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你咋不理我


□ 玉荷

  ●玉荷

  好长时间没见老齐了,忽然间冒出来了,开着帕萨特,非要请我吃饭。

  我说,同学巴拉的,有事说不就行了吗,干嘛还非要吃饭呐?

  他把嘴一咂,俗,为啥一说吃饭就认为是要办什么事呢,同学坐一坐,聊一聊还不行吗?

  那,都谁呀?

  谁?咱们高中不错的几个哥们儿呗,伍子、扁豆、老虫。房间我都订好了,新世纪梦巴黎厅。

  白吃的好事谁不干呐。我说行。

  正好要下班了,我收拾了收拾,钻进了老齐的车。

  这么长时间没见,又倒腾啥了,往乌干达弄坦克,还是朝委内瑞拉运火炮?我问。

  老齐把着方向盘,别吓我,那玩意儿咱可整不了。就向菲律宾倒腾了一批锅炉,赚了几方。他说的方就是钱,人家说钱不说几千几万,而是说方,一方十万。

  乖乖,赶我上班挣十来年的了。

  嘁——他小菜一碟,几壶酒钱而已。

  一递一答地说着,到新世纪了。

  伍子、扁豆、老虫已在房间里了,先拥抱,然后你捅我一拳,我捅你一拳。接着老齐朝服务员吆五喝六地点菜,要酒。

  晃悠着走出酒店时,晚上八点了。

  我对老齐说,你喝成这样,千万不要开车了。

  他说,没问题,不就查酒驾吗,放心吧,嗝。撕撕吧吧地硬拽着我、伍子、扁豆、老虫上他的车。嗷嗷的,打架一样。劲还特大。

  只好上去,拧不过他。寻思,反正不远,一会就到了,再者,他喝成这样,让他自己走也确实不放心,万一出个事怎么办?

  酒驾违法啊!

  可上车后他又非拉着我们去洗脚。说玩玩嘛,去醒醒酒。伍子、扁豆、老虫也乐意去。我就跟他们去了。是足之健洗脚城。

  我是第一次洗脚。

  一人一张特制的铺了雪白的床单的非常柔软舒适的床,在五个身穿紫色滚边衣服的小姐的照应下,各自躺下了。

  小姐给我们绾起裤腿,扒下皮鞋,脱掉袜子,然后给每人脚前放上一个内里套着塑料袋,塑料袋里盛着热乎乎的药水的木盆,再把我们的脚分别放进每人脚前的木盆里,咯吱咯吱地给洗。

  期间,老齐、伍子、扁豆、老虫不停地和各自的服务小姐开着黄色的玩笑,还在服务小姐的腰间、臀部、胸膛上不时摸上那么一下,捏上那么一把。

  看得出来,他们经常来这样的地方。

  服务小姐也不恼。而她们那弯腰时前面能看见半个乳房、后面能看见大半个脊背的松松垮垮的衣服,实际上也在对老齐他们进行着强有力的怂恿与挑逗。

  不嘛。我看见老齐把手从领口处伸进了为他按摩的小姐的胸部。小姐用手轻轻打了他的手一下。老齐啧啧着,好大好软呐。十分满足的样子。

  这个地方真好。扁豆在为他服务的小姐的屁股上摩挲着。小姐娇嗔地,讨厌!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