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伯林笔下的维柯


□ 彭姗姗

  中文读者已经相当熟悉以赛亚·伯林笔下的维柯了。《反潮流》(一九七九年;中译本二○○二年版)中的《反启蒙运动》、《科学与人文学科的分离》、《维柯的知识观》、《维柯和启蒙运动的理想》,《扭曲的人性之材》(一九九○年;中译本二○○九年版)中的《维柯与文化史》,清晰地描绘了一幅维柯的肖像:历史知识的发现者、文化多元论的奠基者、启蒙运动的反抗者。然而经过进一步的深究,我们发现,上述文章全部脱胎于伯林享有盛誉的《维柯与赫尔德》(Vico and Herder,1976)一书。而在这本更严谨、细致的专著中,维柯的肖像却又不再那么线条分明,只能透过重重迷雾,影影绰绰地瞥见其轮廓。在我们熟悉的维柯之外,伯林笔下还有着一个相对陌生的、模糊的维柯。
  
   一
  
  先来回顾一下那幅清晰的维柯肖像。关于Verum(关于先验真理的知识)和Certum(关于外部世界的知识)的区分,奠定了维柯思想大厦的基础。这种区分源自对一个古老的基督教信条的创造性运用:真理(verum)与创造(factum)乃是同一。只有上帝才真正知道关于这个世界的真理,因为他创造了世界。同样,人也只能知道他所创造的事物的真理。外部的自然世界并非由人创造,因此,人并不真正知晓自然界的真理。人虽然可以通过物理学知道外部世界是如此这般,却不可能像知道数学那样知道外部世界的每一个因素为何会如此。维柯创造性的一跃在于将这一知识区分应用于历史研究。在《新科学》中,维柯宣称:历史是由人所创造的,因此,人能从内部理解关于自身历史的真理,而这些真理足以构成一种“新科学”。由此,被笛卡儿嘲笑为堪与“西塞罗的女仆”之所知媲美的历史学终于洗脱耻辱,跃居物理学之上。通过想象性的理解(fantasia),人们可以进入与我们不同的人们的灵魂,明白历史中人们行动的动机、目的与欲求。从维柯开始,历史不再只是记录一系列事件,描绘伟大人物的生平,提供社会经济、人口统计、文化方面的事实与联系,而是将所有这一切当做一个整体来理解,使得被研究的对象—— 一条法律、一个宗教、一项政策、一个人的行为、一个国家的命运——具有意义。通过对这种历史知识的发现,维柯区分开了内部与外部,目的与机械原因,理解与认知,人文科学与自然科学。
  在维柯看来,古代语言、神话和仪式乃是通往人类过去的三道大门。在阐释原始语言和神话时,维柯无意间开启了另一扇窗户。他没有将那些原始的神话和语言贬斥为不可理解的野蛮和幼稚,而是将它们视为遥远古人在集体生活中共同的自我表达。他试图去想象性理解,必须是一个怎样的特定社会,才可能使这样或那样的神话或语言成为他们典型的表达方式。比如,怎样的社会才可能使“朱庇特无所不在”这句话有意义?在使用这种语言交流的人眼里,这个世界是什么样子?当维柯这样去想问题的时候,他已经假定了生成这种或那种典型表达方式的社会有着不同于我们的独特文化和价值标准。在伯林看来,这就开辟了全新的视野,构成了对西方传统价值核心的大胆挑战。它使得永恒不变的人性、永恒不变的价值标准都变得可疑。于是,从维柯对过去的重构再往前推一小步,便得到了所谓的“文化多元论”。众所周知,这后来成为伯林的中心论点之一。
  维柯对于自然科学尤其是物理学至高无上地位的挑战、对于永恒不变价值标准的质疑、对不同文化之独特价值的鼓吹,都构成了对同时代启蒙运动思潮的反叛。在这些文章中,伯林对维柯表现出过分的偏爱。有时候,我们分不清他是在阐述维柯,还是在表达自己。在我看来,维柯在十八世纪反对启蒙运动与伯林在二十世纪借维柯之口反对启蒙运动的标准在当代大行其道,意义完全不同,但伯林似乎并不愿意在文章中澄清这一点。
  如果说伯林在后来的文章中有意模糊自己与维柯之间的界限,那么,在之前的《维柯与赫尔德》中,他时时提醒读者这一界限的存在。在后来的文章中,维柯的思想透明如水晶,而在《维柯与赫尔德》中,伯林坦承《新科学》并非他可以轻易看穿的。与此相关,后来的文章语气肯定、言之凿凿,之前的专著则时常带着不确定的口吻。总之,后一个维柯相对清晰分明,前一个维柯相对模糊难辨。下面我们来看看那个模糊的维柯。
  
   二
  
  在《维柯与赫尔德》的导言中,伯林这样描述自己的研究:我只是试图阐明这座宽广浩瀚、枝蔓丛生、偶尔奇异怪诞的巴罗克式大厦的一些建筑砖块; 这些石头自身就极有价值,能够被用于更坚实的结构之中——如果更适度有限的话。在后来的文章中,伯林已经向我们展示了这个更坚实、也更适度有限的结构。但是在这部专著中,伯林仍然将注意力集中在那些石头,及其原初的发掘地上:维柯对历史知识的发现与“天意”(providence)、看不见的手、理性的狡黠(the cunning of reason),以及柏拉图时刻等缠绕在一起;他对不同文化之独特价值的鼓吹伴随着反民主的偏见,以及对虔诚的、权力主义的半原始社会的钦慕;他对自然法理论、永恒不变价值标准的颠覆与其虔诚的天主教信仰并峙共存。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2010年第05期  
更多关于“伯林笔下的维柯”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