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北京文学》与一座小城


□ 夏涛

夏涛

  一座有2000多年历史的文化古城,一个有83万多人口的县级市,现当代著名作家汪曾祺的故乡高邮市。这个苏北小城与首都一家名刊《北京文学》有着一种特别的情缘。

  1980年10月,创刊30年的《北京文艺》审时度势,改名为《北京文学》。为使改刊后的《北京文学》一炮打响,编辑部的同志们上下一心,花了好几个月的时间,认真筹备“小说专号”。待一切就绪之后,就在全部稿件将要下厂付排的前夕,《北京文学》负责人李清泉却作出了一个后来使全国文坛为之目炫,甚至也引起海外密切注视的举动。他毅然决定,从已编好的“小说专号”中抽下一篇,改用他自己费尽气力、足足花了一个多月时间才挖掘得来,又苦苦思索几个夜晚才下决心采用的短篇小说,这就是汪曾祺的《受戒》。(摘自陆建华先生著《汪曾祺传》)

  《爱戒》在1980年10月号《北京文学》“小说专号”上一出现,使当时还处于中心位置的文坛为之惊喜,有种横空出世、石破天惊的震撼。正如汪曾祺研究会会长陆建华在一篇文章中写道:“《受戒》的问世,立即在文艺界,在读者中引起了强烈反响。一些中青年作家吃惊地发现原来小说可以这样写。更多读者则是被《受戒》独特的题材、诗意的描绘所吸引,明海啼笑皆非和小英子身上所体现的善良的人性,美好的人性,不仅为人们所普遍认同,更得到他们由衷的赞赏和发自心底的喜爱。”

  “古有秦少游,今有汪曾祺”,是这座城市的文脉,苏东坡和秦少游等宋代四学贤相聚的文游台,成了城市重要的文化标志。建在文游台的汪曾祺文学馆内,显著位置陈列着一本汪曾祺代表作《受戒》的首发刊物《北京文学》。可以说《北京文学》是这座小城人的文学圣坛。

  《受戒》发表后,汪曾祺盛名传回乡里,汪曾祺受邀重返他阔别42年的故乡时,小城里好多文学爱好者就捧着《北京文学》刊物,请汪曾祺签名。到了1986年秋,已驰名文坛的汪曾祺再次返乡,还在一个小城知名作家收藏的发表《受戒》的《北京文学》题图旁,写下了一句“明海不是我!”后爽朗大笑。签过名,向围观的崇拜他的读者们解释说:“因这篇小说文末小注了,写43年前的一个梦,便有人猜测作者写的是我自己。”

  汪曾祺逝世后,高邮这座小城和《北京文学》这份名刊,几次都是同时举办隆重纪念活动,寄托着同一个时期的同一个怀念。

  汪曾祺在文章中写道:家乡高邮是个水乡,文风很盛。从这个小城走出去的鲁迅文学奖获得者王干,文学评论家陆建华等小城一些知名作家,都曾在《北京文学》发表过他们的重要作品,小城的文学人心中把在《北京文学》发表作品当作文学的最高荣耀,而《北京文学》对这个小城的作者们叉予特别的青睐和善待。在小城有关文学的聚会上,总是要有人提起,最近谁给《北京文学》投了稿,谁得到了《北京文学》哪个编辑的回音,《北京文学》又发表了高邮某作者的作品,小城的文学人喜把《北京文学》编辑的名字挂在嘴边,就像说起身边同事一样亲切。

  这几年,高邮的青年诗人王玉清在《北京文学》上数次发表诗作,其妻王梅香继小说处女作《小村荤后素》在2008年第六期《北京文学》发表后,又在今年的第四期发表了小说《脏水》,引人注目。当地新闻媒体大力推介,地区电视台还录播《天山情歌》专题节目,使《北京文学》在这座小城“洛阳纸贵”,互相传阅,成为当下的文学盛况。他们夫妻因此从一个叫天山的乡村,先后被调入小城从事文化和教育工作。

  小城的书摊书店纯文学报刊已难觅踪影,可偏偏大大小小的书摊上,却有《北京文学》出售,这可说是一座小城与《北京文学》依依相恋的情结。

  小城专事文学评论的作家戎平,最近为我推荐了一篇小说给《北京文学》,很快接到了编辑部电话,一个女性声音亲切地告诉我说,当今中国小说不缺故事,缺少的是语言,希望在小说写作时注意语言的打磨,能用三个字表达清楚的绝不用四个字。中肯的提示,使我想起汪曾祺曾经说过的,“写小说就是写语言”这句话。这座小城走出的已故著名作家和《北京文学》这份名刊的年轻编辑,竟一脉相承着同样的文学理念和小说追求。

  《北京文学》编辑们对小城作者们的热诚和认真,小城文化人对《北京文学》不改的热爱和真情,及对同一个著名作家汪曾祺的追忆和怀念,是这座小城与这份名刊永远扯不断的纽带。

  责任编辑王秀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北京文学》与一座小城”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