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思辨唐山地震


□ 陈 冲

  2006年7月上旬,本地一家报纸要搞一个“关于唐山大地震30周年的对话”,当然,是文字的“对话”。我也收到了编者提出的5个问题。提问写得很漂亮,虽然多少沾点儿“宏大叙事”,沾点儿“主流话语”,总的说,立意还是指向地震、指向灾难的。于是就交了一份答案。到了7月中旬,渐渐就觉出不对了,因为报上已经有了这方面的文字,而那立意已经不是指向“唐山大地震30周年”,而是“抗震斗争30周年”。这时我就已经明白,我那答案算是白写了。后拳的事实正是如此。
  但我这人又有个毛病,一个稿子登出来,倒是常常在其中发现一些毛病和遗憾,偏是那登不出来的稿子,反而觉得这儿写得不错,那儿写得更好。心有不甘之余,想起了韩石山,希望他能给我登出来。不过,原来那答案是我写的,提问却是别人提的,虽是自忖这些文字并无违禁之处,毕竟那意思不是所有人都喜欢,还是勿将别人扯进来为好,所以就将提问去掉,用一点自己的文字把上下文串接起来。但是,我之所思,实端赖那些提问启迪,在此仍要表示我的感谢。
  1976年7月29日,中国河北唐山地区发生了据说是7.8级的大地震。据说事先毫无征兆,因此在没有任何预警的情况下,唐山市被夷为平地,罹难人数超过24万。后来有一本书说其实是发现了预兆的,但这种说法受到了行政的干预未能传播。几十万生命瞬间终止,怎么说也是个大事件。
  我这个人没出息,越是面对大事件、大问题,思维的指向越小。30年前的那个瞬间,我在北京,受保定一家工厂的派遣,一共十几个人,在北京无线电一厂学习模拟式电子计算机的组装工艺。我们住在新街口旅馆,4个人一个房间。在强烈的震撼出现的瞬间,我们都从睡梦中惊醒,都一跃而起。邢台地震之后,我们都知道地震是怎么回事,都知道该做什么。这个旅馆是5层楼,我们住在4楼,所以第一件事就是赶快下楼跑到街上去。小个子隋的床位离门最近,他第一个跳到门口,拉了一下门,却没拉开,转过身来,面无血色,说:完了,门拉不开了。我们4个人面面相觑。在别处的地震中确实有过墙体在地震中变形,门框受挤压扭曲,门就打不开了的情况。在面面相觑中过了很长(也许很短)一段时间,我们又感觉到一阵剧烈的震撼。我们都知道这是余震。有些建筑物在主震中严重受损,但尚能勉强支撑,却会在较轻的余震中倒塌。这时大个子徐吼了一声,冲到门前,然后他好像很容易地就拉开了门,喊一声“快跑”,我们就都冲了出去。到了大街上,大个子徐抽了小个子隋一嘴巴,说:你他妈真混,不开弹簧锁你就能把门拉开?
  外面大雨如注,但我们还是决定到正在学习的厂里去。我们这时最关心的是震中位置,至少是震中在哪个方向,而厂里是唯一能够迅速得到可靠消息的地方。当听说震中是在东北方向时,我们都松了一口气,因为如果是在南边,北京的震感尚且这幺强烈,保定可就惨了。于是大家决定回保定看看。这时最担心的事又成了能否买到火车票。一到车站,就听说已经根本不卖票了,立刻傻了眼;再一打听,原来车票虽然不卖了,进站口的门却是“敞开”的,随便进!谁想上哪趟车,只管上!这件事我至夸记忆犹新,但不知为什么,30年来从未在任何地方读到过这方面的记载,而实际上,铁路部门的这项英明决策,对稳定人心起了很重要的作用。我因此得以在天黑前回到了家里。保定也有较强烈的震感,发布了不得在住房里久留的规定。我立即投入了搭建防震棚的活动。不是我及时回来,妻儿们还不知道能在哪里过夜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