了五次类似的经验。开头他还感到天会有报应,男人不能说话太苛刻。后来他想到掉了五颗牙齿和掉了六颗牙齿其实没有什么不同。他买的那科技股还不是一样,没过几个礼拜就跌得只剩下了一半。起先他也有点魂不附体。到了科技股只有原来的十分之一的时候,他终于恢复了常态。因为他想到和零比起来那十分之一已经够多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